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程美信艺术评论博客

当代艺术&理论批评

 
 
 

日志

 
 
关于我

我系皖南绩溪人,曾旅居欧洲,毕业于南开大学,独立批评家、自由撰稿人。

网易考拉推荐

批评家的身份边界与气质特征  

2009-03-26 15:16:00|  分类: 艺术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批评家的身份边界与气质特征

 

程美信

 

中国美术批评在艺术市场火爆中集体缺席,最不正常的是十多年里没有过一场严格意义的学术争论,充斥媒体的不是利益是非便是花边八卦。此外,在“批评家”满天飞的壮观场景里,人们甚至连“批评”是什么都没有搞清楚,专家学者如此,老百姓便可想而知了。再有是美术“史论人口”过剩(孙振华语)的情况下,可实际上批评人才却面临青黄不接。

 

尽管今日的资讯手段发达到以往时代无法可比程度,但中国的社会舆论与学术批评则没有实质改观,远不如“五四”与“八五”两个时期。网络虽然给舆论自由带来一丝生机,可同时加剧了权庸俗化话语的空前泛滥,美术批评大抵上反映了“道高一尺而魔高一丈”的局面,有学术价值的批评并未取得主导性地位。艺术品作为资本的博弈道具,出现了金钱强权便在所难免,根源在于批评的独立性缺乏制度保障。因此,在资本肆无忌惮的作用下,批评成为市场营销的广告工艺。说明了艺术市场过度迷信资本的自身作为,忽视了艺术本身的固有价值,没有赋予美术批评应有的独立作用。批评家迫于生活压力不得不被动迎合市场,从而走向批评的反面角色。事实上,从媒体到大众、从艺术家到理论家,并不清楚“批评”的严格本义,兴许跟中国文化缺乏批判传统有一定关系,因为传统文艺学体系只有鉴赏、考究、诠释的评论(comment),没有批评(critic)应对机制。批评的主体责任是质疑、否定、批判,其目的在于促进学术思想与文化生态的健康发展。

 

我注意到段练写过《点评当代美术批评家》一文,如果没搞错的话,他应该从外语专业转向美术理论的,对西方学术中的“批评”语义应该比国内一般学者有更清晰认知,可他所点及的所谓“批评家”,大部分人的主体身份却不是批评家,包括他自己均不属于严格意义的批评家,基本是些诠释性的评论家和考究性的理论家。批评、史论与一般注释性评论有着严格的主体区别,尽管它们共享一个学科的知识体系。批评与评论的严格界限,绝不是身份的归纳判别,而是实际具体的分工职能所决定。另外,如去年有个“2008年度中国当代艺术十大新锐批评家”评选活动,从组织者与评委们都没有意识到“批评家”的身份职能和实际边界,弄了个令人哭笑不得的“十大新锐批评家”;如其中有位叫尧小锋的年轻人,他经常写些艺术市场报导性文章,我曾拜读过他的几篇文章,发现他既不懂经济而又不懂美术,更不具备批评家的专业素养和批判精神,最多算是一名媒体艺术记者或文字编辑,将他冠以“批评家”已叫人汗颜了,更何况顶上“十大新锐批评家”的光环。可见中国当前的“美术批评”和“批评家”有多么的泛滥,连什么是美术批评都缺乏正确认识。

 

在此,不妨引用我《艺术批评及其意义》一文中对艺术批评的界定:‘批评不过是某种意义上的哲学看守。因为日常生活就是一种选择过程,人们所面对的不都是需要的,更多的是不需要的东西;那些狭隘思想和错误观点,就在缺乏过滤情况下进入了我们的精神机体,并造成人生与世界不通畅的根源。批评是促成健全思考的整合机制,其形态不是阐释性的肯定或赞美,而是不拘形式的质疑、否定、批判;因此,批评又是一种无明确标准的创见力’。……‘批评是以质疑、否定、批判为核心主体,其中批判是最为极端,其主体是抨击性谴责。当然,不论批评或批判,它们的主要作用在于对狭隘与差错的纠正。评论则是一种阐释、肯定的主体模式,也是一种常见的传统批评,目的在于提高鉴赏水平。现代意义上的艺术批评是由传统上文艺评论发展而来,广义上隶属于评论范围,由于批评不是一般性评论,从而突显了它的特殊形态。也就是说,艺术发展对理论学术的要求越来越高,使批评必须永无止境地处于自我完善进行态,成为艺术学理论体系中不可缺少的重要一环。因此,评论与批评在形态上已难以一致,它们之间的互相制约、彼此对立有利于学术思想的内部完善。批评在不同领域需要不同的专业知识,像美术批评与常规的美术评论以及史论研究,它们之间存在经验知识上具有普遍共性,只是批评通过否定、质疑、批判作为功能模式,同时对阐释性评论加以批判性论证’。

 

关于美术批评的后继无人,它其实是一种气质性的缺失所致。近年美术史论人才是培养不少,由于年轻一代不在理论前沿与批评一线,缺少有影响力的中坚人物。事实表明,这由于年轻一代学人缺乏批评家应用个性气质的结果,而不是他们知识与经验的不足。因为美术批评不同于史论研究,不光需要一定专业理论修养,更不能缺少独立的个性气质和挑战的批判精神。近几年来,我对美术批评界新生血液的急切期待已变为一种无奈情绪,因为时代的平庸、教育的失败、社会的浮躁的种种因素,决定了美术批评人才的“青黄不接”,它与整个社会舆论批评的严重缺失是不谋而合。

 

在“第二届年批评家年会”上,段君曾呼吁“年轻人要培养一种敢于和老一辈批评家进行学术对抗的勇气。与老一辈相比,年轻一代在某些学术领域里是存在优势的。我的出发点,是我坚信批评完全可以在学术交锋中推进”。他的发言招致王林不屑的驳斥(因未能找到原文而不再引用,只记得大概意思),尽管我在主观上很难接受鄙视年轻人的态度,可环顾周围年轻一代人却又觉得王林的不屑态度又在情理。很显然,段君的呼吁基本上背离了同代人的处世原则,因为批评首要的不是生理性或知识性的优势,气质性因素是至关重要的,否则就是把握了真理也表达不出来。之所以,苏格拉底如似助产师一般,通过不断质疑与追问催人思考问题。美术批评人才的青黄不接,它在某种程度上宣布了当前中国文化体制与教育模式的双重失败;时间已证明了“70后”平庸渡过,“80后”露出的苗头已不容乐观。一代人的气质性缺失,反映了整个时代内在激情的枯竭,唯有死亡与苦难才能唤醒年轻人的青春热血。

 

我一直关注的美术理论界的年轻人,从最初看好的十余人到现在的全不确定态度,只期待偶然个别现象的出现,决不对常规群体抱有任何幻想。连我最欣赏的段君和盛葳两位年轻人,他们身上仍缺少批评家应有的个性气质,其他人就更不言而喻了,大部分所谓的年轻“批评家”均为活络不堪的家伙,生来就不是做批评家的材料。兴许他们需要一个乱世,否则他们无法逃脱“活得巧,死得惨”的命运。正是的气质性缺失,使得年轻学子难以承担批评的学术任务,毕竟知识经验是可以努力积累的,可气质因素一旦越过可塑阶段,便成为不可逆转的性格定数,它直接影响到批评所需的创见锐力。批评家必然需要批判精神的特殊人格,这对于习惯中庸苟且和服从权威的中国人而言,本身便是一种性格冲突;加之时代的浮躁、上代的强悍、生存的压力,彻底击溃了年轻人的理想激情和个性气质,使他们集体屈服于现实,不是急功近利便是世故不堪。

  评论这张
 
阅读(5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