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程美信艺术评论博客

当代艺术&理论批评

 
 
 

日志

 
 
关于我

我系皖南绩溪人,曾旅居欧洲,毕业于南开大学,独立批评家、自由撰稿人。

网易考拉推荐

“意象油画”与其理论呓语  

2008-01-10 02:36:00|  分类: 艺术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意象油画”与其理论呓语

 

程美信

 

 “意象油画”与其理论呓语 - 程美信 - 程美信艺术评论博客

凡是对他人作品进行抄袭拷贝都是毫无创造力的行为,不论是古人还是洋人的。所谓“意象油画”不过是一种“油彩中国画”,或者是“油彩文人画”。我之所以它为“死脑艺术”,那是画这些东西无须费脑子,照着古代文人画图式进行涂抹一番便大功告成,然后冠以“民族精神”和“天人合一”便可堂而皇之、四处叫卖。如似《皇帝的新装》中那些江湖骗子,只要将“意象油画”与民族精神、文化认同、民族身份、祖国祖宗串在一起,就可混迹名利场。

 

打“民族牌”和“祖宗牌”成为中国江湖骗子和伪文化人的惯用伎俩,譬如中医界和国画界盛行这路打法,面对任何质疑性批评均以“数典忘祖”或“民族败类”搪塞之,有点打遍天下无敌手的味道。类似“意象油画”低级骗术的出现,它不仅反映中国社会创造力的枯竭,同时说明了一个社会政治、文化和经济的复杂乱象,显示保守观念和狭隘思想仍占上风。

 

更不乏痴人说梦的理论家,竟然拿这些千篇一律的死脑绘画和劣质赝品进行所谓“国际对话”,展现中华民族的文化身份、思想精神和审美理念。试想,在一个全球化竞争激烈的文化语境下,中国人拿几笔千篇一律的意象画和陈词滥调的“天人合一”,便可以挑战全世界文化艺术和哲学思想。假当如此,人类历史在两千年前就无须继续发展了。人类社会的物质文明与精神文明都是不断发展的过程,审美艺术也同样如此,它的一成不变说明整个社会创造力的枯竭。

 

譬如中国画,它因过度强调所谓“民族特色”,结果变成一种“因风格而风格”特色工艺品,缺乏一门画种所具备开放而多样的艺术生命力。齐白石老人说“学我者生、似我者亡”的大白话,意思学习他那种创新精神者则有艺术生命力,一味儿模仿他人绘画则是死路一条。对古人绘画风格进行照抄何尝不是“死”字。中国画因为观念狭隘和理论贫乏,导致中国画变成一种仿古图式和笔墨技法的风格绘画,千篇一律都是“笔墨趣味”,丧失了一个画种所固有丰富表现力,所谓中国画内在精神不无单一的重复“老庄主义”和“天人合一”,好像它成为一种教条的审美迷信。

 

我不反对临摹古人的绘画,也尊重别人玩弄笔墨和附庸风雅,但我绝不同意把临摹当作一种创作,更不能接受把一种特定绘画材料的效果表象当作一种民族精神特征,甚至把古典风格作为中国画的绝对的权威标准。可以说,这不仅是对艺术赤裸裸地强暴,更是对民族文化创造力的扼杀。


 

 

程美信

 

 

凡是对他人作品进行抄袭拷贝都是毫无创造力的行为,不论是古人还是洋人的。所谓“意象油画”不过是一种“油彩中国画”,或者是“油彩文人画”。我之所以它为“死脑艺术”,那是画这些东西无须费脑子,照着古代文人画图式进行涂抹一番便大功告成,然后冠以“民族精神”和“天人合一”便可堂而皇之、四处叫卖。如似《皇帝的新装》中那些江湖骗子,只要将“意象油画”与民族精神、文化认同、民族身份、祖国祖宗串在一起,就可混迹名利场。

 

打“民族牌”和“祖宗牌”成为中国江湖骗子和伪文化人的惯用伎俩,譬如中医界和国画界盛行这路打法,面对任何质疑性批评均以“数典忘祖”或“民族败类”搪塞之,有点打遍天下无敌手的味道。类似“意象油画”低级骗术的出现,它不仅反映中国社会创造力的枯竭,同时说明了一个社会政治、文化和经济的复杂乱象,显示保守观念和狭隘思想仍占上风。

 

更不乏痴人说梦的理论家,竟然拿这些千篇一律的死脑绘画和劣质赝品进行所谓“国际对话”,展现中华民族的文化身份、思想精神和审美理念。试想,在一个全球化竞争激烈的文化语境下,中国人拿几笔千篇一律的意象画和陈词滥调的“天人合一”,便可以挑战全世界文化艺术和哲学思想。假当如此,人类历史在两千年前就无须继续发展了。人类社会的物质文明与精神文明都是不断发展的过程,审美艺术也同样如此,它的一成不变说明整个社会创造力的枯竭。

 

譬如中国画,它因过度强调所谓“民族特色”,结果变成一种“因风格而风格”特色工艺品,缺乏一门画种所具备开放而多样的艺术生命力。齐白石老人说“学我者生、似我者亡”的大白话,意思学习他那种创新精神者则有艺术生命力,一味儿模仿他人绘画则是死路一条。对古人绘画风格进行照抄何尝不是“死”字。中国画因为观念狭隘和理论贫乏,导致中国画变成一种仿古图式和笔墨技法的风格绘画,千篇一律都是“笔墨趣味”,丧失了一个画种所固有丰富表现力,所谓中国画内在精神不无单一的重复“老庄主义”和“天人合一”,好像它成为一种教条的审美迷信。

 

我不反对临摹古人的绘画,也尊重别人玩弄笔墨和附庸风雅,但我绝不同意把临摹当作一种创作,更不能接受把一种特定绘画材料的效果表象当作一种民族精神特征,甚至把古典风格作为中国画的绝对的权威标准。可以说,这不仅是对艺术赤裸裸地强暴,更是对民族文化创造力的扼杀。


  评论这张
 
阅读(2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