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程美信艺术评论博客

当代艺术&理论批评

 
 
 

日志

 
 
关于我

我系皖南绩溪人,曾旅居欧洲,毕业于南开大学,独立批评家、自由撰稿人。

网易考拉推荐

评鲁明军的鸵鸟主义历史政治观  

2009-11-12 15:26:00|  分类: 艺术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历史不可能只有人性而无政治

    ——评鲁明军的鸵鸟主义历史政治观

 

程美信

 

  近年来,保守派与新左派占据了中国思想学术界的绝对分贝,导致身入其中的年轻学者普遍倾向于思想保守,成了热中去政治化的新犬儒主义者。可以说,鲁明军及其《政治的历史抑或人性的历史》一文在学术圈内很有代表性,反而像余杰、韩寒这样具有独立思想的年轻人只能出现在民间。如果没有草根自由主义的存在,中国未来必将走向一种鸵鸟思想王国。

 

    鲁明军在文章开头写道:如果说政治仅只是一种技艺的话,那么历史归根是人性的,而非政治的。

  我的看法是:人类生活在任何时候都离不开手段,抑或说它是一种技艺也不为过,政治行为同样不能例外。历史的中心及纬度是人,它也从来没有能离开过人。至于历史的文明属性以及人性的自然本能,它如同政治一样,始终存在于人类生活之中。无论何种人性、何种政治,它一直伴随着历史而存在。明确的说,历史不光是人性的,同时也是政治的。

 

  鲁明军拿电影《再见,列宁》作为例证,不过,它只是一种个人解读,完全可得出多种不同的解读版本。众所周知,对作品与现象的解读,一个根本目的在于材料利用。为此,不妨将《再见,列宁》搁置起来,直面鲁明军试图说明的主题。

 

  鲁明军接着说:“殊不知,后柏林墙时代正是中国当代艺术的时代。这并非只是因为资本带来的艺术市场的繁荣,事实上在这背后隐含着更多复杂的面向,特别是对于我们这样一个——不同于今日之德国、俄罗斯的——‘后社会主义国家,本身已经充满了分歧和张力。社会与资本,个人与集体,权利与权力,民族与国家,自由与民主,等等之间,历史的多歧性就这样渗透并充斥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这自然地成为政治波普玩世现实主义青春残酷卡通一代不断生长的土壤。但毋庸置疑的是,这些都是在政治或意识形态统驭下的反省,在此背后,人及人性的一面被抽空了。易言之,当政治、经济作为本质或立基点的时候,实际上其同时也成为自我反省的一个障碍,从而阻隔了切进我们生命本身的道路。其实,作为个体的人,不仅是政治的,归根还是一个鲜活的、丰富的、伦理的生命体。这就意味着,今日当代艺术的问题不是如何启蒙,也不是如何反启蒙,不是如何被权力,也不是如何反权力,而是如何去启蒙化,如何去权力化,如何回到人及其生命本身。在这样一个政治的时代里,我们自觉的是人性,而非政治。”

 

  我的观点是:从历史同时性立场而言,中国还处于一种柏林墙倒塌的前时代。如果将中国出现的政治波普玩世现实主义青春残酷卡通一代当代艺术,作为横向比较,当下中国艺术在柏林墙倒塌前、倒塌后均未出现过,无论中国走社会主义或资本主义,它始终携带自身历史禀性在蠕动。那么,从中国波谱艺术的政治大批判,它对西方一度流行的艺术形式的借鉴挪用,无非满足一种政治无能感的调侃表现,根本不具有建构意义的文化反省或严肃批判;玩世现实主义艺术似乎走向公开嘲讽,到了卡通一代艺术,开始走向去政治化、去理想化,或者说更为物质化与愚乐化。这一切,无非表明一种政治规避的恐惧自律,它显然是政治受挫产生了一种扭曲的政治观,不能证明政治与权力的不存在,明明生活在强权政治下,却要自欺欺人的回避政治,更不能说明这种倾向出现代表了人性的健壮。鲁明军试图将这种鸵鸟行为找到一种合法解释,他用似是而非的游戏文字概括:今日当代艺术的问题不是如何启蒙,也不是如何反启蒙,不是如何被权力,也不是如何反权力,而是如何去启蒙化,如何去权力化,如何回到人及其生命本身。试问,没有对人与生命的认识启蒙;没有对权利与强权的争抗,怎样回到人以及生命本身?

 

  鲁明军还说:在这样一个政治的时代里,我们自觉的是人性,而非政治;事实上,《再见,列宁》业已告诉我们,柏林墙倒塌或许终结了政治的历史,但人性的历史并未终结。人性是永恒的。在人性的面前,政治是卑微的,意识形态是虚无的。如果说共产主义是想象的乌托邦的话,那么自由民主又何尝不是一种谎言呢?——不管是柏拉图所谓的高贵,还是尼采所谓的低俗。

 

  不错,人的自觉具有人性的基础,现代人的自觉,首先离不开权益意识的政治觉醒,民主就比专制更符合普遍的人性,这是它成为现代文明社会制度的价值取向的重要依据。或者说,一种自觉的人性,必然倾向反对政治专制压迫,起码取向民主政治的价值认同,更不存在去政治的。柏林墙倒塌是冷战的终结,不是政治的终结,是两大彼此对立意识形态阵营的结束,不意味着人类历史彻底的去政治化,至于世界走向对抗或合作就另当别论,不论一个国家还是整个世界,只要还有权利矛盾或利益分配的存在,政治就不会消亡,它恰恰是人性的社会化表现,政治意识形态毕竟是人性与利益的矛盾延伸。如果说政治有卑微或虚伪,那人性必有他复杂的负面成分,正是这些决定了政治存在的必要作用。共产主义是乌托邦政治构想,它的实验失败,不等于相对自由的民主制度的失败,尽管民主制度存在或多或少的虚伪与弊端,它们仍比赤裸裸的独裁政治暴力更符合普遍的人性。实现中的南北朝鲜已胜过一切理论雄辩。


 

  • 鲁明军《政治的历史抑或人性的历史?》
    http://blog.artintern.net/blogs/articleinfo/lumingjun/70071
  评论这张
 
阅读(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