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程美信艺术评论博客

当代艺术&理论批评

 
 
 

日志

 
 
关于我

我系皖南绩溪人,曾旅居欧洲,毕业于南开大学,独立批评家、自由撰稿人。

网易考拉推荐

我的艺术史观  

2009-11-04 12:21:00|  分类: 艺术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艺术史观

 

       采访人 99艺术网 尹苏桥

 

 

尹苏桥:什么是艺术史?什么是历史?这二者之间是什么关系?


程美信:人类对历史的把握始终带有当代色彩,艺术史发展情况也不例外。治史者都力求客观与公正,可真实的历史却不及杜撰历史那般富有生气活力,艺术史不是为了正史学提供考证实料,而在于建构人类精神结构的主体地位。有证据表明,治史行为目的要比真实历史自身富有历史意义;对历史的肯定与否定、记录与描述,这种行为本身就塑造历史的强大精神结构。正如克罗齐所说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早在司马迁就有类似精辟的说法,他写道:居今之世,志古之道,所以自镜也,未必尽同。总结历史的目的,无非试图建立一个经验传承的知识谱系,可任何既定经验必然生成矛盾的坚实掩体。就艺术史而言,能够成功杜撰部分要比真实的艺术作品本身更有历史意义。传统美术史是基于正史框架内的专业性年鉴,用来充实史料的证据,完全背离了艺术作为历史动力的精神主体结构。

 

尹苏桥:作为一个美术史学者需要具备怎样的历史观?或者说我们讨论艺术史、讨论历史的时候,需要具备什么知识前提?


程美信:要达到具有研究能力的知识结构,在艺术史领域只有本专业知识是完全不够的。即便在过去,一名美术史论专家必须打通文史哲才能胜任,现在看来是远远不够的。在知识爆炸时代,史论领域只能厚积薄发,不可能像一名物理学家、艺术家、作家那样在相当年轻时便取得突破性成就。从事艺术史论研究所需准备时间越来越长,涉及的学科领域也越来越宽泛,意味着研究人文领域的方法与资源的无限广阔。

 

尹苏桥:那么我们很多人天天谈论历史,我们历史知识的来源是什么?我们很多人对历史的基本概念是否缺乏真正的认识?


程美信:人们讨论历史的知识来源分为正史与野史,随着现代知识体系的兴起,正史通过典籍史料与实物考证作为基本依据,而传统历史典籍存在严重的缺陷与失真,即使通过现代实证考古也难以还原一个真实历史场景。司马迁的《史记》只能作为一种现象表述,其主体是一种杜撰史,否则他本人便成了神通广大的孙悟空。这说明了历史作为一种互渗性的经验现象,记忆、想象、传播才是它的本质。野史是一种无须考证的日常混合经验,它对历史生活的影响作用,往往超过了正史的力量,成为一切历史可能性的经验材料。传统正史的主体是权力帝王史,它赋予人类的欲望与想象,实际上起到了一种社会驯化的精神作用,这完全超出了传统历史学家们的关照范围。然而,美术史只限于正统史学构架内的补充史料,抛去了艺术对整个文明史的精神主导地位。司马迁的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的窥探欲是要注定落空的,相反的是他那种探窥、总结、杜撰本身所赋予历史发展的精神活力。

 

尹苏桥:历史学的学科立场是怎样的?美术史研究对历史学的发展有什么影响?


程美信:关于历史学的学科立场已是老生常谈了,几乎任何一个领域发展历程均可纳入历史考古学范畴,包括人文比较领域也可纳入史学范围。传统美术史根据正史年鉴汇编而成,这种貌似系统而全面的编纂方式,却沿袭了权力史的书写传统,不论中国王朝帝号或是西方基督纪元,都反映了一种权力谱系。也就是说,美术史继承传统史学的基本框架,将历代美术作品与其人文思想脉络作为研究史料,即艺术作品的材料与工艺、审美与思想、形式与内容,全然依附于历史客观条件的被动产物,并不在意艺术是历史发展的主要动力源泉,因为它是无法考古部分。

  

尹苏桥:把艺术研究放在大的历史语境中进行,这种研究方法有什么弊端?会不会因此削弱了对艺术本体的把握而造成过度分析?


程美信:任何时代能够生效的艺术,自然离不开相应的历史语境。艺术史研究不是单一去分析它产生的客观规律,而是它对历史的主体性作用。艺术的本体论应该基于人的历史纬度,艺术作品毕竟不是纯粹物性质料或者绝对被动的历史产物。唯物主义历史观过度强调历史的客观因果规律,把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看作绝对的先决要素,这种辩证思维来自物质第一性本体论,很大程度上忽视了人类自我改造的意识先决条件,特别是观念思想对整个历史的主导作用。不论是近代唯物主义的大众历史观,还是传统古典主义的英雄历史观,它们都忽视了主导大历史的精神结构,如中国古代社会的儒家思想和后希腊时代的哲学文艺对整个文明史的影响作用,不能简单地归结为劳动大众或帝王权贵创造了文明史。现代文明是文化精英从原先的帝王师转变为公共性的大众师,思想家与艺术家从文艺复兴以来,一直承担了社会觉醒与启蒙运动的灵魂角色。比较而言,中国知识分子在这一点上不是很突出,他们普遍没有摆脱权力附庸的被动角色,艺术家自觉主体是不够充分的,它们只能充当工匠奴役史。这是中国艺术史研究不可回避的历史实况,或者说,艺术史不光清点与了解以往发生的艺术,恰恰在于建构艺术对历史主导作用。

 

尹苏桥:最后,您看今天许多艺术史学生的历史知识底蕴存在哪些问题?美术院校的艺术史教育是否需要改进一下?怎么改进? 

  
程美信:我曾被人问及这些,他们都是学艺术史论专业的学生。其实,对艺术史研究的切入途径手段是非常广泛,正如我们考察历史的材料资源一样丰富。也就是说,具备的知识越丰富越加有利于艺术史论研究。当前中国大学还限于培养常规人才,研究生的课程设置也没有太大问题。文化制度与学术理念的软性缺陷,师资质量与研究经费的硬性短缺,这些是导致中国人文学术水平落后的关键要素,教研机构在很大程度成了高学历人士的就业安置点,同时又成了批发文凭的合法窝点。另外,哪些有才华学识与专业志向的学者,在经费不足或生活压力之下,不得不从事外快活动,使得本质工作变成了一种挂职性的副业。美术界的理论专家,不论体制外还是体制内,他们全然在学术与商业的灰色地带讨生活,成了名副其实的托帮掮客,而且这又是大多数美术史论毕业生的唯一出路。

 

尹苏桥:谢谢程老师!
http://news.99ys.com/20091104/article--091104--31954_1.shtml

  评论这张
 
阅读(3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