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程美信艺术评论博客

当代艺术&理论批评

 
 
 

日志

 
 
关于我

我系皖南绩溪人,曾旅居欧洲,毕业于南开大学,独立批评家、自由撰稿人。

网易考拉推荐

当代中国何止没有艺术大师  

2007-11-22 22:52:00|  分类: 艺术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当代中国何止没有艺术大师

 

程美信

 

 

当代中国人对艺术的理解力不止一般的局限,基本停留在“美即艺术”或“艺术即美”的僵滞判断,收藏家、评论家及绝大多数画家,均不例外。在狂抬吴冠中的造神运动中,充分暴露了趣味单调和思想迂腐的社会文化状态。尽管当下艺术市场异常火,但不见得文艺走向全新的历史水平,这种商业浪潮只能刺激更多更滥的数量泡沫。艺术被动于权力与资本都是一种恶性现象,往往导致艺术丧失了其社会意义的原动力。健全的文化制度和资本方式,均保护艺术的独立性,使它对社会进步更具积极作用,艺术的想象力和批判力是文明社会嗣以为继的精神资源。

 

对于吴冠中及其绘画,给予“没有大师时代的大师”已是高度褒奖了。这个评价――高得不能再高了。我在《剖析“吴冠中现象”――没有大师时代的大师》一文中明确表示:“吴冠中进行中西绘画语言的结合尝试,至少在绘画形式上的大胆实验;他的绘画对形式美的追着与实验是富有成效,尤其吸收了西方现代绘画中形式语言,并结合中国传统绘画的审美情趣,虽缺乏原创性价值,但不失东方韵味与现代气息。当然,其孤立的美感与风格早已被现代美术所淘汰,这就是吴冠中绘画难以进入当代艺术范畴的理论依据。此外,吴冠中绘画是种回避社会思考的“贫血艺术”,其外在现代形式与现代艺术的精神理念所格格不入,那就它缺乏现代艺术所表现出一种强烈的社会责任感和文化批评性。”

 

我所批评的“吴冠中”,实质上是对集体造神现象予以回应。因为类似吴冠中的“贫血艺术”在中国多如牛毛,能够推动现实生活、社会思想和未来发展的文艺则凤毛麟角,而且我们的艺术界、批评界、收藏家、学术界与传媒界仍在大肆造神。这一切,如果吴冠中先生是位具有文化良知的艺术家,同样不愿看到这种社会盲从的造神现象。

 

在《狂抬吴冠中的误导性》一文中,我完全出于一种文化顾虑,担心我们艺术青年们被狂抬吴冠中风潮所误导,以为形式美就是最高艺术,最好艺术就是形式美,吴冠中就是“大师”,大师作品就是形式美。我只希望我们的青年不仅在艺术形式能够不断创新突破,其内在价值更注重现实意义和未来意义,而不止停留在对美的孤立追求。然而,这引起了普遍的不满,如果当代艺术只剩下形式美,那历史与文明全然在古典主义时代便终结了。中国文艺的贫血症,对整体的社会精神、价值体系和人格结构形成巨大不良影响。在中国,当一种艺术形态倾向,一旦形成一种主流范式便变得异常顽固和霸道,在相当长历史阶段中没有运动的进行时态,最终导致整个文化生态的息糜,直到“皮之不存”的绝境才洗心革面。艺术应该与历史发展保持互呼应的进行时态,

 

此外,艺术在中国高级化过程中变成人格扭曲的“法门”,它不再是纯粹的礼乐与技艺。至今,大多数艺术家还把回避现实和远离政治,当作一种艺术最高“境界”,从而视胆小为高明;懦弱为刚强;苟且为智慧,甚至认为艺术一旦涉及政治就是“肮脏”,正是这种艺术洁癖论的大行其道,延长了封建专制主义在中国的历史寿命。一个艺术家,要视自由表达为不干净行为,这种艺术是不折不扣的“贫血艺术”和“伪艺术”。我所以要批评高敬“吴先生是中国艺术的一个标志和典范”一说,并要广大青年切记,吴冠中是中国艺术的一个“屈辱”标志和“软弱”典范,因为中国文艺的软弱和屈辱何止体现在吴冠中一人身上,仅是他被狂抬神化才成了批判的靶子。何止作为画家的吴冠中,我们这么多艺术家和理论家、收藏家何尝不如此。包括我们这一代人也是“屈辱辱多过荣耀”,因为我们在文化上还没冲出封建末期的终点。

 

还有,我从来没有彻底否定过艺术美的价值意义,我甚至在不少文章中都反复在证明形式以及形式美的基本价值形态。形式美毕竟不是当代艺术最高价值意义。可以说:以美作为当今艺术的最高标准,那是不止对当代艺术的侮辱,更是对生命创造力的否定。我在《贫血艺术的根源》一文里说: 形式美是艺术最原始的形态,也是永恒既定的主题。正是这种普遍性使它丧失了特殊的意义,如同吃饭大便那么简单的程式。然而,艺术随着文明与历史的发展,其系统越来越复杂高级,在不同的时代和社会,均赋予它特殊的价值形态和功能目的。

 

假设艺术只限于审美,人类的艺术和文明早已古典主义就不再前进了。中国社会至今处于半封建状态,根源在于文艺贫血与思想迂腐。严格的说:审美是极为开放的领域,它开放到连其自身都蜕变得面目全非,致使美学不再适合判断艺术,传统的崇高美包含公共政治的道德美学;现代艺术的文化批评精神同样源崇高美理念;如法兰克福学派到解构主义哲学,它们均坚持一种崇高的“正义”伦理原则,因此对资本主义文明和殖民主义文化予以猛烈批判。福棵哲学不如说是对其时代最先进的西方文明,进行一种罪证收集,不如说是创意性的定罪。可见,美是充满生命力,绝不是既定简单的僵化范式。一个社会整体的艺术水平与文明程度是紧密的,也是每个社会分子的艺术理解力和判断力的表现。

 

其实,我并不想跟吴冠中老人过不去,我只是对“吴冠中现象”中造神者表示一种批判。此外,我不完全同意的“历史自有公论”和“让时间去证明”的搁置态度,历史与时间、公论与证明不排斥任何人和任何时代的判断意见。此外,我更肯定:一个没有看到吴冠中作品弱点的人,肯定是无法正确领略其优点之人,充其量是随波逐流和趋势盲从。

 

  评论这张
 
阅读(3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