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程美信艺术评论博客

当代艺术&理论批评

 
 
 

日志

 
 
关于我

我系皖南绩溪人,曾旅居欧洲,毕业于南开大学,独立批评家、自由撰稿人。

网易考拉推荐

评彭德先生的一些错误言论  

2008-12-14 12:49:00|  分类: 艺术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评彭德先生的一些错误言论

程美信
 

首先得声明:我支持对国故的整理研究,它至少使人更清楚“我们从那里来的”。《易》作为中国古代朴素知识体系,对它的研究有益于我们正确的、更多的了解中国古代社会生活以及思维、哲学、科学、艺术的发展进程。但是,一些学者借以自己掌握一点古代方术知识便心口雌雄,什么今人智商不如古人云云。历史总体是不断进步的,即使出现间歇性倒退也不影响大历史的前进步伐。中国美术界不乏“装神弄鬼”之人,如黄永砯总炫耀自己《周易》随身携带,如同犹太人携带《圣经》,这明显是一种误导,毕竟《易》已是一种已知的古典常识,它不可能有着有取之不尽的营养,否则历史在《易》诞生那一刻便彻底终结。 

类似“八卦”这种占卜术,不过是人类文明初曦时期的朴素经验,它在科学昌明的今天实在微不足道。彭德先生是美术理论界爱“装神弄鬼”之一,也是“今不如古”的持论者。身为教授,最大忌讳就是“误人子弟”,千万不能将私人嗜好或偏见置于学理之上。可是,中国人文学界存在一大批“单而不博”的学者,由于他们只限一点文史知识,知识结构的缺陷使他们走向极端排斥现代文明的岐途。或者说,他们学术思想来自偏见的铸造,加之受到民粹主义、民族情绪的社会氛围的影响,这些学者全然在历史情绪作用下搞学术研究,从根本上背离了学术探索的科学规范。彭德对古代“方术”研究有“借尸还魂”之嫌疑,他动辄认为“今人智商不如古人”或“西方人不如中国人”。这种意识形态下的文化研究,最大弊端在于误导性,促长了沙文主义和错误偏见的蔓衍。

关于“谶纬之学”,东汉时王充在其《论衡》一书已做了很好的批判性总结,可惜中国历代文人执迷不悟,加之民智未启,类似问卜、谶纬、方术便泛滥不堪,真可谓是“害人祸世”之极。如明朝开国军师的刘基,他以通晓天文地理而著称于世;1366年受命卜地拓建南京城,并任太史令,兼管国家典籍、天文历法、祭祀等。这确见刘基擅长谶纬之事,可他在《司马季主论卜》一文中却透露出对谶纬巫术的不屑态度,他不过是利用天象巫术达到“经世治国”之谋略手段而已,因为上至帝王、下至百姓都极为迷信。他在《司马季主论卜》中杜撰了一个典故:东陵侯因为一时疑惑找来司马季主问卜,季主便说:“君侯何卜也?……呜呼!天道何亲?惟德之亲。鬼神何灵?因人而灵。夫蓍,枯草也,龟,枯骨也,物也。人,灵于物者也,何不自听而听于物乎”。这大意是在劝东陵侯不必事事问卜,并说:天道不是谁都可以掌握的,人只要遵守行事的道德即可;鬼神本身没有什么灵验,它是靠人心才能应验。占卜用的蓍草,不过是几根枯草,龟甲是几块枯骨,全都是一般物体而已。人要比一般物体更有认知能力,只要相信自己才能正确把握行事态度。

刘基通过谶纬巫术达到“愚民之治”,江湖术士用此方法骗人牟利,两者均有异曲同工之妙。综观中国美术界一些人动辄《周易》不离身,不是天上来便是地下去,八卦、方术、命相、阴阳、风水似乎无所不通。实质上不是自己愚昧就是愚弄他人。作为一名古代知识的研究学者,决不会把《易》这种占卜之术和经验之谈,看作今人所达不到的知识顶峰。上古经验知识,正因为它们丧失了实际作用,逐渐被人们所忽视或淡忘,最终成为考古的史学领域。


以下是彭德先生与网友聊天中一些错误言论:

彭:天乙、代化等网友们好!代化所问的问题,没有官方解释。有五行家 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属土,所以五星是黄的,火(大红)生土,所以国旗底色是红的。南京在中原的东南,八卦的巽位,五行属木,北京在艮位,五行属圭,重庆在西南,坤位,五行属土。
按:中国目前的国旗用色是“革命”年代的产物,这个不用官方解释都是常识,大不必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属土,所以五星是黄的,火(大红)生土,所以国旗底色是红的”的加以附和,以“五行”诠释当前的国旗,如同用风水先生的罗盘测定卫星位置。再有,古代“中央”与“四方”的王权中心主义思想,它可作为一种经验性的地理,在现代意义上没有任何实质价值。

彭:中国当代艺术我不看好,当然这是基于很高的标准来说的。中国人的直觉优于西方人,眼珠是黑的,受色的范围最大,眼睛是的,视野宽阔,应当搞出比西方人更杰出的艺术,不能老是跟在西方的后面。玻因为如此,我宁愿研究远古和关注未来。中国的批评显然在进步,但进步的速度太慢,如同彭德打字.
按:彭德不看好中国当代艺术,这跟本人看法基本一致。但它绝对不存在彭德所说的那样,中国人的直觉优于西方人,因为西方人在他看来是非中国人或非东方人的概念,这分明是一种糊涂学的空泛概念。没有依据可以证明中国人的直觉优于西方人,同样没有依据证明西方人的直觉优于中国人,换言之,一个人和一个社会达到一定理性高度,都不会绝对依赖直觉经验。当然,理性需要直觉的感性材料这一经验基础。也就是说,在一些科学发达、教育普及和经历漫长现代文明的社会,人们不可能像原始时代猎人那样,凭嗅觉去判断猎物的距离与逗留时间。彭德还不可思议的说,中国人直觉优越性来自黄种人的眼珠是黑的,并且受色范围最大;眼睛的突凸便视野开阔。这是典型的无稽之谈,人体的结构和肤色是自然进化的产物,黄种人的眼珠与眼型是气候的结果,人种的眼球晶体是自然环境的光合作用,热带人的鼻孔大易于排热,眼睛外突是体温热变的必然结果。寒带人的鼻孔扁狭、耳朵小薄、眼睛内凹都有利于保持体温与血液循环。尽管黄种人与白种人存在形色差异,但没有依据证明中国人的视力优于白种人。当然,让寒带人到热带地区生活,或者让热带人到寒带地区生活,他们都会产生最初视觉不适现象。再次,艺术文化的发展,跟眼睛形色没有直接关系,当中国人在思考深奥的哲学问题,欧洲大陆人还没出现文字;当欧洲人发明了蒸汽机,中国人还停留在原始农业的犁把时代;因为中国像彭德这类“装神弄鬼”的学者太多了,老百姓就更为如此了。在现代文明的跟前,我们不如人是不奇怪的,不仅艺术家偏好装神弄鬼和痴迷方术,理论家还靠“五行”理论去套论“五色”。

彭:西方学术思想推崇零碎工程学,反对总体论,中国学术强调整体大于局部之和,主张触类旁通,举一反三,牵一发而动全身。两者通融最好。中国的老祖宗,吃的是没有污染的食品,吸入的是没有污染的空气。健康的思想寓于健康的体魄。我看古代杰出人物的书,他们的智商在我们之上,只是手段落后而已。
按:彭德的这种论调,代表了当前中国民粹主义及文化沙文主义的普遍偏见。殊不知,西方学术思想跟中国学术思想的起源都囿于形而上学,从经验判断到宏大论述。相比西方,彼此不是差异,而是落后,即西方的学术思想发展进入严密的实证逻辑体系,侧重于微观实践,不再停留在玄学的宏大状态。精微与广大不是矛盾对立的,而是相辅相成的,西方从古希腊到现当代的学术思想,尽管它从来达到极致的完美程度,但从宏大到精微都是中国学术思想所不可比较的,无论形而上或形而下两个层面来看都如此。其次,不仅中国老祖宗没有吃过化学污染的食品,西方人的老祖宗也同样没有吃过。我非常同意彭德所说:“健康的思想寓于健康的体魄”,但没有依据证明西方人的健康不如中国人。同时,从遗传与进化来说,没有依据证明古人整体智商在今人水平之上,一个人只迷恋古代书籍的人,其知识结构必定存在欠缺,即使一个考古学家和文史学家,不具备必要科学知识是不可思议的。彭德先生能够电脑上网讨论“方术”,表明他还是相当看好当代人的智商及自己的智商。

彭:文化竞争有两条法则,一是优势法则。西方对于中国在经济军事体制法制方面具有优势,。另一个法则是潜势法则。对抗中的暂时失败者,其文化并不因为失败而统统一无是处。它会在另外的时空影响人类。中国文化中有各种具有未来价值的因子。
按:文化涵盖领域极为广泛,经济的生产力文化、军事的科技文化、体制的政治文化,是任何一个现代社会的主体核心部分,学术思想的滞后必然导致以上领域的落后。近现代史上的中西文化较量,中国文化陷入“一损俱损”困境是难免的,因为专制主义和保守思想遏杀了中国人的天赋和创造力,无论从文化艺术和学术思想都无不例外,至今还没有摆脱这种恶性状态。伪学术、伪知识、伪思想,要比那些伪劣奶粉还为可怕,一代代人的大脑就这样被毒化了。不知到几时我们民族才摆脱谶纬巫术、阴阳八卦的危害。可以肯定的是,一切既有的知识经验,对未来发展矛盾都不是绝对有效的,历史前进必然伴随着源源不断的新矛盾,需要不断探索与反思、创造与纠正,才能保证历史不停地前进。

彭:所谓科学这个词,最早始于隋炀帝,即关于科举制度的学问,简称科学。西方的科学,也是一个中性词,传到中国后,特别到了今天,居然成了褒义词。这非常的危险。它把种种非科学、反科学的文化思考打成了文化的负面对象。这种科学观对中国、对人类,遗害将会极其深远.
:“科学”不是一个词那么简单,如果把“科举”之学当成现代科学,那才是可怕的望文生义。至于人们把“学科”当作一种褒义,那是它追求真理的探索精神。这一点,在西方也从来不例外,并非中国“54”新文化运动特有的精神旗帜。科学有负面作用,这是事物矛盾的普遍现象,所以需要不断探索发现,避免矛盾激化到不可收拾的边缘。研究古代“八卦”是一门了解过去历史的科学,但要将它用于现实、预测未来,其危害性便不言而喻。
  评论这张
 
阅读(3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