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程美信艺术评论博客

当代艺术&理论批评

 
 
 

日志

 
 
关于我

我系皖南绩溪人,曾旅居欧洲,毕业于南开大学,独立批评家、自由撰稿人。

网易考拉推荐

从苏三到北欧说起  

2007-11-22 22:50:00|  分类: 社会杂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苏三到北欧说起

                          

程美信

 

 

拜读了苏三《在北欧体会以人为本与审美》一文,感触良多。大概在瑞典生活十多年的缘故,离开它久了便觉得它是个虚幻的国度,至少对照我现在的生活环境是如此。每次来回于瑞典和中国之间,我总被一种虚幻感所困:在中国感觉到瑞典是个虚幻的国度,在瑞典感到中国是虚幻的国度。譬如我从中国待了一阵子回到瑞典,感到她是那么陌生和奇异,甚至难以置信;因此,每每回去必定在家里呆上一两天,让心理适应下来才敢于出门,否则那种空降的“心理落差”使人一片茫然恐慌。

 

记得一次从中国回到瑞典,次日一大早乘火车从U市去斯德哥尔摩,车厢里坐满了上班族,可我只隐约地听到行人随身听的耳机声,以及身边传来报纸的翻动声。这一切,令我感到不适应的异常,试想在中国任何一个公共场合,那怕只有三五个人也是闹哄哄的一片,若是满满一车厢的人,那还了得。正如我每次初回到中国,别人总说听不见我在说什么,其实我已放大了嗓门,每次开口说话总觉得有一种紧张的压迫感。这些是两种环境差异造成的一种不适感。

 

苏三作为一名观光客到北欧,兴许没有我的这种不适的虚幻感,她的感慨是一种人性不自觉的叹声。苏三说“在北欧对于贫富有许多感叹,越来越觉得贫穷对于一个国家而言几乎就是万恶之源,没钱说什么都枉然”。这个说法是绝对的错误,也是中国人普遍所犯的一个错误,以为富有就有了一切。同样是发达社会的美国,在那里生活一群极度自卑的社会人群,尚千万人没有医疗和退休的保障,贫富造成了社会隔阂,暴力因两极分化而源源不断,富有的张扬傲慢,穷人的自卑恼怒转换为集体无意识的冲动。北欧社会同样存在贫富差距,只是没有中国美国那么明显突出,不论富人还是高官,普遍害怕背上“傲慢”罪名。正是这种平等精神观念,从造就和平安定的北欧社会。

 

前几天,我跟一个相当富有朋友去郊外,路上遇到两辆卡车相撞的惨剧事故。司机还在车里没爬出来,往往来来的车辆全绕道而行。我让朋友停车下去看看,他断然拒绝,说“不自找麻烦”,我反问他‘如果你出了车祸怎么办?’。那知他一脸木然的回答我,说“那我就自认倒霉”。接着,他说一堆大理由和例子为自己冷漠行为争辩。那一刻,我努力使自己象一个纯粹的中国人,避免被内心的罪恶感所纠缠。因为,我们的行为在瑞典不仅触发了法律,在道德上更是一种犯罪。可是,当我把自己完全当作中国社会分子,内心犯罪感和罪恶感全然减轻了,好像我们中国人天生就要如此冷漠和自私,否则就不配做中国人了。换言之,不麻木、不自私,在中国社会几乎难以生存。谁之过?我们的“丑陋”不是因为物质贫困,而是道德与人格的极度贫困。

 

可以说,以我们的道德水平和公共意识,不可能成为一个全面富有而和谐的社会。当代发达资本主义社会一个起码基础就是道德与法制,而不在人口和资源多寡。美国因为夹杂着世界多民族文化,一些极端自私主义和码头文化,使美国社会充满危机,即便富有也不得安宁。那就是社会阶层缺乏彼此的同情心,其中包括华人的“各扫门前雪”和英国人的“阶级观念”,这一切均表现于纳税制度和公共政策。

 

但愿我们国人都象苏三一样,能够到处走走看看,即便爱国也不至于沦为“爱国贼”。当然,千万不要落得我这般里外不适的虚幻下场,常在两种文化夹缝中徘徊与绞痛。苏三感到对宜家风格赞美之辞,令我觉得很不好意思,其实那是一种扔了不可惜的家具,一种消费性的时尚家具。如果让苏三看到瑞典回收站那堆积如山丢弃家具,可能要感叹宜家设计理念的破坏性。我虽然不崇尚意大利或英法的古典豪华,但也不赞同那种“扔了不可惜”简约时尚,因为这种感官满足所付出的成本太大了,不适合世界推广。

   

苏三在文中认为宜家以人为本的设计理念造就北欧社会精神,这有些颠倒,是北欧社会普遍的人道主义和平等精神造就了宜家设计风格。此外,她还写道“在北欧旅行中对于北欧人的这种精神屡屡感动,感悟到这种体贴原来就是发达的同义词,就是文明的同义词。但同时也体会到,只有解决了温饱问题之后才有心思动脑筋为所有人尽心服务,假如吃了上顿没下顿恐怕是要首先考虑一下晚上去偷几条高压线去卖几块钱。”

 

我虽然赞同苏三把“发达”与“文明”当作一种同义词,可不同意苏三的颠倒性的类推法,她只一味儿认为先富有发达了才体现文明。如果了解一下北欧人的日常生活和社会精神,从纳税意识到道德诚信;从政客清廉到富人谦卑,正是这种社会文明才确保了北欧社会的富有与和谐。之所以,北欧人不象中国人、美国人和俄罗斯人那么喜欢“高大压人”建筑架势。事实上,苏三只是看到今日北欧平民化是建筑风貌,可它在封建时代也追求那种权贵阶级傲慢高贵的气势,如18世纪前的教堂、王宫、法院和政府建筑,不免是劳民伤财的工程。只是社会文明开化纠正这种历史错误。换言之,中国与瑞典相比,还是处于半开化的野蛮状态,从国家权力到暴发户行为都表现出一种赤裸裸的野蛮暴力。这使我理解苏三文中最后补充的说:“(受了刺激,回来这几天一门心思做家务,调家具,美化社会先美化自己)”

 

前几天陪人去医院看望一个出了点交通事故的朋友,在几间急救观察室内,全是野蛮开车和暴力斗殴所造成惨不忍睹的模样。说真的,一个文明开化的社会怎么如此样子。也许,我的这种说法会激起民族主义者的极大不满,可我不得不说:一个文明社会起码懂得批评的建设性价值,更尊重他人批评的权利,同时能承担被批评的义务,否则必定是未曾完全开化的“野蛮人”。

 

 

 

下为苏三原文:

 

 

在北欧体会以人为本与审美

 

苏三

 

 

几乎无一例外,发达的国家都是美丽的,贫穷的国家都是丑陋的。有句俗话说得好:贫贱夫妻百事哀。贫贱的国家也同样,不仅丑陋,而且社会矛盾环环纠结,呜呼哀哉。在北欧对于贫富有许多感叹,越来越觉得贫穷对于一个国家而言几乎就是万恶之源,没钱说什么都枉然。

 

整天呆在北京,觉得北京还凑合,偶尔还能发现建设中的北京有一些亮点。但每次一出国回来,对比之下的怨气就会重新被燃起,崇洋媚外之心再次增长一圈。所以我想,民族主义者一般应该是不常出国,或者根本没有出过国的,因为这样就能问孰与我大了。如此看来那些从来没有出过国,但却没有沦为爱国贼者肯定是超人了。

 

这次从北欧回来的感觉更为具体,中国或称北京在审美风格上的傻大笨粗的形容跃然眼前。在芬兰时感觉那里与欧洲部分的俄罗斯风格可能比较接近,但俄罗斯与美国等都属于傻大笨粗集团——看来很有些国大傻大是个规律。这不仅从一般的审美,从机械电子类工业产品也看得很明白。美国、俄国的东西一看就粗得很,不过这不一定标志着质量也不行。中国的质量,我就不敢说了,大家在日常生活中有体验。日本也是个典型注重产品精细优美的国家,由于日本也是小国,所以,这些审美方面的结果是国民性的一种外化。大国就大大咧咧,小国就精打细算。

 

出国前购家具我总去宜家,宜家东西便宜还好看。有钱人都去买意大利或英法的古典名牌了。宜家是瑞典的家具品牌,实际上到北欧一看,宜家风格就是北欧风格,几乎所有北欧的旅馆都是宜家式设计:简约、现代、优美、别致。

 

假如你经常到宜家去,还会发现宜家以人为本的人文精神,对顾客真叫体贴入微,许多想法都是中国人匪夷所思的。如宜家店里有为婴儿准备的加温食品的免费微波炉,甚至还配备了许多消毒的碗碟;厕所有为残疾人特备的,还有为婴儿换尿布的支台,类似种种,凡是顾客需要的大部分宜家都为你准备了。

 

在北欧旅行中对于北欧人的这种精神屡屡感动,感悟到这种体贴原来就是发达的同义词,就是文明的同义词。但同时也体会到,只有解决了温饱问题之后才有心思动脑筋为所有人尽心服务,假如吃了上顿没下顿恐怕是要首先考虑一下晚上去偷几条高压线去卖几块钱。

 

北欧这方面让人想不到的事情很多。我们旅行所经过的所有厕所都设备齐全,甚至备有热水,有擦水巾.特别让我这中国穷人纳闷的是,那里的每个厕所里怎么会都有卫生纸,中国的厕所里则是十厕九空,所以都习惯于自备。而且厕所都免费,不用花一分钱好处全占了;只有一家大型商场里的厕所收费,价格是5元丹麦克郎,投币则门开。

  评论这张
 
阅读(4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