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程美信艺术评论博客

当代艺术&理论批评

 
 
 

日志

 
 
关于我

我系皖南绩溪人,曾旅居欧洲,毕业于南开大学,独立批评家、自由撰稿人。

网易考拉推荐

就鲁虹照片回应王南溟  

2008-06-24 20:05:00|  分类: 艺术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就鲁虹照片回应王南溟

 

程美信

 

    不错,鲁虹在文中没有提及那张照片的事情,只是我把它看作引发鲁虹老羞成怒激点,特别他说王南溟是从行为到相貌都让人感到猥琐的人,不然我找不出鲁虹那么说的理由。诚然,《美术焦点》弄了个批评鲁虹文献系列,它也可能令鲁虹感到不悦因素之一,何况是王南溟是该杂志总编,外界把这一切看作是王南溟导演的杰作,似乎不奇怪,包括鲁虹也可能这么认为。

 

    自从鲁虹抛出《回答骂骂咧咧的王南溟--兼谈反对讼棍批评》一文,这个事件已不再是学术范围了,简直是美术界的花边新闻,那张丑态表情照片则是其中花絮。一个不争的事实,从《讼棍批评》一文到那种照片,对鲁虹个人形象构成一定负面作用,当然也不排除美术界有人高兴看到王南溟被恶语相待。我希望此事对整个美术理论界是一个教训,更希望对针对吴冠中艺术主张以及鲁虹的历史意识及其批评方法回到学术范围内。至于王南溟或〈美术焦点〉编辑要不要就照片一事道歉,均不是我可左右的,我却认为它至少是个教训。 

    以下是我对《美术焦点》刊登鲁虹丑态表情照片的几点看法:

 

第一、那张丑态表情的照片,给人印象肯定是形象不佳,这个似乎不容争辩。那么,它合不合学术立场所刊用作者的个人照片?

 

第二、鲁虹的历史意识”和“吴冠中问题”是一个学术性问题,既然是学术就必须保持客观公正。刊用理论对手的个人形象照片时,理应保持规范标准和中立公正的立场,避免形象不佳影响到其学术观点,至少它令一些读者可能对鲁虹产生不好印象。

 

第三、为何《请鲁虹回应》一文中其他的作者照片是常规标准的,唯独刊用鲁虹的非常态表情照片?动机意图是什么?

 

第四、我不知中国法庭有没有类似规定,在国外法庭举证时,涉及造成当事人形象不利倾向的言辞或形象的举证是可以被驳回的,因为它会左右法官或陪审人员做出对当事人不利的严厉裁决。同样,就鲁虹的学术问题讨论,为何刊用具有丑态性照片?这是不是损害了学术需要客观公正的原则?

 

第五、举一我从电视上看到国外法庭例子:一对夫妻因为家庭问题走向法庭,妻子出其不意地摘下被告(她的丈夫)假发,使他突然光秃秃地暴露在众目睽睽之下,被告律师不但请求中止庭审被许可,还要求重新考虑陪审人员,理由是原告对被告的举动可能影响到被告形象,秃顶带假发上法庭给人有虚伪伪君子嫌疑,它可能导致陪审人员做出对原告不利的判决。这个案例也适用于学术上刊用理论对手之间的个人照片。作为杂志,应当中立对待理论双方的正常形象(一般标准化,而不是特殊的丑态表情),尽可能保持客观公正,避免将外在因素影响到争论问题的本身,鲁虹那种丑态性表情照片,对一般读者必定构成不利印象因素。

 

第六、在《美术焦点》杂志讨论的是与鲁虹有关学术问题,那就必须按照学术一般规范要求,不能采用对理论一方形象不利的照片,这说明杂志编辑缺乏必要客观公正的学术原则。(这个是必须遵守的学术道德的自律规则,没有法规禁止这种具有不公正性质的倾斜行为)

 

 

以下为王南溟

 

程美信将“鲁虹事件”与《美术焦点》上的鲁虹照片联系在一起是没有依据的

 

王南溟

 

程美信写了一篇《从鲁虹“恶语”事件看中国美术批评环境》来深究其中鲁虹骂人的原因,程美信说:很显然,鲁虹这次突发地抛出《回答骂骂咧咧的王南溟——兼谈反对讼棍批评》有着不可回避的因果关系,在吴冠中议题以及艺术与批评的“历史意识”等问题上,鲁虹面对诸多批评和质疑是显得力不从心,偶尔用豆腐块小文章回复一下,通常是大而概之地或一笔带过,对各种批评质疑缺乏准确的针对性,甚至指责批评者没有学术水平和专业资格。最关键的是那篇影射批评者是文革“红卫兵”的《批林批孔运动说开去》文章,简直如似点燃了火药桶,引来更多的批评或谩骂。《美术焦点》随即做出反应,设了“请鲁虹回应:面对四面八方的批评”和刊载了系列文章的专栏,其中编辑不少是批评鲁虹的文章作者,自然包括总编王南溟在内。可是,引发鲁虹“老羞成怒”显然不是那些文章,因为他早已清楚那些文章,关键在于《美术焦点》刊用一张明显带有丑化鲁虹个人形象的照片,它才是导致他抛出《回答骂骂咧咧的王南溟——兼谈反对讼棍批评》关键点。他之所以在文中说“王南溟是从行为到相貌都让人感到猥琐的人”,这无疑是对那张丑化性照片的“对号”。关于这不雅的照片,编辑显然带有主观恶意性质,即便它来自网络,刊登它完全超出了严格的学术范围。

 

程美信的因为一张鲁虹的照片引起了《回答骂骂咧咧的王南溟——兼谈反对“讼棍批评”》这篇文章的说法是没有依据的,因为在鲁虹的这篇文章中没有一处涉及到这张照片,鲁虹认为他是成功人士,批评他的人都是“郁郁不得志”的,然后都借批评他来出名,他的关键词是“马虻吸血”,而不是用“照片丑化”,而鲁虹的全文也是针对《美术焦点》的文章和题目而不是照片,这个在文章中可以查找的,也是这篇文章的核心内容,这个时候程美信说是鲁虹因为看到了照片而引发了他的《回答骂骂咧咧的王南溟——兼谈反对“讼棍批评”》那就显得牵强附会了。我们目前能依据的只能是鲁虹的第一反应所写的《回答骂骂咧咧的王南溟——兼谈反对“讼棍批评”》,即使鲁虹现在说当时是出于这张照片而骂人,那也不能直接拿来作证据,从鲁虹的文章中可以知道,鲁虹急的不是照片,而是面对四面八方的评论,他实在是无法回应了,所以只能拿出骂人的武器,骂一些与文章内容完全不搭介的内容,当然也和这张照片没有关系的内容,特别是把人别人对他的批评(是文章中的内容而不是这张照片)贬为“心理有病”,以为这样他就可以胜利了,其实这种失态是批林批孔运动说开去就开始了,当没有道理可讲,后来又回应不了《美术焦点》上这么多评论文章,鲁虹只有两条路可选择,一条是不回应,放弃或者暂停发表自己的文章,但是靠不回应还是不行的,没有《美术焦点》,还会有其它的杂志,没有现在的批评者,还会有后来的批评者出现,只要批评正常化,都会进入这样的学术程序。

其实,程美信将“鲁虹事件”与《美术焦点》上的鲁虹照片联系在一起是与程美信对这张照片的理解有关系,程美信认为这是一张对鲁虹“丑化性照片”,还说“希望《美术焦点》总编王南溟以及编辑就刊用鲁虹那张丑化性照片进行必要的道歉”。但这张照片用“丑化性照片”来定性肯定是错误的,,因为,一、这张照片是在2007年批评家年会上的真实照片,这次年会我也在现场,鲁虹当时被李小山批评了一通,很长时间里表情都很复杂,这张照片就是这个会上拍的,也是鲁虹的真实表情。二、这张照片发表出来的时候没有任何的丑化加工,完全是一张当时的新闻照片,就像任何的名人在公共现场被拍下的照片,用以记录某个活动那样。所以杂志用这张照片不属于侵权行为,也不存在道歉的问题,就这张照片而要求他人对其道歉是不合法理的,甚至也不合常理的。如果哪天中国的大众传播法颁布了,而将发表这样的现场照片也定性为侵权的话,那肯定是法治上的大倒退。相反,鲁虹的这张咬紧牙的照片,不知道在当时是不是面对李小山批评的反应,反正,现在看来,这张照片与他的《回答骂骂咧咧的王南溟——兼谈反对“讼棍批评”》的文章太相称了,因为他早就把批评他的人都看成是“马虻”,眼睛盯着而准备咬“马虻”,可能他觉得李小山咬不动,因为他是成功人士,那就咬个王南溟吧,王南溟是个不成功的人,连买奶粉的钱都没有的可怜人。

 

  评论这张
 
阅读(4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