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程美信艺术评论博客

当代艺术&理论批评

 
 
 

日志

 
 
关于我

我系皖南绩溪人,曾旅居欧洲,毕业于南开大学,独立批评家、自由撰稿人。

网易考拉推荐

驳何力平:美不是历史本质  

2008-04-27 02:05:00|  分类: 艺术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驳何力平:美不是历史本质

 

说明:何力平先生在《当代时尚艺术:一条“流淌鲜血”的河》一文中,完全持一种狭隘的审美洁癖论,主张艺术去掉思想和政治,把艺术创作满足感官轻松愉悦的唯一目的,这种愚乐主义艺术观在中国的盛行,是造成中国艺术内在贫血的根源。对于这言论,我不止第一次提出批评,因为这个ABC问题不得解决,中国文艺思想是无法获得一种全新的解放进步,所以我要孜孜不倦地批驳愚民主义的艺术观。

 

 

黑为何文
红为我文 

何:《世界文明史》一书中,威尔·杜兰特和艾丽尔·杜兰特写道:“文明就像是一条筑有河岸的河流。河流中流淌的鲜血是人们相互残杀、偷窃、争斗的结果,这些通常就是历史学家们所记录的内容。而他们没有注意的是,在河岸上,人们建立家园,相亲相爱,养育子女,歌唱,谱写诗歌,甚至创作雕塑了《世界文明史》中的这段话,让我感触颇深。我惊奇地发现,中国当代艺术的一些状况与这段话中描绘的“河流中流淌的鲜血”是何等相似。在我们的所谓前卫艺术中,普遍流行的时尚题材大多是:色情、暴力、同性恋、环境恶化、恐怖、人兽混生的物种及流浓的伤残肢体。大多以一种艳俗的色彩、粗陋的形式和流行的拼图在一遍一遍地咀嚼国外前卫艺术的残羹剩饭。而且不厌其烦地重复。

按:尽管我也不认为中国当代艺术具有什么辉煌地方,也反感那些咀嚼着洋人、古人、他人的残羹剩饭。但我绝不同意何力平先生的艺术洁癖论,即艺术只能符合美观的形式与轻松的内容,不能涉及色情、暴力、同性恋、环境恶化、恐怖、人兽混生(这个概念模糊)。显然,这是非常狭义的艺术观念,代表了传统中国文人的伪清高,也是当前愚民思想中的普遍观念,并奉行愚乐与唯美的艺术观。其实,“暴力”在艺术表现中的意图和结果不尽相同,有赞美暴力和反对暴力的两种简单对立倾向,唯美艺术作为个体取向并无不妥,如果将它作为艺术绝对的金科玉律的则是非常错误。历史的本质不是由审美所构成的,艺术所追求真善美代表人类追求美好的愿望,这没有问题,有问题的是伪美的艺术洁癖观。何况,美在文明异化也可以起到修饰丑陋和遮蔽罪恶的反作用,可见美与暴力一样,它们在艺术表现中不是单一的功能目的。

 

何:不知道我们的“前卫”艺术是怎么了?我们的现实同样有着河岸上的“建立家园,相亲相爱,养育子女,唱歌,谱写诗歌,甚至创作雕塑”,怎么就视而不见呢!纵观艺术史,对真、善、美的描绘从来就是大多数人类文明高峰时期的主题。只有社会黑暗的时期,因为宗教黑暗及暴政的摧残、人类精神的极度压抑才会导致人们精神的萎靡、地狱鬼怪的兴盛和黑暗的笼罩。

按:很显然,何力平片面解读《世界文明史》作者的那段话,它旨在说明历史学家只看到历史血腥味,忽视它的另一面祥和生机,但何力平却犯了相反的错误,只强调美好的一面,忽视了血腥的一面。这个恐怕不是《世界文明史》作者所愿意看到的。人类文明高峰时期的艺术未必是真善美为主题,这肯定是伪艺术史的结论,伟大艺术或思想都往往诞生在伟大时代之前夜。

 

何:也许这是当代艺术和当下流行的人们的心理特征所致吧!在这个信息爆炸的时代,人们对变化万千、风云变幻的各种资讯已经麻木了。只有那些异常状态的事件才会吸引眼球。而当代艺术中流行的巨大的尺度、夺目的光鲜色彩以及怪异的形象都成为一种常用的手法。走向极端的危言耸听成为一种黔驴计穷的灵丹妙方。目的为了一个——快速挤进名利场。这些方法和手段在当今已成为一种套路。人们见多了也同样会麻木。

按:对!每个历史时期都相应的矛盾,当代世界的种种复杂性便产生种种复杂的艺术形态。依赖古典时代艺术单一的审美功能已不够了,这是历史发展的必然,而非完全取决艺术家和某个人。不错,当代有许多艺术是“黔驴计穷”的表现,事实上,古典时代也同样存在类似现象,不是所有艺术家都能创作出独一无二的伟大艺术,相反,大多数艺术家均承担了工匠角色,那就是为名利或生计,没有一个时代的艺术都是个个具有创造力。那些一再强调唯美的艺术家,同是在重复一种既定艺术经验,扮演了“真善美”原教旨的追随者。

 

何:当我们从过去的政治题材作品中走出来,回到普通人的生活我们舒了一口气,轻松了许多。而当下,我们好像是又进入了另一个假大空的观念诠释时代。艺术家们肩负了太多社会的责任、历史的使命、寓言式的说教。同样是沉重的包袱,又被压得喘不过气来。不知道为什么要将哲学和社会学的命题粗浅地移植到艺术家的模棱两可的解释中来。这样使我们的头脑更加苍白和模不着北。

按:过去的政治题材出于一种被动性,这不等于政治题材是艺术的禁区,艺术创作在题材上是应当包罗万象的,只要在创作自由的前提下,政治题材不存在违反艺术规律的现象。其次,艺术假使仅仅为轻松娱乐永远都不会高级的,更不会出现令世人仰望的伟大作品。这一点,何力平是典型的愚乐为美的艺术论者,所以他反对艺术出现严肃的政治题材和社会问题就不奇怪了,严肃的思想以及“使命”“责任”总是一种沉重包袱。众所周知,艺术史在没有自觉创作之前,属于工艺美术史范畴,自它容入了作者独立的思想情感,才使艺术成为人类文明发展中不可缺的精神动力。

 

何:我们生活在一个迅猛发展的物质极大丰富的时代,当拥有这一切之后,也感受到了压力和空虚。需要重返自然,反朴归真,归于平和。希望我们的艺术多一些阳光,多一些欢乐,也多一些个性和独创,少一些肤浅的无病呻吟,危言耸听和哲学教条!也许,这样大家都轻松些。

按:相比历史水平,本时代物质水平是极丰富的,历史总是相对进步的么。拥有了一切跟感受了压力与空虚没有直接关系,人类的欲望绝对不是实现物质世界可以满足的,这个矛盾问题将永远伴随人类,并非今日才有。至于“重返自然,反朴归真”则是一种典型的犬儒主义念头,我不信那个家伙能够重返自然,反朴归真,回到一种原始状态。假使艺术要多一些光明、一些快乐、一些个性,那则更需要思考,没有思想与情感的艺术,是没有生命光泽的,更不可能带来持久的快乐和和平。

何力平原文如下连接:http://blog.artron.net/indexold.php?action/viewspace/itemid/146795


  评论这张
 
阅读(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