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程美信艺术评论博客

当代艺术&理论批评

 
 
 

日志

 
 
关于我

我系皖南绩溪人,曾旅居欧洲,毕业于南开大学,独立批评家、自由撰稿人。

网易考拉推荐

问题批判不是“撒娇装B”――致邱志杰  

2009-12-14 12:46:00|  分类: 艺术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问题批判不是撒娇装B”――致邱志杰

 

程美信


注明:“撒娇装B”一词套用于邱志杰骂陈丹青。“邱”为邱志杰在《要空洞的批判性,还是要具体的可能性》一文的下部分。

 

邱:如果说朱其论述还有其脑子在——那个叫程美信的妄人的文字,就是无知和无聊的同义词了。这个人说:“……中国社会的残酷事实是:没有一个普通人或艺术家,面对政府官员或美协领导可以理直气壮的说我是这个国家公民(业主),你们公仆是为我们服务的’”——我是一个普通人或艺术家,我已经在我的博客中理直气壮地声称我是业主了,你可以模仿一些网友对于我的业主委员会论的批评,质疑这个未经民选的业主委员会的合法性,(这个问题我稍后回应)——却不能否认我已经在公开的写作把自己和别的人表述为业主了。这个人后来也引用了,前面却来了这么一段,逻辑混乱至此,为什么会觉得自己有资格使用中文呢?我把这种写作称之为逻辑道德低能。

 

按:你邱志杰怎样看朱其跟我无关,何况我在乎的是道理本身,而不是批评者对我个人的褒贬。首先得承认当代艺术院本身是个无聊话题,关键在它引发社会舆论的指责及关注,即邱志杰开骂时起。至于我是不是无知和无聊的同义词,随便说,这个本来就算不了什么。如果将我所说的“中国社会的残酷事实是:没有一个普通人或艺术家,面对政府官员或美协领导可以理直气壮的说我是这个国家公民(业主),你们公仆是为我们服务的’”,理解成在博客上声称我是业主了那回事情,这已不是理解力或智商问题了,而是意淫矫情的病态行为。

 

邱:这种低能的表现比比皆是,在这位程童鞋关于民主制度和中产阶级的关系的言论中,我们悲伤地又一次被这种逻辑低能所伤害,我认为他有必要为此向全体中文使用者道歉。。这位童鞋说:“……总之没有民主法制就无法建立一个以中产阶级为主流意识形态的时代,更不可能出现一个稳定的中产化社会……”。稍微有点历史知识的人的应该知道,民主制度是中产阶级出现的结果,而不是它的原因。用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来看,民主制度是上层建筑,中产阶级是经济基础……别的还用我多说吗?

 

按:如果要讨论或阐述民主制度和中产阶级的关系,根本用不着悲伤伤害来撒娇装B,凭什么让我“向全体中文使用者道歉”,即便一个错误观点也不至于向全体中文使用者道歉,这是一种什么道德逻辑?简直是莫名其妙!生产力与生产关系并不是蛋与鸡谁先的问题,民主制度建立与完善、中产阶级的兴起与发展,从来都不是孤立的关系、谁先谁后的问题,两者是现代资本主义文明发展的同步关系。凡是制度都是国家的上层建筑,不单是民主制度,可“中产阶级是经济基础”则是邱志杰的哲学发明,叫人感到不知所云。中国还不是一个中产阶级为主体的社会,这也是中国非现代、欠发达、不民主的根源及标志。如果邱志杰试图在理论方面有所建树,那就先做好功课,少胡说八道。切记,不是人人都被你一个“维特根斯坦”就给蒙了。


邱:好,你牛逼!你甚至可以质疑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那么我们看看法国历史和英国历史。中产阶级出现的时候君主专制还在,明明是这些人不断软硬兼施,才建立起了民主制度。——他们一开始也试硬的,起义,断头台,滥杀无数,血的教训,慢慢都软了。这位逻辑低能的程童鞋因果倒置,按照它的假设,如果民主制度搞不成,中产阶级就出现不了啦!哈哈!!这样一来,民主制度就不是必然要出现的了。  

 

按:早期资产阶级与民主宪政运动的历史关系是众所皆知的,我没有认为现代民主法制先于资产阶级,但中产阶级的社会普遍化出现,必定建立在民主制度相对成熟的基础上。邱志杰尽举了风马牛不相及的例子,最蠢不可耐的是,它拿民主制度与中产阶级谁先谁后当成一种胜利法宝,不仅将中产阶级后于民主制度的强加在我的头上,同时得出中产阶级先于民主制度的荒唐结论。中国糊涂学者们满脑子是“鸡蛋论”,事实上,中产阶级具有当代政治与经济的双重含义,并代表了整个社会的核心主体。没有相应的制度保障,工薪阶层的劳动付出是无法得到应有报酬,中国工薪阶层收入偏低而无法稳定生活,它不仅说明缺乏制度保障,说明了广大工薪阶层的政治地位与权利意识都普遍缺乏,它也无法成为整个社会的主体。


邱:按照政治经济学的主流论述,通常认为贫富两头小中间的中产阶级较大的纺锤型社会结构最有利于稳定地推进民主制度,而贫富两极分化中间的中产阶层很小的哑铃型社会必定爆发社会动荡,从而无法维持,最后必定需要回归中产阶级占主流的社会结构。而中产阶级一旦占主流,就会要求法律保护自己的财产权和发言权,从而推进民主制度。这一来,民主制度才显得是历史的必然道路,或者起码是较好道路。相应地,中产阶级则被视为社会的稳定器、平衡轮和缓冲器。

 

按:既然如此,我前面那段话就不该有异议了。另外,一个社会出现了以中产阶级为主体的“纺锤型”,它必然具备一切民主制度条件,然而,没有现代民主制度从无到有的构建发展,根本就不可能出现中产阶级从小到大的成长历程,两者质量演变关系是相相辅相成,更不存在邱志杰所说的先出现一个纺锤型中产阶级才去推进民主制度。之所以,资产者革命时代是中产阶级主体尚未出现的时代,也是现代民主制度初始阶段。


邱:这种论述如此主流,以至于当美国左派经济学家保罗﹒克鲁格曼发表《一个自由主义者的良知》一书,提出中产阶级的出现并非自然而然的经济现象,而是罗斯福新经济政策的产物的时候,被普遍视为惊人之论。这种论述是如此主流,以至于也成为今天中国政府官员的共识,在十六大报告中明确提出要扩大中等收入阶层,引得一大群经济学家翩翩起舞。这种论述是如此主流,以至我们有位程童鞋企图起而模仿,可惜由于逻辑能力的缺陷,错把因果倒置,拾十六大报告之牙慧,把自己其实一无所知的民主制度,变成了中产阶级出现的前提。我很想预先请求这位童鞋,千万不要狡辩这是读完了保罗﹒克鲁格曼之后的新鲜观点,那样做我会给恶心死了,拜托!千万!

 

按:这种娘娘腔的“撒娇装B”,叫人颇感不适。邱志杰的逻辑高能就是把别人对他的批评,当成了“愤青表演”与“要空洞的批判性”。关于“业主参加业主委员会不是招安”以及“当代艺术院”的问题,不服恼没有问题,那得回到问题本身或《邱志杰不过是陪嫁伴娘》一文的主题去,而不是在东扯西拉和撒娇装B,没有依据表明邱志杰有能力讨论那些深奥问题,不过用撒娇装B、东扯西拉在引开话题而已。

 

相关文章链接:
邱志杰《业主参加业主委员会不是招安

程美信《 邱志杰不过是个陪嫁伴娘
邱志杰《要空洞的批判性,还是要具体的可能性》

  评论这张
 
阅读(3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