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程美信艺术评论博客

当代艺术&理论批评

 
 
 

日志

 
 
关于我

我系皖南绩溪人,曾旅居欧洲,毕业于南开大学,独立批评家、自由撰稿人。

网易考拉推荐

需要修补的当代中国美术史  

2007-11-22 22:34: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需要修补的当代中国美术史

             

                                                                 程美信

 

关于当代中国美术要进行盖棺定论还尚早,但这丝毫不影响学界对此投入热情。尽管史学界一直反对篡改历史,然而,如果历史在承传过程不被重塑修正,那人类文明将不知如何样子。克罗齐曾以“一切历史皆为当代史”一语道破历史的双重效应。假如中国当代美术按照现有构架去敲定,那样的美术史似乎太可悲了,好在历史可以通过不断修正去重塑。

 

达芬奇的《最后的晚餐》和《蒙娜丽沙》,每个时代均被赋予它所不同意义,如似不断被重构的美术作品,形同一部“历史活页”。这便是艺术赋予人类精神世界的文化活力,美术史同样在不断解读和重塑中获得全新的历史意义,避免了时代局限和人为遮蔽所带来文化缺陷。20世纪的新历史主义和解构主义的文化批评,从理论方法上为修正文化和重塑历史提供了必要理论准备。有意味的修改历史和无意识的误解历史都往往造成一种文化危机,中国历史发展一直在遮蔽中受到过多的曲解与误导,同时缺乏有效的矫正机制。现象学之所以侧重研究人类的生活中经验反应的一切可能性,甚至不在乎其客观实现与主观表现,原因是文明史存在过多的遮蔽文化现象,所以需要进行解蔽式剖析。其次,当代人永远都处于此在状态,有必要确立由近致远、以实为据的新历史方法论。换言之,美术史将是一个审美与价值的浮标,永远处于一种此在状态,并检验着一切文艺在时空中不恒定的价值意义。

 

从罗中立的《父亲》到王琪《毛泽东与十大元帅》的美术作品,均为我们提出了重大历史课题,或许它们完全超越作者创作过程的主观本意,一种历史无意识在画家笔下不自觉带入了作品中,加之这两幅作品所处的历史语境下所引发的效应,使得作品本身之外蕴藏着更为丰富的历史意涵和文化现象。罗中立在画《父亲》作品时,本着一种乡土情怀的创作激情,以他所处时代那种绘画追求作为新挑战,它代表当代中国写实主义一个顶峰。画家的自主性在这个作品前前后后都是极为次要的,一种时代政治氛围和文艺思潮比作者主观创作动机更为重要。当《父亲》被选为全国美展时,它所赢得肯定却是它那高超的写实刻画,满面皱纹的父亲如同一个特写镜头,从视觉上具有震撼心灵的特殊效果。在那个时代,这淳朴乡土味道贯穿了每个人的审美世界,《父亲》映照了整个时代的精神面貌。

需要修补的当代中国美术史 - 程美信 - 程美信艺术评论博客

《父亲》罗中立作于 1981

当《父亲》被选上了美展,人们还担心它不符合政治主旋律,因为画面那个老农满面皱纹无形中透射中国农民某种“苦相”,完全不合社会主义新社会的农民形象。这大概文化主管领导要求作者给《父亲》添上一支笔的缘故,这是一个很绝妙的提议;画面立即出现内容转换:“老农民与学文化”说明了新社会农民的精神面貌,似乎那个父亲一下子脱土了,不如说迎合了时代政治的氛围。因此,《父亲》的画里画外都传递极为丰富的历史信息,它往往比纯粹艺术的审美意义更具有历史价值;为重塑历史原貌与修正文化偏失提供了一种必要性,美术史不能限于一种纯粹的审美去评定艺术作品,必须结合画里画外去诠释历史文化现象。

 

《毛泽东与十大元帅》从作者王琪在创作过程,可能象是在完成一项工作任务,然而画家无意识中带入复杂的主观意识,如林彪这个颇有争议的当代人物,他一般被官方文艺所规避,或者说,这是一个极为敏感的人物,如《最后的晚餐》中那个出卖耶稣的角色。但是,《毛泽东与十大元帅》的真实历史事剧却迥然相反,十大元帅恰成为政治权力斗争的牺牲品。因此,画家王琪在画面人物布局与色调方面均做了一种鲜明对比,在十一个人物的画面,构成“一比多”的分割,毛泽东无疑中心人物。画中的毛泽东可是一派春风得意的帝王气派,而其背后十大元帅均是战争时代的形象特写,人物出场时间完全没有逻辑关系,这种非线型的画面粘合必定是作者有意识的安排。如果没有弄错的话,画里的毛泽东是文化中个人崇拜达到顶峰时的“剧照”,也是十大元帅大多沦为丧家之犬之时。
需要修补的当代中国美术史 - 程美信 - 程美信艺术评论博客

《同志-毛泽东与十大元帅》王琪作于2000

王琪的《毛泽东与十大元帅》比罗中立的《父亲》更具有戏剧性,它所传达出作品之外一系列故事折射出中国社会语境和艺术生态。当《毛泽东与十大元帅》被选入北京展览时,一切都超出了作者本人的想象,如王琪为自己画作几次参展经历所面临的尴尬,不得不在撰文中用“让人哭笑不得”和“接二连三的发生事把我弄糊涂了”来形容[1]。最初参加省展时,评委们审核该作品认为十大元帅有排序问题,虽获创作银奖也没能送全国美展。当该作品获准在参加2002年第十一届全军美展,可在展出时,作品的林彪画像部分被折到画框的背后(因为林彪位于作品左侧的第一位)。这还不算,当开幕式结束之后,参观画展的首长下令撤走该作品,将它放置在厕所角落里。

 

这便是当代中国美术史所无法回避的艺术现象。一个时代的艺术作品总与其相应的社会文艺生态连串在一起,这大概艺术赋予历史不光是艺术本身的意义,否则美术作品剩下孤立而干瘪的画面。事实上,任何艺术作品一旦彻底脱离了其相应的历史生活场景,它可能变得一无是处或纯粹装饰的工艺品。因此,当代美术史呼唤一种全新的时代意识和重塑精神,尽可能避免历史在人为遮蔽下一再误解下去,这也是美术史赋予文化传承的使命功能。

  评论这张
 
阅读(4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