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程美信艺术评论博客

当代艺术&理论批评

 
 
 

日志

 
 
关于我

我系皖南绩溪人,曾旅居欧洲,毕业于南开大学,独立批评家、自由撰稿人。

网易考拉推荐

如何当大师  

2007-06-16 23:07: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如何当大师
 
程美信
 
   时下,文人学术界兴起一股“大师”风骚,互相吹捧为大师已是一种时尚,再显中国文人之圆滑风趣之能事,艺术大师、学术大师、美术大师、表演大师、哲学大师、策划大师、国学大师、文学大师、曲艺大师、书法大师不绝于耳,更不乏大师自居之人。
 
很显然,中国文化界的“大师”之好具有特色。如果按照西方的标准是在指某一领域取代伟大成就的著名人士,即在画家、思想家、科学家之前加上一个great形容词表示敬仰和赞美,可在书面上极为罕见,更别说挂在口头上过嘴瘾,它至少必须经得起岁月考验,比加索和爱因斯坦,堪称当代“大师”该当之无愧,由于时间的关系,很少有人滥用great一汇,除了伟大的历史帝王之外,剩下只有那些古代先哲和文艺复兴的巨匠。这里,中国文化界通用“大师”决不是西方muster,师傅或技师的荣誉职称,而是伟大得近乎“万岁”的地步,即great级别的大师。一位女硕士毕业论文的中文标题是《论艺术大师陈逸飞先生绘画的东方审美神韵》,好在其英文标题用了muster,不然将吓倒一大片洋鬼子。
 
中国古代显然没有“大师”一说,它不过是现代时髦而已。因为自古只有圣贤,万世师表和千古文章,一般能工巧匠和文弱书生无此殊荣。历史总是进步的,“五四”新文化运动时期,大师出尽,他们以古代圣贤的师范道德、西方巨人的进步思想,能德兼备,开时代之先风,激进的陈独秀或鲁迅,温和的蔡元培或胡适,保守的王国维或梁漱溟;这一代人都在人格与道德上不失大师风范,时代之先驱,其胸怀志气更为博大深远,从而开创了一场自春秋以来再次百家争鸣的新文化运动。由于历史局限,他们取得的成就是配得上道德与人格之大师,在能为方面则是西方“拿来主义”或本土“继承主义”,有革古之新,而无原创之实。当时能够接受并宣扬世界先进科学、进步思想和民主观念已非常了不起。这笔“五四”先驱大师们的精神遗产,在当今中国社会已荡然无存,历史是如此不可思议而滑稽透顶。今日公认或自封的“大师”,既无能也无德,三点顶戴和稍有皮毛便大师椅上张牙舞爪,好比泰森和杰克逊之风华小丑,从而形成教授跟随明星走,专家听从领导做,文艺瞄准大众演,学术迎合商业转。
 
泱泱大师之国,不过吹牛拍马之淫匠而已,其思想与人格、德操与胸怀不及妓女之丝毫。因为她们卖身而不卖灵魂,更没有坑蒙拐骗之害人之事。再看我们今日台面上那些粉墨登场的大师们,有几人是有脊梁骨?在看他们冠冕堂皇起来,完全不是泰森和杰克迅可以比较的,可谓虚伪阴险之极。笔者大学时有位名书法家授课,他头衔前缀总被冠以“著名”二字,每每授课之余,当众拆开来自各地书法爱好者们仰慕与求字的书信,他既不答复也不退回,将一堆破裂书信留在教室里让学生们随便拜读,意思是你们看看我多么闻名遐尔,崇拜者五湖四海。说真的,我不仅为那些书法爱好者感到难过,他们其中有年少和老人,更为周围的年轻学子感到担心,他们将来必定潜移默化的仿效老师。如此著名书法家和大学教师,斯文的言吐、古典的装扮和风雅的墨笔,完全不足掩盖其丑陋的生活行为,可谓恶心之极。
 
过去中国名牌大学有一种“亦师亦友”特殊校园氛围,这便是“民主”与“科学”的五四精神。这股遗风在七十年代末和八十年末一在老牌大学中“死灰复燃”,原因深受五四精神影响的老一辈学者还尚存于高校,随着他们的逝去隐退,中国高校立即恢复的官学氛围。当下大学教授身上集造反派、官僚、商人于一身,使得大学园和学术界变得乌烟瘴气,教授也罢,大师也罢,个个张牙舞爪,要学问没学问,要品德没品德,唯有吹牛拍马人人是大师高手。看看人文社会学科的申报项目便一清二楚,领导今天说要 “弘扬传统”,国学课题、国研所和国学院应运而生,领导明说提出“三个代表”,研修班、专题画展、报告会和专研组便铺天盖地。
 
比加索和爱因斯坦虽有私人作风小节问题,特别比加索有“色好老头”之诨号,不如说他对热爱女人和被女人爱,但他们在日常生活中则平易近人和富有正义感;他对于来自第三世界的艺术家始终持着热情与关怀态度,并不在乎他们知名度和艺术立场,达到来者不拒的地步;不仅接济被政治迫害的“良心犯”和潦倒艺术家,还援助第三世界解放组织,一度使他成为西方右势力的眼中钉。爱因斯坦身为一名划时代的伟大科学家,他在普林斯顿过着普通人的生活,一个随和可亲的老头,乐于接待年轻学者向请教问题,并活跃于民间爱乐团体,参加演出和写乐评,以致多年的票友都不知他是爱因斯坦。本人曾见过几位诺贝尔得主,他们没谁象杨振宁在中国那样摆这一幅首长架势,所到之处更是前呼后拥,也不曾见过西方大师象个暴发户和中国首长的。
 
要想成为一位名副其实的大师,不仅要有创新的开拓精神与突破成果,起码还有博大胸怀和独立人格。否则无论怎样炒作和招摇,沽名钓誉也不过图一时之快,既赢不得人们内心的信服,更经不起时间考验。总之,当代中国,无论被封大师还是自称大师,全然是过嘴瘾之淫。
   
  评论这张
 
阅读(2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