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程美信艺术评论博客

当代艺术&理论批评

 
 
 

日志

 
 
关于我

我系皖南绩溪人,曾旅居欧洲,毕业于南开大学,独立批评家、自由撰稿人。

网易考拉推荐

现代化的程度不是幸福的程度  

2006-03-11 05:20:00|  分类: 思考文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现代化的程度不是幸福的程度 ◇◆◇
                             
 
                         程美信

  “现代化”在欧美虽有争议,但不足以成为学术与理论的重点,而在中国自康梁到“五四”拖延今日,“现代化”一直构成中与西、新与旧之激战。不难看出,“现代化”和“现代性”具有异域外来性质;使得它不是被理想化便是被妖魔化。在舰炮效应下,实现现代化在中国具有广泛共识,而如何实现现代化、怎样现代化却大成“问题”:是中国式或西洋式?还是姓“资”或姓“社”的?仅围绕着现代化的步骤和模式而展开论战,尤在“五四”运动至“四九”前夜更为激烈,因为理论的背后是一个实战场。直到今天,这依旧是难以解渴的老话题。
 
  一个半世纪来,随之中国现代化进展的迟缓和曲折,“现代化”成了悬而未决的当代学术公案,而且论理也不乏禁忌和偏激。从前把现代化“西洋模式”和“殖民主义”相提并论,后来又把它与“资本主义”和“强权主义”混为一谈。尤其在“民族主义”和极左集团那里就更充满戒备心和火药味,弄得连“西方”这一惯用概念都矛盾百出,它有时是地域的,有时是历史的;有时是政治的,有时是文化的;甚至“非中国”或“非东方”即“西方”,使得“现代化”承负着过多的道德与政治的压力。这种荒唐,有点类似欧美中心主义的“泛东方”色彩。
 
  其实,“现代化”本义不具有民族或国家的文化属性,也与西方体系或东方体系、农业社会或工业社会、资本主义或社会主义不相干。其表征关系:古代——现代——X代,纯属一个时序范畴,如“前现代”“后现代”“近现代”。有一点是准确的,现代化体系制式与西方的先进技术和生产发达有很大干系。直白的说,科技与经济的领先地位决定了参照标准的“西洋化”,而非西方天然固有的现代化标准。
 
  “现代化”的出笼必然有着相呼应的历史背景与基础,欧洲工业革命和殖民战争全球化就打破了囿于地理性制限的封闭世界,由此产生了全球初始化的整合汇流,并且是残酷而非理性的:许多民族和国家的原有文化、制度、价值受到无情地冲击;有的自然民族和地域文化遭到毁灭性的渗透和取代;即便此时此刻(九九年六月二日),最后一个纯种奥纳印第安人宣布去世,欧洲人大举在美洲殖民地掠夺的过程,灭绝了何止一个奥纳民族?同在世界初始化整合中,包括欧洲民族自身也陷入灾难的漩涡。近代欧洲就是在战火挣扎中取得发展与生存的,普法战争和两次世界大战就是例子。驱使“现代化”轰轰烈烈无不是法西斯主义国家机器的动力。为了存在和更大存在的空间,没有一个国家可以拒绝现代化,即使进入现代化发达行列国家也同样是骑虎难下。对于发展中国家而言,落后必定挨打;而发达国家被人上了又何尝不挨打呢?
 
  历经殖民地之苦的中国,“挨打”的厄运与记忆,最明智的反应和选择就是发展现代化,力争加入追逐现代化的世界浪潮中去;不是要回避或拒绝“现代化”与其标准与规则,而是要力取优胜夺标和再创记录。毕竟当前世界还不足以到达全人类共和的文明地步,且不说“弱肉强食”,为生存与发展也必须参与竞争。冠冕堂皇的说,现代化是一场为了促进人类大家庭之友谊、和平、交流的追逐赛,而结果必须是有胜负之分,而无所谓输赢。正如每个核国家都以“世界和平”为由而进行核研制,以人文与道德的立场是无法解释“现代化”之文本。至少,二十世纪的追逐与竞争不但比任何时候更为激烈和残酷,而且实际利益至上性也日益白热化。此外,也不排除一些嵌套形式的花样,如主义、信仰、肤色、民族、阶级等等,这些都是世界游戏与秩序中必不可少的招数。
 
  值得指出的是,从文艺复兴运动开创了西方科学启蒙,到工业革命的实现,长期提倡理性精神和实证理念,使西方社会产生了一套实用主义人格立场、价值取向和游戏规则,它不是西欧民族固有的精神特质,是通过长期不懈的认择与教育的结果。这种务实精神和实用文化,则是开创所谓西方工业文明的精神质料。它对传统的教条主义和形式文化是一种莫大的威胁和讽刺,也恰恰是中国人所不屑,也不可理喻的精神实质。中国人出于民族感情和文化立场,是有理由抨击强权主义和仇恨殖民主义的,因为历史情绪和意识形态而否定西方价值观念和文化制度,进而反西方一骨碌的反民主、自由和科学,毕竟是一种很不实在、很不自好的盲目举措。
 
  事实上,西方资本主义不光局限于资本与技术的积累,政法制度和文化教育同样有长期发展与积累过程。进入现代化发达行列的西方国家,实在精神和实证态度是它文化与精神上一大特点,遵循实用主义这一开放性格,使得它容易吸收有价值的外来的和新鲜的事物。如老牌资本主义的西欧和北欧,对社会主义制度下的公共事业和福利制度,就采取不遗余力地引进和吸收,从而形成一套完整合理的社会公共制度,改变了极端资本主义的一贯模式。实益与实在的理性机制,常常显得唯利是图的卑鄙性和不择手段的残忍性,因此作为犹太化的极端资本主义的美国,在消解社会犯罪和公共痛苦上是明显不力的。正如一位瑞典社会学家所言:瑞典的低犯罪率和社会稳定是纳税(富有阶层和中产阶级)人用金钱买来的。
 
  人们很习惯把“现代化”定视为工业化、机械化、电子化,往往忽略了现代化对文化精神、规范制度、教育素质的高度依赖性,综合规范与基础环节都缺一不可,硬件与软件绝不能一先一后或一重一轻地存在,文化、教育、经济、政治必须保持良性的互动作用,决策的关键在于度量性的把握。譬如发展中国家因经济实力的不足而过分追求经济增长率,形成经济严重泡沫化,致使浪费资源和环境破坏;产业结构和资金流的不合理,不是过热就过冷;此外,教育与政法改革不力,造成人才素质与制度法规不能适应可持久发展。更令人值得注意的是,发展中国家的人文观念也不健康性,尤其自认为有悠久文化的社会,不是对现代化抵制就是抨击,要不就对现代化提不切实际的苛刻要求。而事实上,现代化不可能是一劳永逸的,不仅它自然地存在着许多负面矛盾难以克服,同时,关系到人性与道德的社会矛盾,也不是现代化可以解决的。有如西方后现代主义和解构主义的理论攻势那样,直捣西方文化的内脏,对现代化科技和资本主义制度采取无情的抨击,诸如尼采、萨特到福科、哈贝马思之类。对此,中国人文界如同枯渴中遇甘泉,其中未来主义、民粹主义、马列极左主义、中华沙文主义和东方神秘主义都凑合一起,以各自不同的术语论述了一个不谋而合的共同立场:“现代化”便成了西方殖民主义、资本主义和霸权主义的替死鬼。这些,同当年西欧老一代文化人通过汤因比和罗素给西方文化号脉,以及激进左翼革命派借马列给资本主义量刑,是一样的:一种是人文道德的话语,另一种政治革命的术语。不难想象,主张实用实证路线和“慢慢来主义”的胡适在中国是没有好下场的,至今还是戴着“全盘西方”大逆不道的帽子躺在陈棺里;也如胡适活着时人们形容他“外中内洋”:因为他的衣着和婚姻以及为人处世都很古板传统,近于作茧自缚的可怜虫境地。是的,胡适首要面对的不是他的才学多寡和观点对错,而是一大群自己的同胞。
 
  诚然,对于现代化的批评和反思是必要。但是,中国人对现代化的实质痛痒的体会毕竟肤浅,最多不过是一种隔靴搔痒而已。在中国掀起一股反思现代化的理论旋风,大体囿于人文与艺术的观念层面。毫不留情的说,中国的后现代主义的理论和艺术,是一种惺惺作态的矫情,因为中国不具有一个后现代社会和工业文明的可实践广场:尽管现在中国出现一系列现代化负面问题,但汽车、电脑、烟囱、锅炉、电器、高楼、航空母舰和核技术,依旧是中国所梦寐以求的对象,正如从前文艺作品把浓烟滚滚和马达轰轰,视为一种进步与开放的审美价值。
 
  在西方现代化社会,每场技术革命都带来一波未息又接着一波的矛盾和危机之后果,不但自然生态和能源领域,其政治、价值、伦理、人性和社会都承受巨大压力与冲击。象英国工业革命和法国大革命,随之而来是殖民地海外战争,一直发展到欧洲两次世界大战。可见现代化带来的风险与恶果,雷同世界末日。如马尔库塞所言:“机械化是造成社会单向度——机械人性或异化人格的动向力”,能够给予人类同情与理解、满足与快感却不是人与神,而是机器。真实的情况是,现代化的程度不是幸福的程度。
 
  电子技术与数码信息的时代来临了,不管人们乐不乐意接受它,它给当今世界的生产方式与生活方式所带来改头换面的变化。美国在九八年度因直接网络软件硬件与网络服务业,就带来三千零十亿美元的好处,一百三十万个就业机会,而且短短几年内将有倍数增长,而间接的好处就无法统计了,对推行和润滑美国文化之成效是显而易见的。试问,谁能拒绝如此的诱惑?可是,对于本来就高度机械化和城市化的发达社会而言,人无疑成了不断适应技术与机器的奴隶;除了的作息场之外,影剧院、邮局、银行、超市、医院、图书馆、地铁、车厢、加油站变成了城市社区,还算是有处可去。不久的将来,剩下只有医院和无人服务的超市与加油站了,影剧院、邮局、银行、图书馆和出售员被电脑取代是大势所趋。社区功能的缺损对人性与人际是一种威胁:人口密集的现代化城市里,人们难摆脱的不是紧张生活与工作的紧张压力,而是强烈的孤独感和戒备心,人与人之间保持一种刺猬式的关系。快捷便利的生活带来的是生理肥胖等突变后果;财富与地位的悬殊是造成社会怨恨的根源,尤为在物质发达丰富的社会里,因为消费和占有所体现出的是社会互渗和自我实现的价值,而不是纯粹生理与日常的需要。总之,以幸福与道德的理想标准是无法衡量现代化的价值性,也等于拒绝了生命存在或世界实在的性质。
 
  这些年来,中国学者不是羡慕西方的科技物器之外,就是把人家骂得一无是处,最建设性的中立论点还是“西体中用”。最不可思议的是一些闭门造车的空想家,如金耀基等,他们恨不得把中国从世界与历史体系中独立出去,营造一个破天荒而自成中国体系的“现代化”,其大胆性就是抛弃一切历史与世界的基础。不错,现代化不是无懈可击的,人们批它的弊端往往都很正确,但不可能创建一个完全没有矛盾的现代化,西方人现在不能办到这一点,未来的中国人也同样是做不到的。■
 
  评论这张
 
阅读(4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