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程美信艺术评论博客

当代艺术&理论批评

 
 
 

日志

 
 
关于我

我系皖南绩溪人,曾旅居欧洲,毕业于南开大学,独立批评家、自由撰稿人。

网易考拉推荐

邱志杰不过是个“陪嫁伴娘”  

2009-11-28 17:51:00|  分类: 艺术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邱志杰不过是个“陪嫁伴娘”

 

程美信

 

  邱志杰撰文说“业主参加业主委员会不是招安”,以此证明他自被聘为中国当代艺术院“院士”是理所当然的。不错,业主参加业主委员会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正如“一切权力属于人民”一样强强有理而又冠冕堂皇。问题在于当代艺术院“院士”——业主委员会成员是由物业公司册封的,尽管他们获得这一殊荣的途径极为复杂,唯独全体成员没有经过所有业主的推选或认可。

 

  为什么有人用“招安”形容那些所谓“院士”呢?因为像张晓刚、王广义、方力钧、岳敏君等人一直以反体制英雄姿态相出现的,假如当代艺术院只是罗中立、许江等人,恐怕没有人说是“招按”。中国社会的残酷事实是:没有一个普通人或艺术家,面对政府官员或美协领导可以理直气壮的说“我是这个国家公民(业主),你们公仆是为我们服务的”。尽管“业主参加业主委员会”是全体中国人努力的追求目标,但在没有实现之前则是一个悖论怪圈,即邱志杰的业主委员资格是由物业公司任命册封的,意味着邱志杰要感恩戴德,得要忠效主子,否则随时可能被革除业主委员会的成员资格。不信,邱志杰不妨拿自己“院士”帽子做一个实验作品。为什么物业委员会成员没有栗宪庭和爱未未的份,因为栗宪庭在《08X章》上签字和爱未未近年“傻冒”行为,令物业公司耿耿于怀了;像张晓刚、王广义等人在奥运会“巴黎火炬”事件中,表现得让物业公司股东们非常满意,从投桃报李到张灯结彩就不奇怪了,何况推动国际艺术交流和国家政府形象急需一些“人面桃花”。

 

  邱志杰既然把质疑者、批评者一概纳入“愤青”、“被迫害狂”、“强迫者”范围,在此大家就不必含蓄了。老实说,邱志杰还不享有被指责“招安”资格,因为他压跟儿就没有造过什么反,纯属矫情使然,套用他说陈丹青的话是在“撒娇装B”。当然,把邱志杰夹在张晓刚等人一起,说他是被“招安”的确有点冤枉他。令人吃惊的是,邱志杰把2003年进入美院开设综合艺术、实验艺术专业,当作一种“造反”,说是受到传统艺术势力的打压排斥――这是典型的“被迫害妄想狂和强迫性对立思维”。一句话,还是在“撒娇装B”。

 

  邱志杰引用了他在2005年《批判迷失在楼群里,声音消失在大海中》一文中,最后一段说:“不管是在二十年前还是今天,一种循规蹈矩的,人云亦云的,趋同的生活方式始终是社会的主流,中外皆然。这才是实验艺术真正的假想敌。它在二十年前表现为对官方话语的不反思。而今天,当追求稳定的,理性规划生活的中产阶级理性已经成为这个社会的主流意识形态的时代,真正的艺术家当然正可以大有作为。当整个社会中的多数人都在为自己的未来买保险的时代,当中产阶级为自己的汽车和房子而产生得意感的时代,艺术家可以做的就是再次用自己的荒诞,去让他们的人生遭遇不测。去告诉他们,未来是不确定的,生活需要冒险,而且生活买不了保险。这正是中国的实验艺术本来的任务,它曾在一定阶段以政治对抗性的方式存在,今天,正是他回到他原来的地方来的时候。”

 

  邱志杰所谓“实验艺术”是指材料方面的,它的语言形式是一种对西方后现代主义的直接模仿,作为教育或尝试也可以,关键在于它们无法切入中国实际语境,因为些这体验新艺术基于后工业文明以及中产阶级社会,而中国不仅缺乏后现代的艺术语境以及社会基础,更重要的是中国文化重心是要建立一个具有广泛中产阶级与理性秩序的社会生活,重中之重是要在政治体制方面获得突破,不论和平还是流血,总之没有民主法制就无法建立一个以中产阶级为主流意识形态的时代,更不可能出现一个稳定的中产化社会。也就是说,中国人的当前艺术,不论实验艺术还是传统艺术,难以改变它们内在贫血是一致性的,那就是对现实的规避、对极权的敬畏,无法切入时代的精神命脉,反而起到纵容专制愚民与媚俗愚乐的作用。艺术原来的地方就是人与社会,中国实验艺术普遍陷入一种真空的形式主义状态,像赶国际时髦一样惺惺作态,根本没有出现邱志杰所说的“政治对抗性”阶段,它们与那些画梅兰竹菊的传统艺术没有内在区别,只是材料手段与语言形式的不同而已。简单点说,在中国当前的一切文化艺术,它们首先必须挣脱来自专制主义的压制,否则它无法获得自身创造力的解放,更无法回到它原来的自由状态。(退后用专文说说邱志杰的“实验艺术”和“维特根斯坦”)

 

  邱志杰说“我一直认为,政府机构只不过是物业公司,我们大家才是真正的业主。中国的事情是我们的,不是‘他们’的。作为业主,我们必须和物业公司,逼他们改善我们小区的环境。业主参加业主委员会,不是招安”。邱志杰真的敢于跟物业公司与政府领导讨价还价,当代艺术”院士”早就没有他的份了。请注意,邱志杰在这里用“我们大家”和“他们”,不知前者包不包括广大当代艺术家,他们有没有权利批评政府机构――艺术研究院以及当代艺术“院士”们。从逻辑上说,被物业公司挑出的业主委员会成员,他个人的既得利益是有所保障了――如展览机会与作品售价将有所改观,此外,他能不能站在广大业主立场就不得而知了,正如中国的工会或妇联,最终成为损害广大工人妇女权益的官僚机构。吊诡的是,有些人连业主都不是,竟然成了业主委员会成员――如罗中立的艺术照邱志杰的说法,应该属于传统艺术范围。

 

  邱志杰接着说:“愤青表演,姿势是好看的,媒体是热爱的,压抑而尚未冷静的青年是要大声喝彩的。但是,这背后的逻辑,恰恰是把物业公司当作了业主,而没把自己当作主人。为什么有的业主要这么做呢?只能是引为这么做虽然无益于整个小区的业主们的利益,但是对他个人是有好处的。所以,表演的其实不是愤青而是寂寞。”这代表了中国伪精英或伪艺术家们一贯的嘴脸,无非是说批评者在妒忌他邱志杰当上“院士”,因此说别人是在“愤青表演”,以致所有喝彩者都成了压抑而尚未冷静的青年――其实何止是青年。伪精英们在普通人面前总是不可一世,唯独在领导权威跟前变成了奴才孙子。可以说,他们的傲慢表现不过在掩饰其内在猥琐,一头还在信誓旦旦,说要为广大业主们争取权利,当业主们质疑他的资格时,便说广大业主在嫉妒他,其实不就是他的业主委员资格是物业公司授予的,业主们只是无可奈何罢啦。亏邱志出卖弄这么多年“维特根斯坦”,看来不过是叶公好龙。

 

  最后提醒邱志杰:每个人都有嫉妒本能,它是人生来具有天赋权利,唯有程序公正才能消除怨恨之火,使能者得到应有尊敬。要知道,当代艺术院在很长时间内是个空头机构,任何人都不能对它抱太多期望,充其量也只当官方象征性的进步,可你邱志杰不过是“陪嫁伴娘”,婚礼不是专为你准备的,你要想有名有实,还得熬成一个白发婆婆,这就是官僚文化机构。

 

  评论这张
 
阅读(8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