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程美信艺术评论博客

当代艺术&理论批评

 
 
 

日志

 
 
关于我

我系皖南绩溪人,曾旅居欧洲,毕业于南开大学,独立批评家、自由撰稿人。

网易考拉推荐

大师的标准:回宋海军兼说吴冠中  

2007-11-22 22:40: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师的标准――回宋海军兼说吴冠中

 

程美信

 

对!我的《剖析吴冠中现象:没有大师时代的大师》纯属一般叙说,谈不上面面俱到。其次,你问的――究竟怎样的才是“大师”?我以为人们有个基本标准,譬如西方美术三个划时代的标志性大师,形成美术史的三点一线:达芬奇-梵高-毕加索。

 

那么,达芬奇作为文艺复兴时期的艺术大师,他不仅仅是在绘画领域的成就贡献,对他所处时代以及嗣后的学术思想和社会生活均形成巨大影响。其中包括同期其他艺术大师,他们对世界历史进程和文化发展均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梵高是一位让人类永远感到内疚的艺术大师,正是这种历史遗憾加剧了他的艺术震撼力。从文艺复兴以来,为了摆脱中世纪黑暗,文艺起到人性解放和弘扬科学的巨大作用。然而,理性与科学使欧洲陷入新的机械教条,生命成为被动于整个工业文明的教条产物。梵高以自我的感受去反映“我所觉察到的世界”和“我所表达的世界”。换言之,他对僵化的社会制度和审美价值提出了一种强力人性的对抗,以致他的作品被认为毫无绘画天赋与技术(这完全符合那个时代的标准),更没有艺术价值可言。正是这种常规的世俗观念,导致梵高的疯狂和绝望,他的绘画艺术如同火焰一般,那么异常绚丽的色彩和非理性的情感表达。可以说,他的绘画成了终结西方理性主义艺术的标志性刀疤;开启了个体人格的情感张力――人不是理性的工具,生命个体感受是艺术的最合理的途经(这些在我们今天说来是多么的轻松,可我们今天面临的不再是梵高时代理性霸道的问题)。因此,梵高以他独特而强大个性的艺术风格颠覆了理性主义的教条规范,开创了现代美术的荒芜之路。

 

毕加索是位魔鬼式的艺术大师,几何抽象绘画因他个人魅力以及长寿,增添不少影响力。他的极少主义绘画在艺术语言上具有很大开创性,尽管这些不是他一人原创,他的绘画始终充满不稳定的生命活力,直到90岁高龄还在求变,这种开拓进取精神令人敬畏,证明了艺术是个多样而无限的精神世界。他们早期作品受到野兽派和达达主义影响极大。除了风格上不断变化之外,毕加索的艺术思想以及内容更不失为大艺术精神,从《亚威农的少女》和《格卡尼卡》都说明了艺术需要思考与关怀。

  

   以上是三位欧洲人,然而他们是世界美术史的“三点一线”。吴冠中的绘画只是在形式上,将西方现代绘画和中国传统绘画拼凑在一起而已,这种形式感尝试对中国美术界有点新鲜,但没有任何原创性和影响力,因为那些形式美感在中国绘画和西方绘画都已是既定样式。按照中国绘画品评的标准:一位大师至少是位开宗立派者。吴冠中连这一点恐怕也没有做到,更别说对一个时代的艺术思潮和社会文化形成“风气”先河作用。之所以,吴冠中是一位停留在现代绘画体系内的画家,而非现代绘画的“大师”,因为他在这一领域谈不上个人成就。

 

因此,我们在评判一个画家的成就,有着相对的参照标准。譬如评价齐白石的绘画是相对中国美术史,他的艺术根本价值在于突破了文人绘画的题材内容和笔墨风格的局限性,其题材更加平民趣味和日常生活,这对于中国现代国画是别开生面,对“新中国”的国画可谓及时雨。徐悲鸿油画的艺术价值不高,原因是他绘画是古典主义绘画,追求写实技法,同时他的写实技法也不算最水准。当然,对其时中国社会洋时髦而已,具有启发性和新鲜感,但在历史上是占不足的玩艺;其国画却很传统,要说独特也就是写意马加一点透视法。但他对中国美术教育与发展的贡献不能因绘画而抹杀,这便是他的美术史地位。


     
画家是个职业名称,“大师”是成就的荣誉称号。两者不容混淆。“偶像”是个形容概念,是社会崇拜现象,一名艺术大师所形成的社会号召力或影响力是接近传统意义上的“偶像”。当下人们叫“明星”(star)。它们所反映社会现象是一致的。商业是商业,艺术是艺术,但作为社会文化现象,界线却不可能那么完全绝对清晰,在特定情况下,它们是那么糊不可辩。可以说,现在的商业以及我说的全不算,有的东西需要时间来检验。

 

至于阁下所说的“写神、”“古为今用、洋为中用”“学贯中西”都没有实际说服力,用我那句“折中派”已说得够彻底而婉转了。如果难听的说:吴冠中是位得了艺术贫血症的机会主义画家(我们的当代大师都有这个毛病)。大凡机会主义的历史地位都是不值一提的。倒是你所提及“确实推动了中国美术向前进入了新的一页”值得我们思考,至少我认为吴冠中在这个方面作用价值甚少,这也是我说他无法比较齐白石和张晓刚的依据之一。当然,一个艺术家的成就,最终由历史来肯定,现时的肯定与否定具有时效性,它可能存在某种历史局限。可我坚信,我的时效局限已够大,在画价、媒体和商业之下的被动反应;吴冠中在美术史上可能是压根儿不值得一提。

   
你对“学问”的严肃态度,令人敬佩。事实上,我觉得很难在网络博客上那么“严肃”,或者那种投入成本过高,往往没人需要那种“篇幅”。其次,我在一篇小文里不能概全的整个域,即做桌子又要做刨子的行程矛盾(胡塞尔语)。所以,我在此请你原谅。

 

 

下为宋海军原文:

 

                      与美信先生商榷关于《剖析“吴冠中现象”――没有大师时代的大师》

 

                                                           军海军

 

     拜读了程先生的文章,首先得意肯定的是程先生的文章很有独到的见解,然在细品的过程中似乎没能看到程先生将问题说明白,大有叙说而没能说透,为何鄙人如此认为呢 

     第一,"没有大师的大师"那么什么是"大师" 凡高是不是大师呢 毕加索是不是呢 究竟什么样的才是"大师" 

在物理学中,爱因斯坦是大师;牛顿是大师;该无异议吧!为什么呢,因为他们都用了巨人的力量推动了物理学进入了不同的时代,那么当今霍金自然也是物理学的大师!那么同样的,在美术界也是如此:被称为“大师”的哪个不是推动美术史进入到一个新高点 的人呢?

     其次,“吴冠中不属于当代美术范畴已是公认的定论”,那么什么“当代美术呢”?是时间划分还是“风格”定义呢?

对于创作者来说,美术作品的表现形式是否最能恰如其分的体现内容,简言之就是好与不好;对于欣赏者来说,是否能一下子通过画面的形式进入作者想要表达的内容中去,从而体验其创作的成果并得出是否共鸣,简言之就是喜欢与不喜欢。

再次,“从现当代中国美术的准线界定,吴冠中仍不及齐白石和徐悲鸿等人,尽管徐悲鸿在绘画上没能高过吴冠中,可徐悲鸿对普及中国美术教育与发展所取得的卓越成就,这些均为他人所不及”那么凡高怎么就成大师了呢?你承认齐白石是大师,是承认他的美术教育功劳还是艺术造化呢?我想因该是后者吧!你说“徐悲鸿在绘画上没能高过吴冠中,可徐悲鸿对普及中国美术教育与发展所取得的卓越成就,这些均为他人所不及”请问这是同一层面上的论题吗?如果不加论域你大可海阔天空的调侃而非做学问!

请问是否“大师”就等于商业追捧诞生的呢?敢问“大师”是否就等于了偶像呢?商业是商业,它是市场问题;“大师”是“大师”,它是专业问题!齐白石被世人奉为“大师”那是因为他推动了美术史的发展进入到了一个新的时代将中国的画境表达的淋漓尽致“妙就妙在似与不似之间,似则太俗,不似则为欺世..........”!吴冠中先生本身的画境就是秉承了传统的高格调——“ 写神”!他古为今用、洋为中用学贯中西确实推动了中国美术向前进入了新的一页!“大师”与否终有历史定夺!

 最后,解释一下“论域”,就是论点本身应有的区域、域值!就好像一个医生诊断是否生病并非你人品好不好所决定结果的,没有可比性!鄙人认为做学问就需持严谨认真负责的态度才得以写出折服世人的好文章!

  评论这张
 
阅读(4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