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程美信艺术评论博客

当代艺术&理论批评

 
 
 

日志

 
 
关于我

我系皖南绩溪人,曾旅居欧洲,毕业于南开大学,独立批评家、自由撰稿人。

网易考拉推荐

没有商榷的批评  

2007-11-22 22:56: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没有商榷的批评

                                                  ――驳小果之味的“愚民论” 

程美信

 

 

(数字为小果之味我的几点自以为是原文分段。“按”表示本人的回驳文字)

 

1、  艺术可以成为某种政治诉求的工具,中外历史不鲜见。艺术与政治互为借助,能成为一种社会的力量。危险的是一旦政治被私欲左右,艺术就弃善从恶。

按:艺术作为人类情感与思想的精神载体,必然包含了人类的权利的、人性的、理想的、审美的与价值的诉求,从史前的巫文化范畴,艺术就互渗着哲学、政治、审美和宗教。在不同的时代或社会,艺术均被赋予不同倾向性。因为独裁者通过权力驾驭艺术便必要使艺术与政治彻底划清界线吗?这便是典型的艺术“洁癖论”,它必将导致艺术走向一种消极伪清高的死胡同。凡是艺术与其时代与未来不能相应,它再华美的形式表象也不过是工艺品,其最大的价值就是装饰而已。

 

2、  好的艺术品是精神诉求的个性化,但精神诉求不等于对客观世界的批判,还有对客观世界审美对象的(人性、自然等)认同与赞美以及对视听觉规律的再建补充与丰富。充分张扬艺术家的个性自由,这是现代人类精神对个体生命价值的丰富与多样性的要求。

按:如果一个艺术家连自己表达权利、思想、情感的自由都没有,谈什么“精神诉求的个性化”,连自己的表达权利都放弃了,那种个性化仅仅艺术不同风格的演练吗?还充分张扬什么艺术家的个性自由。“现代人类精神对个体生命价值的丰富与多样性的要求”这典型的瞎叫嚷,“现代人精神”“个体生命的丰富性”的要求跟公共政治与个人权利诉求有冲突吗?

 

3、  将艺术政治工具化的作用进行夸大,其危害已有历史为鉴。任何一方的一概而论或极端化不是面对现实的真诚态度。对吴冠中先生艺术的态度也是如此。

按:艺术能够政治化的是其内容,艺术作为表达工具,它用永远都不是政治。但要杜绝艺术所承载的政治意涵(社会责任,文化批评,权利诉求)是不可能的,那种纯粹艺术几乎不存在,或者说那种艺术跟人类及其生活是没有关系的,如同自然生成的客观美。当然,艺术可以不同内容倾向,政治与权利、理想与想象,情感与观念均无所不包。否则没有艺术自由一说。我对吴冠中绘画的评判,实际上跟它本人以及绘画关系已经不大了,因为他所追求形式美在美术史已毫不稀奇,它与我们的社会所需要的政治民主、制度人性、权利平等和思想解放的实在性和急需性毫无关系。关键那些狂抬他的人们实在令我按耐不住,令人最倒胃口的还是那些狂吹瞎捧的“造神者”,什么跟“人民”、“祖国”“大师”扯在一起,本来就是形式趣味的杂耍玩艺儿,何必吹捧得那么高?中国人和中国社会最需要仅仅是这些形式美的艺术吗?

 

4、  难为可贵的是吴先生在最近的言论中已经凛然地表明了他对现实中不合理现象的批判,而这批判因具有明确的批判对象而显出他的真诚与价值。这是一种少见的对旧体制要作推倒的明确姿态,比很多激进批评家遮掩的动作要勇敢的多。当然,这些批评家在吴老面前还是在勇敢地风凉话着。

按:美协、画院、文联的官员回应吴冠中的言论是那么“露骨”,只不过没有说明“你吴冠中不就从我们这里爬出去的吗?有种的为什么不早点批评批评。”我在《没有大师时代的大师》就是明确指出,吴冠中批评美协之类等于“骂太监不皇帝”另类奴性的忠臣。中国社会问题和文化制度绝对不在美协和文联。再说,以他吴冠中今儿如日中天的地位,骂美协如同炮轰苍蝇。还“凛然”什么呀?只是让更奴才的奴才觉得了不得的“凛然”。

 

5、  对吴冠中人格与艺术风格的极端鄙视的言论使我感到一种久违的空气在弥漫:以革命的名义

按:吴冠中的艺术风格就是形式美,土洋形式美的结合“折中派”,成就大小也就那么回事情。“人格”对于我们中国人而言,是多么奢侈的东西呀?不止吴冠中没有多么人格,你我以及多少人都没有真正活得人的尊严。这个不屑争论的事情。至于“以革命的名义”,你无需如此暧昧和转弯,想说明问题最好的方法就是直截了当。

 

6、  继续用政治主张替代艺术主张实质就是在为未来的新型的专制铺路。

按:你理解“政治”概念的基本含义吗?统治者的专制权力与每个公民权利均属于“政治”范畴。你小果之味要不要人基本的权利与自由,均属于是“政治”。艺术的自由创作与表达就是一种个体权利的政治诉求。你把专制权力驾驭艺术家看作唯一“政治”是荒唐而狭隘的,令人怀疑你的语文水平和政治常识。

 

7、  莫奈的贵族悠闲、梵高的痛苦挣扎、塞尚的艺术革命。。。。。。都与批判意识无关。

按:据我所知:你搞绘画的,有一张你照片是你在郊外写生,身后有漂亮的轿车(但愿我没有记错)。很遗憾,你只知道印象派绘画样式风格,而不知道印象派绘画对西方社会思想的影响作用,正是这种只顾形式不顾内容使导致你迷信吴冠中,这也摆了。但我要告诉你的是,印象派艺术对西方理性机械主义的颠覆性批判是猛烈的火药,因为欧洲自文艺复兴以来,理性主义绘画与国家制度理性走向了极端的新教条。即理性的权威与霸道从根本违背了人性的情感本能与文艺的多样丰富性,之所以梵高要发疯、割耳朵,他的绘画在他的时代完全违反了教条的理性图式,他的画面完全是一种非理性而自我情感的燃烧火焰,那种自然人性和艺术精神的光芒,其颠覆性何止一般的批评呀?到了你这里居然是“都与批评意识无关”。不知道你美术史怎样学的?实在太遗憾了!鉴赏艺术作品,只限于画面而无视其相应的语境场景,必然造成艺术价值与历史时空的错位。正如那么模仿古画和拍照写生的所谓画家,他们总是把技术与艺术混为一谈,并坚信他们的技艺是最伟大的“艺术”。

 

8、  但不幸都是大师。如果您说他们都是资产阶级的玩意儿,那么恭喜您:您已经光荣当选为文革中的无产阶级革命派了。因为文痞姚文元就是如此起家的。

按:这里非常可怕的混乱。你的意思批评吴冠中等于否定莫奈、梵高、塞尚等大师,如你所说“但不幸都是大师”。这纯粹瞎拉扯!接着又“资产阶级”“无产阶级”“文痞姚文元”就更不着边际了。不管大师们幸不幸,庆幸的是你还有“狗屁艺术”批评论者牟建平跟你合唱一团,即便文痞姚文元不及你等毫毛,文革之风也不过上纲上线而已,还没到骂论不分的田地。

 

  评论这张
 
阅读(3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