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程美信艺术评论博客

当代艺术&理论批评

 
 
 

日志

 
 
关于我

我系皖南绩溪人,曾旅居欧洲,毕业于南开大学,独立批评家、自由撰稿人。

网易考拉推荐

年轻人为何不愤怒  

2008-12-14 12:36:00|  分类: 艺术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年轻人为何不愤怒
      ――有理不在人多或人少 

程美信

 

  《美术焦点》在上半年刊载了“请鲁虹回应”的专栏,大部分文章是转自网上对鲁虹的一些文章和观点的批评,其中不乏难听字眼和不规范的地方。为此,鲁虹在网上偶尔予以豆腐块文字回应,并指责批评者缺乏准确针对性、学术水平和专业资格。这显然是一种中国式的傲慢,尤为他那篇《从“批林批孔运动”说开去》文字,把所有人大而概之的比作文革“红卫兵”,结果招来更多的批评或谩骂。《美术焦点》随后刊出《请鲁虹回应:面对四面八方的批评》系列文章。
  我始终都认为:《美术焦点》批评鲁虹的文章都不成问题,尽管有不合学术规范之处,整体上是“观点之争”,唯独那张丑态照片不适合刊登在学术专栏之中。主编王南溟对此不以为然,更无歉意,这同是“中国式傲慢”。鲁虹抛出《回答骂骂咧咧的王南溟——兼谈反对“讼棍批评”》的激烈反应,有“做你初一,我做十五”的味道,这篇文章的恶劣影响已远远超过了那张照片。随后《美术焦点》因人举办被没收,不论举报人是谁,它给批评界带来了深远的负面影响。作为一名知识分子或批评家,有义务捍卫言论自由环境,否则不配称之为学者。
  今年“评论家年会”把此事再次提起,有点“余兴未尽”的味道。鲁虹以“学术规范”为由,说:“最近发生了一些情况,中央美院老师都说像这样的情况绝对不会出现在央美,这是中央美院的老师讲的,我觉得这里面有一个学术的问题,也有一个道德的问题,当然我前面谈学术问题。道德问题,有些人如果纯粹借批评整人出名,我觉得涉及到伦理道德上的问题了。我觉得我们应该对这种情况进行抵制。”很显然,这里的“最近发生了一些情况”是指《美术焦点》批评他的系列文章(鲁虹后改称“有人说像这样的情况绝对不会出现在央美与国美”。在此,我就相信有央美老师对鲁虹这么说,问题是那些批评鲁虹的文章没有问题,基本是观点之争,即使有不当语言也没有上升到“语言暴力”的程度。相比之下,鲁虹的《回答骂骂咧咧的王南溟——兼谈反对“讼棍批评”》则显得恶语十足。不论鲁虹与王南溟从前有什么样过节,或王南溟如何的“不得人心”,他所开设《请鲁虹回应》的专栏是完全适当的(照片问题是例外)。常言道:“有理不在人多”,一个人来批评鲁虹的学术观点和一百个人来批评都是一样的。最重要的是,那些批评鲁虹的人不像鲁虹所说的“川美”人士。段君在“批评家年会”上也澄清了这一点。凡事置于一个公共平台上,那必须经得起批评,作为一名批评家的言论观点更为如此,不必去担心别人批评成了名。
  鲁虹以抬高央美和国美,达到贬低川美之举是不可取的。中国大学在制度与教学上的确普遍有问题,美院自然不能独善其身。川美在许多方面绝不在央美、国美之下,尤其川美毕业的年轻人,更是朝气蓬勃,成为中国美术界最不可忽视的新鲜血液。另外,鲁虹大谈“学术规范”之伦理道德,就《回答骂骂咧咧的王南溟——兼谈反对“讼棍批评”》一文而言,它是美术批评界难得一见的 “绝骂”,比起《美术焦点》那张照片来,恐怕有过之而无不及。鲁虹在批评家年会上又说:“另外,扩大招生以来,研究生里面有很多没有美术背景的学生,很多人是学中文、英文的转过来学美术,缺乏对美术作品的感受能力和阅读能力,在这方面他们应该有所加强,不能够简单地看一下其他学科的书就把其他学科的书拿来对当代美术进行评判,然后得出一个荒唐的结论对整个当代艺术是批判的,得出新闻就是美术的荒唐结论”。
  不错,中国高校在师资、设施、需求的不足之情况下,肆无忌惮的扩大招生招和贩卖文凭是个严重错误。这个问题不限于美院,更不限于川美。不管美院有没有培养出合格的理论人才,即使业余人士对鲁虹发表不同意见和批评,也是极为正常的。作为学者,起码能够包容不同意见或外行之见,所谓“我不同意你的观点,但尊重你的发言权利”,不要面对诸多批评声便说人家“没有资格”、“业余”、“红卫兵”等等。值得对话就对话,观点不同可各持己见。这一点,孙振华最为过火,居然以《人鼠之间》一文,进行指桑骂槐,把“美术史论”毕业生的增长视为 “鼠满为患,相互为食,撕咬吞噬”。事实上,美术史理人口虽在扩招后多了起来,可真做美术批评的年轻人却寥寥无几,美术批评人才的青黄不接,很大程度上跟老江湖们的专制独断不脱干系,他们稍微发出点声音便成了“老鼠”、“红卫兵”、“人身攻击”、“学术暴力”、“没有头脑”、“没有感受能力和阅读能力”。
  陈默在“批评家年会”上指出:“关于批评与人身攻击、学术暴力。因为这个问题今天我注意到鲁虹先生、杨小彦先生、王小箭先生、陈孝信先生的发言里面都涉及到了,但是好象大家都在回避一些比较直接的东西,我在这里就要提一下疑问,就在今年的“五一二”大地震之前那一期的《美术焦点》杂志,那本杂志翻开以后我以为时光倒流回到了文革,整个一本杂志充满了大批判的味道,冲着一个批评家进行前所未有的攻击,如果还有一点老的那就是九十年代王仲编的《美术》杂志搞过,围攻过好几位学者。”
  我倒希望陈默具体指出《美术焦点》批评鲁虹的系列文章中,那些像“文革”,那些算是“大批评”。一位批评家的观点引起众人的批评,本是极为正常的现象,有谁规定学术批评必须是“一对一”。还是那局话:“有理不在人多或人少”。如今的时代,不是文革可比较的,何况网络赋予人们更多发表见解的机会,《请鲁虹回应》系列文章就是网络带来的产物,〈美术焦点〉仅是将它们集中在一起而已。其次,从法理上说,语言只有“诽谤”,绝对达不到所谓“攻击”之实质目的,在量刑上也是天壤之别。陈默的思维和语式才是名副其实的文革遗风,动不动指责别人“攻击伟大领袖XXX”,正如现在官方也习惯把一些社会批评声说成是“攻击政府”、“攻击国家领导人”。众所周知,“攻击”在法理上是指行为与肢体的实际接触,而非语言上的、精神层面的,它充其量也只能达到名誉上诽谤和人格的侮辱。此外,水天中与王仲的事件和鲁虹与《美术焦点》事件是完全不同的,除非陈默没有真看过那些文章,包括鲁虹的“恶语”文章在内。
  陈默又接着发挥想象的说:“我想说的是在这个问题上为什么年轻人会集体、无意识地产生共同的结论,支持或者反对当然肯定都是反对,这种反对是不是经过深思熟虑的。我还想提问的是这么整齐划一地有点像运动的活动,是年轻人自己做的吗?你们的头脑、思考在哪里?有没有背后的黑手?我们今天做批评,从上午到下午大家说了很多关于批评建构的问题,这个问题就发生在今天,而且我们还有受害者也在现场”。前面已说过,那些文章大都在网上发过的文章,陈默的“整齐划一”和“有点像运动”更是无稽之谈,他还怀疑年轻人是被“黑手”操纵。尽管《美术焦点》刊登鲁虹的丑态照片是不合学术规范,但那些多文章作者是无须为此承担责任,更不存在诽谤或所谓的“攻击”。相反,不仅王南溟却遭受了“离婚”、“孩子”、“奶粉”、“幼儿园”、“心理”、“相貌”、“猥亵”等隐私和恶语之相加,以致《美术焦点》还被没收一期,所有文章的作者都成了“没有头脑”年轻人。

  为此,我不得不说:面对任何谩骂和诽谤,你可置于不理,也可动用法律赋予你的权利,但谩骂与诽谤永远都不构成“人身攻击”罪名,除非强权者“欲加之罪”;面对年轻人与业余者,你可以傲慢得不屑一顾,或慷慨赐教或据理力争,但你无法剥夺他人发表意见的权利,更没有必要将一切反对声视为“文革”、“造反派”、“红卫兵”之类。一个批评家害怕反对声,正如骑手害怕烈马一样遗憾。最后,希望美术界青年应该勇敢地站起来,挑战一切江湖权威,否则莫怪他们说你们没有“头脑”。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