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程美信艺术评论博客

当代艺术&理论批评

 
 
 

日志

 
 
关于我

我系皖南绩溪人,曾旅居欧洲,毕业于南开大学,独立批评家、自由撰稿人。

网易考拉推荐

贾方舟是《格子》背后主谋吗?  

2008-01-10 02:15:00|  分类: 艺术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贾方舟是《格子》背后主谋吗?

 

程美信

 



    在佟玉洁《〈格子〉:为新父权文化埋单》一文中,我清晰地读到据说,赵跃的毁容事件事先征求批评家的意见的。接着,佟女士放开大骂,似乎批评家成了支持暴力与血腥的新父权主义"话语,令我难以安耐,因为只有我和贾方舟为此专门写过文章,在佟女士通篇骂山门的文章里,将我与贾方舟的文章掺合起来骂,断章取义不加任何注明,读起来好象是男性批评家一手策划了这起毁容的行为艺术。事实上,我从始至终不赞成一个人去伤害自己,只是怀着为什么疑问去分析赵跃的作品内容,没有人有权去指责他人自杀自残等行为,只能是劝阻、安慰、怜悯、关爱、开导等应急措施,从因果中去寻找解释答案。之所以,我对那些旁观赵跃做出毁容行为的目击者,给予法理与道德上的评判,因为在一些国家这是违法的犯罪行为。假如佟玉洁的据说是确实的,那么批评家有不可推卸的道德责任。佟玉洁斥骂大概基于一点,使她斥骂范围不断肆意扩大。《格子》不过引发我对女性社会生态的关注与呐喊,赵跃《格子》看作是中国女性生存状况的局部个体反应,因为她用格子命名自己的行为作品,显然是有深刻思想意味的创作行为。

 

   佟玉洁将我和跟贾方舟的文章混骂一通,无形中指责我们事先支持赵跃的毁容行为。可是,我此前根本不认识赵跃,当我第一眼见到网上《格子》图片还以为是电脑加工的恶作剧。那么,除我之外,只有贾方舟是佟玉洁骂文中的新父权主义批评家,难道赵跃采取行动前征求过他的意见吗?这很可疑而又令人难以置信。其次,佟玉洁的据说是从那里来的,如果我没有弄错的话,显然从《无风不起浪:评贾方舟的“尖叫”一文》中而来,作者是朱晓果(网名:小果之味)。朱的文中有两段文字,明白无误的指出:今天看到贾先生的另类的尖叫痛苦的快感一文,看到有人终于从幕后的灰暗中走出,我想自己的判断被证实了!在《血脸》中我有一段补充:在我的感觉里,一种堕落的、有罪的力量在迅猛地异化着我们感官所能接触的一切,艺术家和整个行业更难幸免。它们太强大了,以一种风骚的样式引领一切!无数无以依托的灵魂被其迷惑吸引,我不知道长风过后的废墟景象如何……我清楚自己在指向什么。那么贾导的台前独白呢喃些什么呢?所幸贾导的语言没有作文的故弄与炫字,我亦有幸的全都听明白了。……,谁的尖叫引来谁的快感?!就此一问,将使某些人在没有饰物的思想平台上无地自容!再罗嗦一下。我现在讨论的不再是《格子》,而是背后主谋的人和事。既然有人从幕后出来亮相,那就看看他们脸上和手上有没有血?一个嗜血(而且是年轻女孩子的血)的批评家不值得观赏吗?恕我不敬了!无论有何回复,我不会再谈此事了。我是安乐型的褪化之人,至多端杯茶再看看而已。

 

    很显然,朱晓果是从贾方中文章里做了种种猜测,加之贾方舟没有就此作出任何回应,这便成了佟玉洁的开骂口实。如照朱晓果所说看到有人终于从幕后的灰暗中走出属实;那么,贾方舟逃脱不了道德上的责任,不论他是批评家还是什么人,必将遭到人们的唾弃,并使中国艺术批评界背上黑锅,在许多文明国家极可能构成犯罪,包括那些现场目击者。问题是,朱晓果的断言毕竟是推测,如果纯属猜测则一种不负责任的行为,他的捏造构成一定的误导性,那就是佟玉洁据说与开骂的诬蔑,她的骂文不惜对我的《她向全世界男人说“不”》断章取义,并严重误读了我的文章。我不过是分析赵跃的创作行为动机与《格子》内容意义,其目的无非试图唤醒人们对女性命运与生存状态的关注,正如对一名自杀者的自绝行为进行因果分析,文中必然地涉及自杀行为艺术问题。并没有赞美血腥,在赵跃做《格子》行为前和行为后,两者在道德与法理上是完全不同的。可以说,赵跃的《格子》值得人们关注与深思的行为作品,她的先下地狱激烈表现手段,是中国女权主义艺术及行为艺术史所无法忽视,但这不影响在得知赵跃采取毁容之前,任何知情者不劝阻所必须承担道德责任。

 

    关于朱晓果的猜测和佟玉洁的据说,贾方舟的沉默变成了一种证实了。为此,贾方舟最好有两种选择,假如他事先得知赵跃进行毁容创作《格子》而没有阻止,甚至支持她那么干,那他必须公开自我检讨,承认自己的不道德、不人道的行为,向艺术家和社会谢罪;其次,如果他事先得知而劝阻无效,或者他压根儿不清楚这么一回事儿,仅仅是事后写了那篇关注女性的呐喊性文章,那他可以撰文回应澄清真相,并要求朱晓果道歉,还“批评一个清白,还可以采取法律手段追究朱晓果的法律责任。除此之外,只有赵跃可以出来对质,公开事实真相,使贾方舟在此事上的道德是非得到公证。总之,不能使无关者、无辜者背负的不道德的罪名。更不能让事后撰文阐释《格子》作者成为毁容事件的幕后策划者,拿他人的生命健康的从事艺术创作,显然是严重的犯罪行为。一旦赵跃做《格子》行为作品是纯属独立的个人意志,与任何人无直接因果关系;即使事先知情者和现场目击者,一种可能是劝阻无效,另一种袖手旁观的不作为者,充其量只能遭受道德谴责。

 

    我必须声明,我仅是对《格子》目的性、意义性进行阐述与论证,代表我个人的判断看法,并对中国当代女性的社会生态表达出呐喊声,通过《格子》纠正人们的性别歧视和观念偏见,并声援还女性一个健康而宽松的生态。同时,对于佟玉洁对我文章进行断章取义引用表示极大愤怒!在没有法律的保障下,我只能撰文进行以牙还牙的反驳。我绝不象贾方舟那样保持沉默,它只能说明不道德或者被诬蔑,某种程度上纵容了朱晓果的阴险和佟玉洁的无耻,因他们都是美即艺术绝对论者,他们从骨子里排斥一切传统艺术之外的艺术,因为它们代表了他们狭隘观念及切身利益,他们憎恨所谓行为艺术或任何新艺术。他们所以冠冕堂皇地进行谩骂,对于赵跃所付出的切肤之痛与《格子》社会意义,没有一丝的怜悯性关怀,更多的是变态自虐”“疯子炒作”谩骂,正如佟玉洁恶劣的指出:《格子》明明是亵渎了人类文明史,却颠倒黑白的将暴力与血腥视为一种人文艺术。

 

    我真无法想象中国人中居然还有这么冷漠而恶毒的冷血动物,面对一个血面淋淋的女人,不先问一问为什么,却是一通龇牙咧嘴的斥骂。对于有人性与良知者而言,即使是名疯子、变态者做出毁容自残的举动,也不会大斥一通,更何况赵跃用格子命名自己的毁容行为,它无疑具有深刻思想意味和内在动因。《格子》她毕竟代表了一个女人灵与肉、爱与恨、血与泪所交集的作品。

我仍然要说,在一个冷漠国度里,以致活着本身便是一种耻辱,一切艺术、道德、文明都毫无意义。如果贾方舟是名艺术评论家,无论此事真相如何,他应该再次站起来,绝对不能让失语和懦弱使朱晓果和佟玉洁更加嚣张,不仅为了赵跃和《格子》呐喊,更必要捍卫批评家声誉。至少,我不相信贾方舟会象朱晓果所说那样,是位幕后的灰暗中的主谋。


 

另及:雅昌专题:相关《格子》争论的全部文档

      佟玉洁《〈格子〉:为新父权文化埋单》

   

  编者按:2007年6月7日,艺术家乙妍在博客中发表了三篇名为“流血的面孔---刻画区别与对立(赵跃的行为艺术)”的系列主题。其内容为宋庄女性艺术家赵跃参加在“六月联合”行为艺术活动时所做出的“割脸”作品《格子》的现场图片。乙妍的博客文章一经发布,便在雅昌艺术网博客频道引来了广大网友、艺术家的关注,由湖北画家朱晓果先生的博文《血脸》开始,网友的讨论悄悄的展开了。

  艺术家赵跃一夜之间成为网络艺术圈所关注的热点人物,其主要原因为这一举动是以“艺术作品”的形式发表。网友的争论点也随即集中在“艺术是否需要以这种极端的形式表现”、“艺术家在忍受肉体的痛苦下还要承受舆论的质疑,作品的意义如何”、“艺术家这样做是否愧对父母所给于的血肉之躯”……

  近日,随着旅法艺术家高爽、美术批评家程美信的撰文讨论,“赵跃话题”已不再是单纯的“行为艺术的表现形式”的讨论,进而升华到了“社会舆论对女性艺术家的人文关怀”另一层次中。

  其实,赵跃过去的“行为艺术”作品也曾以“自残”的方式表达过,而在艺术圈内,以这样的方式诠释内心艺术取向的艺术家并非赵跃一人。但是赵跃的《格子》(该行为艺术名称)为什么能一石激起千层浪?是因为她在自己风华正茂的“脸”上所动的手脚?还是因为她的身份是“女性”?

  以下为网友讨论内容:

  【2007-06-07】乙妍:流血的面孔刻画区别与对立(赵跃的行为艺术)1

  【2007-06-07】乙妍:流血的面孔刻画区别与对立(赵跃的行为艺术)2

  【2007-06-07】乙妍:流血的面孔刻画区别与对立(赵跃的行为艺术)3

  【2007-06-08】小果之味:血脸

  【2007-06-10】小果之味:她在黑暗中

  【2007-06-12】赵跃:“格子”——行为艺术现场记录

  【2007-06-13】九月流年:刀不见血语不休——看赵跃行为艺术(格子)后的惯性联想

  【2007-06-13】和谐宋庄:赵跃以前的行为作品图片

  【2007-06-14】秉诚:人血流溅的行为“艺术”让我想了些什么?

  【2007-06-15】乙妍:艺术通往天堂还是地狱——给流血的赵跃

  【2007-06-15】老滕戈:自残式艺术的社会成因与地位

  【2007-06-17】高爽:中国当代艺术为什么艺术?

  【2007-06-18】高爽:赵跃的“格子”与中国女性艺术

  【2007-06-21】程美信:她向全世界男人说“不”——论赵跃及其《格子》毁容行为艺术

  【2007-06-22】九月流年:转载程美信评论文章(见文章后网友讨论部分)

  【2007-06-23】高爽:与程美信再商榷,赵跃不下地狱谁下地狱?

  【2007-06-23】程美信:解评牟建平的“狗屁艺术”观

  【2007-06-23】牟建平:不要把“行为”都美其名为“艺术”

  【2007-06-24】程美信:回高爽女士关于“女性艺术”以及中国需要怎样的女性艺术

  【2007-06-25】高爽:再回程美信先生

  【2007-06-27】赵跃:一如既往

  【2007-06-30】贾方舟:从肖鲁“开枪”到赵跃“开刀”

  【2007-06-30】李文子:不扯严肃的蛋

  【2007-07-01】小果之味:无风不起浪---评贾方舟的“尖叫”一文

  【2007-07-03】王薇:也说格子

  【2007-07-05】赵蓓欣:自虐乎?艺术乎?

  【2007-07-05】吴味:在“意义”的“歧途”:评赵跃的行为艺术《格子》

  【2007-07-19】程美信:致赵跃——请用坚强去慰抚你脸上的伤痕

  评论这张
 
阅读(5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