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程美信艺术评论博客

当代艺术&理论批评

 
 
 

日志

 
 
关于我

我系皖南绩溪人,曾旅居欧洲,毕业于南开大学,独立批评家、自由撰稿人。

网易考拉推荐

决不能让艺术“泡沫”漫天飞舞  

2008-06-24 20:04: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决不能让艺术“泡沫”漫天飞舞

 

程美信

 

对中国当前艺术泡沫的质疑性关注,它对于局中业内人士是极为忌讳的,特别对局中炒家和明星画家而言,更为如此。吕澎先生在《让当代艺术“泡沫”漫天飞舞》一文中,将对“泡沫”现象的批评,视为是“仇富心理”,所谓“夹杂着内心阴暗的嫉妒、愤恨和绝望”,这是毫无意义的闲话。问题在于中国当前艺术品市场存不存在“泡沫”?当资本直接操盘,并从中“天价”做局,它构不构成对经济秩序与文化生态的构成危害作用。

 

吕澎以情感逻辑去拥护中国当代艺术“泡沫”,理由是上个世纪末张晓刚等人艰巨的艺术历程,他们遭到体制内势力的压制与排斥,并被国内市场所冷遇,现在当代艺术“泡沫”是对他们的一种补偿。这种情感化逻辑是荒唐不堪的,如同我们为那些建国功臣在管理国家犯了重大政治错误或腐败行为作辩护一样,结果导致权力肆无忌惮的堕落。众所周知的事实,张晓刚等人基于“89”前后的社会背景和历史语境,他们在艺术上取得了一些成就,这个是不争的历史事实,但不以足证明他们来后的“老画新作”具有艺术价值和文化意义。至于曾经有人指责他们是“后殖民”艺术、美国中情局的“文化阴谋”等等,这些都是不值一提的废话,历史将证明张晓刚当年的艺术成就,同时对他们十几年自我复制的“创作”行为也会毫不留情。

 

当代艺术“泡沫”的漫天飞舞和“天价”狂轰乱炸,那些老画新作“大头”“笑脸”、“绿狗”,它们在本质上毫无艺术价值可言,充其量不过是纪念性的符号工艺品,唯一合理解释是顺从资本游戏的金钱法则,无论从商品市场规律还是艺术规律,这种“泡沫”都是危害危害性的“短命行为”,并纵容了张晓刚以及“85”一代人的创作惰性,对那些艺术收藏者也是一种不负责任的“作弊”,它就如同传统上文人绘画,是一种创造力枯竭与文化惰性的显现。在理论上,没有一个艺术家可以毕生保持兴旺的创造力,注定他们将被后人超越或颠覆,否则历史将陷入踌躇不前的停滞状态。

 

吕澎拥戴艺术“泡沫”漫天飞舞,这是一种“宁滥勿缺”惰性思维,他还引用了老邓“发展才是硬道理”这句话。中国发展不能老摸着石头过河了,该痛定思痛地检讨一番:在寻求经济增长的同时,应当努力降低成本代价。当代艺术所面临的问题不止是市场的泡沫危机,包括文化生态的持续发展也不容忽视;艺术市场火爆般的泡沫,并没有促进文化艺术和学术思想的健康发展。面对文革化、符号化、本土化的“三滥”当代艺术,其实质不过是艺术品批量加工而已,关于艺术风格和语言形式暂且不说,关键在于当代艺术对当前社会的文化思想没有实质意义。不可思议的是,一个明星画家弄一幅“老画新作”,甚至请“枪手”代劳,随后送进拍卖场,竟然卖出上千万“天价”,它足以说明中国当代艺术泛滥到极点程度,完全是中国特有的“特色”。

 

为此,吕澎竟把中国当代艺术当作出口的文化产品,让它“漫天飞舞”地遍布世界。事实上,西方注重学术性收藏的美术馆和收藏机构,不再对“F4”今日翻制的“文革波谱”、“泼皮艺术”作品有任何兴趣,当然不能排除套利为目的的国际炒家。问题是这些符号化批量加工的艺术“赝品”,(他)它们不具有任何艺术价值和文化意义,彻底丧失了相应的外部文化语境,其语言形式上也是拿来主义“二手货”,拿它们跟早期“F4”艺术作品相提并论,无疑是“盲人摸象”。只能说今日张晓刚等人已显然走到了思想与激情枯竭的边缘,为了迎合市场以及生财之道而不断“老画新作”。当然也有中国艺术市场盲目跟风的外部传统作用,它导致艺术家创作惰性,正如那些书画名家,只要一炮打响,接着便一辈子吃本老,作品均可按尺寸走价。如此的当代艺术,让它们放纵“漫天飞舞”,最终殃及的是中国经济秩序和文化生态,绝对不会是尤伦斯男爵等“老外”。

 

吕澎还天花乱坠地说:“中国当代艺术与今天中国的崛起紧密地关联在一起,而中国的崛起正是在千难万险、不断解决出现的任何问题中进行的,所以,艺术市场自然也面临着相应需要解决的问题。对于所有关心中国当代艺术的人来说,重要的不是去预测“泡沫”将会在何时发生,重要的是去分析和解决具体的问题。坦率地说,预言当代艺术是否可能崩盘,这无异于预测中国的崛起是否有可能?文明本身就是“泡沫”。”

 

首先“中国崛起”之说是个俗套的陈词滥调,一个13亿人的大国,其综合比重在世界上有些影响力是不足为奇的。问题在于中国整体上没有达到世界中等发达水平,这次四川大地震中校舍倒塌,暴露出“崛起中国”内在脆弱,从国家制度、民生基础、监督机制、国民素质、社会意识都不例外。其次,近年中国的经济成就是以廉价劳动、环境、资源为牺牲代价的,而不是由知识带来的国力“崛起”。中国当代文化也没有经济成就取得相应提高,相反,从教育到文艺均处于一种“大跃进”式假、大、空的泡沫状态,那么多艺术家,这么高的产量,竟然没有出现优秀艺术,所谓的当代艺术居然缺乏当代性价值的空洞符号。不止是类似“F4”自己在翻制老作品地变花样,所谓“70后”“80后”都成了“F4”儿孙辈,全然是“大头”、“笑脸”、“绿狗”近亲繁殖下的副产品。

 

吕澎还大言不惭地说:“如果有一天刘小东、周春芽、曾梵志的作品从数千万数百万掉到几十万甚至更低的水平,那不是中国艺术家的失败,而只会是中国或者中国人的失败。”真实的情况是,像周春芽、曾梵志符号化绘画一再繁殖生产,而且在市场只涨不跌,那意味着中国艺术永远都失败下去,也证明文化创造力和艺术判断力的枯竭,它显然也是作为中国人在文化上的失败。按照严格的学术收藏,可以花一个亿去买一张张晓刚当年的“大家庭”,也不能用几万块钱买他今日的一张“老画新作”。好的艺术与好的资本都遵循符合历史发展规律的文化价值。

  评论这张
 
阅读(3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