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程美信艺术评论博客

当代艺术&理论批评

 
 
 

日志

 
 
关于我

我系皖南绩溪人,曾旅居欧洲,毕业于南开大学,独立批评家、自由撰稿人。

网易考拉推荐

美的危机与反思  

2006-03-11 07:59:00|  分类: 艺术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美的危机与反思
 
 
                                                              程美信

人们常问“美是什么?”然而,哲学家所重视不是一般的美,而是关于美的起源与原理以及艺术,也就是说:哲学所重视的不是单纯的外观美,如艺术美不一定有着美观的形式,相反,它可能通过丑的形式来表达一种美的本质;如《巴黎圣母院》中卡西莫多这个 “丑八怪”人物,这一形象衬托出人类善美的本质,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一个道貌岸然和心如蛇蝎的副主教佛罗洛。这仅仅是艺术对美的表现,与通俗的“美丽”或“漂亮”是迥然不同。
  
现实生活中,人们所注重的是形体美,“以貌取人”似乎是一股强大的历史洪流。人化的美不仅打破了美的和谐秩序,同时使美走向一个反自然和反人性的极端。严重的是,美成了人类生活一种付出巨大代价的痛苦,无论过去中国女子裹脚的畸形美;还是中世纪以来欧美缩腰的造型美,其实质都是对人自身构成一种威胁和破坏。长期以来,美一直作为文化形态和社会价值而存在的,美的泛滥必然导致美的孤立与分化,甚至与自然和谐的合理秩序存在着对立的冲突关系。
 
随着中产阶级市民社会的日益普遍和壮大,其审美趣味和价值形态构成一种世界性的主导时尚,然而,中产阶级市民社会整体上仍旧是一个不够成熟而茫然蠢动的社会,其自觉意识和自为能力都相当薄弱。或者说:中产阶级是一个只顾享受而不计后果的群体,他们的生活价值和审美理想来源于过去贵族上流社会的腐朽传统,追求华丽和讲究形式是所有中产阶级市侩的通病。他们的审美意识与行为择取是非自觉的,而是源自历史和社会的互渗作用。什么是真正的美?这对于大众而言是不重要的,他们所需要的被社会普遍认可,从而实现社会价值。因此,美成了完全文明异化的产物,它成了道德与政治的、艺术与技术的、消费与时尚的体现。另一方面,奢侈品与其技术的飞速发展,除了造成资源浪费与环境压力之外,对人类自身的异化起着巨大的催化作用,给人带来生理伤害与心理痛苦远远胜过战争的伤亡程度。
 
大街小巷到媒体广告是在掀起一股美的时尚,整容整形和美容美貌火爆一时。人类社会因此而美化了吗?没有,正是这种美的表层遮掩了更多肮脏和暴力、痛苦和怨恨。一项社会抽样调查显示:当今都市女性普遍自卑的主因归结于自己外貌和形体。反观中国都市社会,他们对人体的审美标准日益外来异化,完全处于一种分裂和混乱的非自觉的盲目状态,譬如:高鼻梁、双眼皮、白皮肤,美男的身高标准182cm和美女身高172cm,仅个头一项的标准就要中国人叫苦不迭。中国男子的平均身高为169和女子的159左右。值得反思的是,一个中等标准身高的人,在欧美不可能因为自己的身高而自卑和遗憾,可在中国却列为“残废”行列。这无形中造成了不必要的社会痛苦。
 
某大企业成立时,请来领导和名人举行剪彩仪式,而协助剪彩的礼仪小姐则是精心挑选的模特身材,加上高跟鞋,她们均高出剪彩的领导和名人一个多头,毕竟领导和名人是普通中国人的身高,与那些礼仪小姐相比,他们简直成了侏儒般的武大郎,构成极不谐调的荒唐荒诞的形象。还有李冰现象,她身高1米78,以三亚小姐的资格竞选世界小姐,结果获得第四名,事实上,她无法代表中国女性特有和普遍的美。这两个例子充分说明了中国人的审美混乱和价值位移。
 
在发达的西方社会,审美文化同样已走向反人性和反自然的极端。譬如美国女性,从原先的烫发和刮毛,进而演之,发展到隆胸、整形等美容手术日益泛滥,凡是美女和帅哥无不是手术与药物的结果,以致当选世界小姐的竟然是一个做过上十次整形整容的女孩,除了医学科学技术之外,美丽剩下只是一个空洞的外壳。在美国,女性的毫毛和腋毛成了“恶心”代名词。脱毛源于古代宫廷贵族女子当中,随着文艺复兴的对女性人过分宣扬和塑造了唯美性的形色,从而形成上流社会以其美的典范和标准,如同文化糟粕一样深入人们的精神骨髓。脱毛和缩腰变成了一种经久不衰的时尚潮流,并成了一项新型产业,从剔除肋骨的缩腰和激光仪器的脱毛,由发达国家蔓延到发展中世界。大凡中产阶级女性有一张共同的面孔,那就是化妆品和手术型的脸蛋,它源自明星和富人的上流社会,从而形成中产阶级的大众时尚。
在商业媒体的炒作下,人体加工构成一种集体盲动的行为。这种非理性的社会时尚不仅打乱原有的审美结构与自然秩序,弄假成真,最终导致真也是假,在人人通过手术整形来增加外观美,其结果使美的自然本质面目全非,同时美成了一种无规则的技术与金钱的竞赛游戏。美的泛滥所依赖的基础是观念偏见和工具技术,无论技术的仿真美还是艺术的塑造美,这种美对人的本质构成异化和消解,使人不再是严格意义上的完整人,成了一种彻底消解的文化载体和塑造材料。毋庸置疑,过激的文明比野蛮更为残酷,泛滥的美丽比丑陋更为劣质。

 
  评论这张
 
阅读(7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