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程美信艺术评论博客

当代艺术&理论批评

 
 
 

日志

 
 
关于我

我系皖南绩溪人,曾旅居欧洲,毕业于南开大学,独立批评家、自由撰稿人。

网易考拉推荐

难免浅薄——致彭德先生  

2009-01-19 00:06:00|  分类: 艺术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难免浅薄——致 彭德先生

 

程美信

 

彭德先生行文虽温尔,可思想颇为顽固。如他说“我一向轻视当代,不是具体的现实态度,而是根本的价值判断”。这很说明了问题,我们的价值与态度存在分歧似乎不可避免。因为我绝不会轻视当代或古代,更不会盲崇古代或当代。人不是真理的本身,但人有追求真理的探索精神,无论当代或古代,都应力求客观公正。人难免有浅薄之处,要告别平庸与浅薄,光靠古籍与方术是不够的。

 

尽管我支持研究《周易》与“方术”,但必须遵守以下几点:一、一切历史研究和文化考古,目的在于了解过去的生活历史,消除错误的传统偏见;二、反对任何将《周易》或“方术”研究,直接用于当代现实生活;三、怀疑一切带有民族情绪或意识形态的学术研究,它从根本上背离了学术研究必须尊重客观事实的基本伦理;四、坚信越远古的思想经验越加不可靠,否则《周易》成了万能真理。彭德先生对方术的研究,有“借尸还魂”之嫌疑,其言行便是例证。此外,彭德研究国故带有明显的民族情绪,并明显存在厚古薄今的守旧倾向——“轻视当代”。

 

我在《评彭德先生的一些错误言论》一文中,首先肯定了对国故的研究整理。作为大学教授,涉及学理必须严谨以待,切不可“浅薄”行言,否则不免“误人子弟”。我所说中国美术界有“装神弄鬼”之人,实在不算少数。古代谶纬巫术“害人祸世”是有目共睹的史实。八国联军打北京城了,清朝满朝文武还在卜问凶吉,洋洋之中华能有不败之理?这使人想起陈后主“王气在此,役何为者耶?”名句。历代帝王都迷信龙脉风水,每每改朝换代必经一番“破其江山、斩其龙脉、掘其祖坟”的大闹剧。秦始皇统一六国后,其中一个举措就是破人家“王气”,结果山河遭殃和生灵涂炭。可他自己死后也不得安宁,连祖庙祖坟都无一幸免,项羽比他有过之而无不及。这就中国风水迷信带来的历史灾难,秦地成为了风水文化最早的牺牲品;秦始皇大兴土木修建阴阳,仅伐木烧窑便永久性地破坏秦地植被生态。

 

我老家绩溪有重视风水之陋习,所谓男人一生有“三事”:择地造屋、结婚生子、棺材风水(风水:方言即坟墓)。本朝“天子”祖籍绩溪,当地人仍迷信为“风水所赐、龙脉之灵”。我见到彭德先生撰文涉及胡氏祖坟的风水文章,其实各徽州家宗谱均有类似描述,所载本家列祖列宗都不免光彩照人和神乎其神,只不过当朝天子神化了胡氏宗族的风水龙脉而已。其次,我在写《徽派建筑艺术的内在意蕴 》文中总结了徽州传统民宅的风水讲究之弊:“一幢正宗的徽派建筑,其精华体现在三个方面:门楼、天井明堂、中堂,分别为神鬼人共居的精神格局,其中人是最不显要的方位。天井为神,中堂为鬼(祖先),两厢为人。”实际上,这种建筑水风并非现在学者夸夸其谈那么“完美”,是一种极不合理、不人性的建筑。数年前,家父传信要修风水,从棺材到坟墓,整个下来数万元,这可是普通农家数年血汗。由于迷信风水的普遍陋习,一般农民把后半生的省吃俭用和千辛万苦全埋于泥土之下。

 

对于中国文史哲,我虽非专家,可在整体性、常识性上却没有彭德先生糊涂。我非常敬佩学者对故国的整理与研究,如王国维等。彭德引用《左传·昭公二十五年》:夫礼,则天之明,因地之性;生其六气,用其五行;气为五味,发为五色,章为五声 。这些作为古代经验知识没有问题,相对于现代学理却不值一提,更不值弘扬、骄傲、迷信的。古人认为天地感交生“六气”、“五行”;气为五味,发为五色,章为五声。用“五”去确定物质、气味、色彩、声音的单位,无疑是绝对错误的。彭德用《吕氏春秋·应同》文字说:“黄帝之时,土气胜,故其色尚黄,其事则土。禹之时,木气胜,故其色尚青,其事则木。汤之时,金气胜,其色尚白,其事则金。文王之时,火气胜,故其色尚赤,其事则火。代火者必将水,水气胜,故其色尚黑,其事则水。”均为一种典籍之撰,而非史实,用五行去说明了上古朝代,在今天看来都是不可信的荒唐言。首先,黄帝时代是一个不可考的神话时代的文化现象,何来“土气胜,故其色尚黄,其事则土”。以吕不韦时代的文字去证明黄帝时代,不过学士们的“心口开河”而已。

在此,感谢彭德先生指出我的“心口开河”之误,这是电脑输入的错码,本人没有认真校对才是错误关键。再有,我指出彭德先生所说:“西方学术思想推崇零碎工程学,反对总体论,中国学术强调整体大于局部之和,主张触类旁通,举一反三,牵一发而动全身。两者通融最好。”的论调,它是代表了当前中国民粹学者及文化沙文主义的普遍偏见。首先,以彭德的治学心态是绝对无法了解一个真实西方,既不能精确其优也无法看清其劣,所以海言“中国人的直觉优于西方人”。

 

中国人文学界严重存在以文化偏见去定论中西文化,季羡林是近年开这股风气的“第一人”。加之当政好此道,于是上下“一呼百应”。正如我在《“天人合一”纯属胡说八道》批评季羡林:近些年来,天人合一在学术界、艺术界和中医界的异常火爆,开此先风者,非季羡林莫属,他在《传统文化能否再写辉煌》一书中认为:“天人相分”是西方文化的特色,天人合一是中国文化的特色。言外之意是,中国自古强调自然与人的和谐,它就是中国传统文化思想的精华;西方文化“天人相分”特色就是人类中心主义,强调人征服自然,所以他们发展出现代科学和技术文明,同时也是破坏自然生态的贼魁祸首。此外,季老的东风压西风文化优劣论,为发展中国民族文化特色主义起到了权威性理论作用,并成为抵抗西方文化霸权和文化殖民主义的重要民族精神武器。毫不意外的是,他老人家的畅所欲言,给江湖术士、国粹派、卫道士带来扬眉吐气的春风。“天人合一”随之死灰复燃也就必然了。……季羡林以“天人相分”扣在西方文化和现代科学的头上,不仅误解西方整个思想史,同时也诬陷了现代科学,可见中国之学术泰斗,既不全面了解西方文化思想,对现代科学所知甚少,因此得出“天人相分”西方文化特色的荒谬结论。没有依据表明现代科学主张自然与人的分割或对立,反而越来越强调生态平衡与人类发展的整体性。换言之,在没有正确理解自然之前是不可能达到和谐发展;工业文明之初,西方人类中心主义与机械理性论的泛滥,对整个自然生态以及人本身所造成危害是严重的,也包括今日追求中国在经济利益至上的发展观,同样要牺牲生态环境为代价,这便是工具非理性的欲望行为,不是科学的理性行为。

 

彭德先生要长国人的信心威风,它用于学术则非常不可取,只能欺己误人。民族的心智不是靠虚妄能够助长的,需要正确的思想、健康的心态、开阔的视野、进取的精神和发达的教育。正如彭德和季羡林试图通过贬低西方来促长国人,它必然滋长了国人的错误偏见,更不利正确认清西方的“真长实短”,只有“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记得鸦片战争的前夜,清廷上下都盛说洋人身毛多,没有进化好,以致洋人不向中国皇帝下跪成为了“膝盖僵化”的证据,并确信洋人不能行军、不敢跟大清宣战。这种傲慢偏见不仅没有助长中国人的信心,反而带来了威风扫地。研究古代方术,目的在于认识我们一路走来的以及文化现象和历史进程;不能成为弘扬方术和迷信古代。很多国粹学者犯有研究国故变成了“借尸还魂”的伪学术行为,最终不免“害人祸国”。

 

彭德先生说我国学知识属于网络下载。不错,网络给我提高知识和掌握信息带来的极大便利,连我移动硬盘里《甲骨文全集》都来自网络下载,这都是过去不可想象的事情。想早年浪迹生涯,每到一处无不丢弃随身书籍,简直是“边买边弃”。如今,电子书籍和网络图使馆给我带来极大便利,真是赶上了好时代,三呼:“互联网万岁”。网络还给我提供了发言的自由平台。知识与思想不可能是够下载得来的,这一点希望彭德先生不要轻视,它给你给我都带来极大方便。其次,知识在于整合,如我早年听村上地理先生谈及刘伯温、“赖布衣”,他们似乎都是通晓天文地理的神人,后来我看到了《古文观止》刘基的《司马季主论卜》,当时觉得有趣,心想刘基这个神人却自己不迷信。于是,写〈评彭德先生一些错误言论〉便随手捏来,网络弥补了我记忆不足,一查全在眼前。多好呀!不然我要上书店去买书、或者上图书馆借书,不是费钱便是费时。

 

此外,彭德可能还不清楚“史学”现代范畴,知识史、科学史、思想史的均“史”范畴,即对过去历史文化现象的探索发现,它不是传统“历史学”的方法理论。研究方术在于了解与发现古代知识体系、社会生活和文化现象,属于知识考古范围,譬如文化人类学。靠典籍“信史”不足以全面了解古代思维和历史文化了,那样“断代工程”就毫无意义了,中国上下五千年也随之大打折扣。

 

最后,请彭德先生放心,我程某虽然反对民族主义和文化沙文主义,但还不至于成为诸如秦桧之类,即有心也无力。至于我行文时有性烈,彭德以“文革”概括,实在不够厚道。不要因为一点批评或激烈言辞便说人家的是“文革”造反派。毕竟我程美信既不拉帮结派也无组织后台,孤寡一人,坦荡荡,铁铮铮,路见妖言鬼事,大喊三五声罢了,给自己壮壮胆子而已。还有,我有《甲骨文全集》虽属电子版,但对于爱小学之人,实在难得而方便,省钱又省时,没有万贯家财买不起纸版《甲骨文全集》。若彭德没有,我刻录光盘寄去西安,算是报答你提醒我慎用红字。下载这套“电子甲骨”,历时个把月,费了九牛八马之力。希望彭德专心研究国故,少在江湖上弘扬术士之道,免遭后生不敬。让我们一起来告别浅薄吧!

相关文章:
程美信:《评彭德先生的一些错误言论
彭 德:《告别浅薄 - 致程美信
  

  评论这张
 
阅读(3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