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程美信艺术评论博客

当代艺术&理论批评

 
 
 

日志

 
 
关于我

我系皖南绩溪人,曾旅居欧洲,毕业于南开大学,独立批评家、自由撰稿人。

网易考拉推荐

偏激的哲学思考  

2007-11-22 22:55:00|  分类: 思考文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偏激的哲学思考

 

程美信

 

 

 在庸才比比皆是的国度里,“偏”可能是万能的道德武器。可以说,中国就是这么一个国度,人们习惯地用“偏”来概括一切他们所不适的思想言论。众所周知,真理是极端的,绝对冇毛的,正确的定义同样是绝对的。然而,在一个中庸主义泛滥的国度里,人们失去了独立思考的判断力,对任何一些极端的言论都充满不安的道德恐惧,因此人们没有是非标准和原则立场,只要适中匀和便代表“正确”,或者说这种“正确”刀打豆腐两面光的虚伪道德,而非实事求是的正确。

 

 大凡一位爱思考的有思想立场者,绝对不会用“偏激”、“偏颇”的庸人之辞。只有那些没有是非立场而胆小自私的家伙,才拿“偏”当作万能狗皮膏药,视为人处世的方法为真理之人,永远都是背离真理与正义的混帐家伙。说别人偏激就一味着自己思想行为的适中正确,至少不会偏离“大众路线”,鲜明的立场和极端的思想,往往被中国人视为“掉脑袋”的事情。庄子在《山林》一篇中,道出了中国喜欢用“偏激”、“偏颇”之辞。相说庄子与学生一起出游,在在一户人家吃午饭,户主挑了一只公鸡宰了招待他们。庄子便问:为何挨杀的这只鸡?户主说:它不打鸣,所以留着它没有用。于是,庄子感悟的对自己学生说:做人要做有用之人,不然被废弃。下午,庄子与学生赶路,见路边一群人在砍树,并留着一棵又高又粗的大树不砍,庄子便问:为什么不砍这棵?其中一人答:这棵树看似高大,可纹理不好,砍了它也用不上。庄子便对身边学生说:做人啊,最好做没有被人利用的价值,才能保全自己。一位学生便质问:先生中午说做人要做有用之人,下午却又说要做无用之人,到底做那种人最好呀?庄子不加思索的回答我当然要做个有用与无用之间的人。

 

 正是这种明哲保身的自私思想,以及抱残守缺的扭曲心态,导致中国人缺乏原则立场和独立个性,甚至发展到糊涂装傻成为艺术和生活的最高境界。从魏晋到当代,去智保生仍是中国人的生活方略。因此,当他们面对任何一种有是非立场的思想言论,对与错、黑与白也不重要,关键这种鲜明而阳光的东西,严重触激了他们每根胆小脆弱神经。于是,他们本能地反应一下,评语是“偏了”,此外,他们什么观念立场也没有。如果解读“偏”明确意涵,那该是偏离了的正确与真理,可是,正确的真理是绝对非中庸的,更是极端之偏。事实上,中国人对过激语言方式反感源自一种中庸美学的禁锢,即在庄子所说“有用与无用”、“黑与白”之间,这种审美是灰色的混帐逻辑。它不仅排斥一切正确的真理,也是人性自私与渺小、人格扭曲与萎缩的表现,致使中国文化充满了虚伪、阴森、苟且。

 

 可以说:没有倾向的艺术不是艺术;没有极端的哲学不是哲学。当然,不是倾向与极端都代表了真理,关键在正确的道理均通过最极端的、最偏激的方式表达出来。没有倾向性的中庸(折中)相对主义,必定是毫无意义的伪道德而已。一个社会一旦陷入没有是非标准的泥潭里,道德、法制、理性全然是瞎扯蛋。正确之真理在人类行为表现过程,需要勇气才能体现出它的力量,可它与中国人苟且偷生的处世哲学是相抵触的,于是,这么一个人群社会越来越远离了正确之真理。在50年前“大跃进”曾制造了一个几千万人丧命的人间惨剧,那些死去的和剩下活着的,全然奉行一个中庸主义而没有是非观念的道德逻辑。

  评论这张
 
阅读(7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