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程美信艺术评论博客

当代艺术&理论批评

 
 
 

日志

 
 
关于我

我系皖南绩溪人,曾旅居欧洲,毕业于南开大学,独立批评家、自由撰稿人。

网易考拉推荐

后现代主义艺术已腐朽不堪  

2007-03-26 18:36:00|  分类: 艺术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后现代主义艺术已腐朽不堪
 
程美信



后现代主义艺术综合了整个20世纪社会思潮与文化形态,二战恐惧和冷战紧张造成社会的极度疲惫,促进了反崇高、反精英、反主流的历史新浪潮,它便是回避了革命激情,追求轻松与消费的私人化生活,这便是两次世界大战所引发一系列社会危机。后现代主义以一种极端的私人情趣为理想模型,特别后现代美术构造了一个开放性的语言系统和材料构成,足以人人都成艺术家地步。从表现主义到达达主义,立体绘画到波谱艺术的演变过程中,无疑提供了后现代主义思潮的经验基础。

后现代主义使得艺术丧失风格形式的主体性,概念是它唯一的存在形态。历史如同一个充满无限吸力的旋涡,可以吞灭一切人为的努力和争抗,后现代艺术同以往任何艺术一样,它仅仅将人们从一个角落拐向另一个角落,客体的对象与场景并未发生实际位移,唯有人这一主体的感受和幻觉在晃动过程;它无疑是生命与文明的存在形式。心脏与大脑、历史与文明的运动则是如此微妙神秘。这大概是艺术与宗教赋予人类生活的全部意义,当达达主义艺术转化为社会嬉皮士生活方式,那不过是一种夸父逐日式的历史步伐。

人类生活中最不可颠覆的是常在的文明秩序,它比生理的杀戮与阉割更加痛苦,艺术提供了一种梦境场景,甚至通过荒诞虚幻的诠释造成一种移情错觉。后现代主义艺术显然日益丧失了这种催眠作用。换言之,后现代艺术曾一度消解了驾御个体之上集体意识形态,当它成为主流艺术并深入生活之中,其突破性原动力便丧失了作用。历史始终在被诅咒中前进,巫师、艺术家无疑在制造颠覆性因子,致使人类命运离不开这种近乎神秘的意识刺激。这种自由的本能天赋兴许是任何力量不可杀绝的,如中国历代士大夫阶层,王权与道统几乎深入到人心骨髓,艺术成了展现与滋养人性的源泉,无论它有多么微弱,最终都可能成为胚殖历史不稳定的意识流。

在一个现代化的社会语境下,后现代主义是成了迷幻般的偶像,一种全新的宗教。不幸的是,它如似以往任何神圣偶像一样,最终都步入黄昏;人类永远离不开一种权威秩序与膜拜偶像,或者说生活离不开图谱性的梦境。人类的文化行为中一方面试图努力消解一切矛盾,一方面又不断制造矛盾,这便是文明与进步的本质。后现代艺术的原始目的是颠覆现代文明的权威秩序;通过机械的、复制的、随意的和简易的开放多元手段,酿造一种类似毒品所带来轻松愉悦的生活气氛。资本主义文明社会是以健全的国家制度和公共秩序为基础,它对私人而言,无疑是一座监控森严的无形监狱。达达主义、超现实主义和嬉皮士艺术是一种集体神经质的症候反应,时间与死亡是不可抗拒,艺术如同宗教一样,它消解了人们在战车上那种恐惧的不适感,同时又激发了渴望的胜利目标和冲杀的勇气。嬉皮士文化是没有主流的、没有规范的、没有严肃的,与现代文明所寻求的社会理性秩序是背道而驰的,这就是它魅力所在。

嬉皮士天才们创造了后现代神话语境,消解了一切神圣权威和崇高理想,正如那些幸存的摇滚乐手,他们活着比吸毒死去更加可怕,他们存在一刻就意味着信念接近死亡一刻。情感商品化当代资本主义最伟大的发明,它无疑是后现代天才们提供了全新的商业灵感,并揭示了大众膜拜权威与偶像的不可抑制的惰性。换言之,后资本主义文明如同一座灵魂加工场,起码它不是直接通常商品来实现商业利益,而是在兜售情感来促销商品。如那些美容与名车的广告,它都在兜售一个神话般的迷人故事,一个被整形后的女人,恢复了青春美丽,得到了男人的爱情,受到上司的器重和周围人的仰慕,衰老与沮丧烟消云散;一个驾着豪华名贵轿车的男人,画面少不了高尔球与美女,它凝聚了父系时代以来所有男人的梦境,英雄、权威、尊严建立在睾丸之上。之所以,正派的政客、严谨的学者和平庸的大众是无法领略后现代艺术的精髓所在,恰恰商界巨人们受到启迪性作用。达沃斯经济论坛就是一个后现代主义的杰出作品,非政府的、非盈利的、没有具体阶级与规则的、开放多元的、领袖前卫的,出席者有各国政要、商人、名流、学者、自由团体领袖(如环保、女权和人权等边缘组织代表)。

时间证明,后现代艺术并没有实际颠覆了权威与秩序,只是了砸烂一切偶像,将剩下的碎片随意组合在一切,它便是后现代艺术的摩登大楼,一座没有神性的高大教堂,那里只有交易与金钱,一切实在而又神秘无比。此外,后现代主义反叛革命中,那就是物的神性和德性彻底被颠覆,在一定程度上激发了大众消费欲望,他们渴望不过是帝王般奢侈生活,这个古老梦境是他们以往不曾有过的,又不用掉脑袋和不带政治色彩,一种生活热情来源于饥渴感的物欲梦幻。众所周知,古今中外的封建时代,民宅的色彩、高度和装修图案都被法律所限制,或者说,一切物是具有神性德性意味的,所谓“以德配天”。现代资本主义文明吸收当代艺术的手段,传媒广告形同一台超级洗脑机器,并不断刺激大众视觉感官的饥渴感,使得人们心甘情愿和自由自主的服从,没有丝毫的强迫感,即人通过物的交易、购买力、财富数字来体现其存在价值。用大众冠冕堂皇的话说,叫做“自我价值实现”。如果要问21世纪人类最大不幸是什么的话,那无疑是眼谗,感官错乱是当代人生的普遍疾病。这一病源无疑是后现代艺术的伟大功劳。任何人一旦拥有财富便成为被仰望膜拜之神,大亨们不再限于捞财之本领,更有大撒其财的英雄气度,在数字之间转换来去,它传递一种的社会号召力和控制力。这一切对于前资本主义时代是难以想象的。

人类大抵历经了神话时代、宗教时代、道德时代、理性时代、民权时代、消费时代。每当历史性胜利和进步,无不是冲出狗洞而陷入猪圈的演变过程。后现代艺术的伟大成就,无疑激发大众集体叛变,使得政治、道德、宗教等一切传统权威让位物化的消费主义价值观。物性主体地位已完全超越了神性、理性与感性。随之而来的是:都市矛盾,人际危机,生态恶化、能源枯竭,以致审美经验达到无法容忍自己的腋毛的可怕地步。

今后艺术所要针对目标无疑是整个后资本主义文明,与以往不同的是,这个急需改造对象已越来越模糊性,它不再具有明确的阶级与国族的界限。其次,艺术是唯一能够扭转这一文化疾病的膏药,天才们总是旧秩序的克星。换言之,后现代主义艺术已彻底被驯化为当代资本主义的商业机器,丧失改造历史的文化锋芒。因此,当代艺术不仅要告别后现代主义时代,更需要一种突破性的创造力,它是今后人类发展不可避免的一场文化思想的大激战,文艺从中起到先锋角号的前奏作用。

  评论这张
 
阅读(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