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程美信艺术评论博客

当代艺术&理论批评

 
 
 

日志

 
 
关于我

我系皖南绩溪人,曾旅居欧洲,毕业于南开大学,独立批评家、自由撰稿人。

网易考拉推荐

评王岳川的《当代艺术炒作的后殖民话语》之(一)  

2009-09-16 03:17:00|  分类: 艺术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艺术批评不是国恨家仇(一)

        ――评王岳川的《当代艺术炒作的后殖民话语》

 

程美信

 

  当前中国人文思想界,出现了以文化身份反殖民论的权威言说,它们比起传统左派学说与民间爱国愤慨,在语式上至少是焕然一新,但骨子里却是一脉相承,爱国民族始终是它的制胜法宝,从而达到向无敌的理论功效。它们的危险在于对体制权力的绝对臣服,完全回避了中国社会当前核心文化矛盾是极权主义这一事实,某种程度上滋长了狭隘思想、愚民政策、历史偏见的泛滥蔓延。其次,它们背离了知识分子应当保持独立、尊重事实、捍卫公正的基本原则。近年靠反后殖民论文化身份论起家的新式学者,不仅官方的文化新宠,也活跃于教研前台,如北大教授的王岳川和浙大教授黄河清等人。这学者一个最大问题在于把意识形态作为学术伦理的普遍准则,由于缺乏反思精神而导致治学方法的不得要领。

 

下面就北教授大王岳川《当代艺术炒作的后殖民话语》一文进行论评,由于篇幅过大的缘故,只能对有异议观点进行以点对点批驳,忽略没有分歧、无关紧要与琐碎重复的部分。这种批评方式完全适合网络媒体,避免了传统纸媒为节省版面而出现断章取义的局限。(为王岳川,为本人)

 

一、中国当代艺术海外炒作的文化身份危机

 

王:进入新世纪,随着国际市场对中国当代艺术看好,在西方买家眼中,中国艺术品价格比西方艺术品相比较而言更加便宜,有相当的炒作上升空间。这也从另一个角度说明了中国当代艺术热是被西方给与的,是被动地由国际拍卖行家炒作起来的。正如英国《艺术报》编辑安娜·索梅·科克斯认为:在英国的艺术收藏人口已经改变,大部分新中产阶级都在国际性的公司上班或在接触媒体的相关行业工作,他们不再崇拜古典事物,而是渴望新的事物和更为现代的作品。这意味着,不仅中国当代艺术将古典艺术边缘化,而且西方古典艺术同样遭受这种厄运--曾经多么辉煌的架上油画在当代西方艺坛上不断式微枯竭,已然说明了这一点。可以说,无论西方还是东方的传统文化艺术,都面临着世俗化消费主义的挑战。

 

按:首先,王岳川对艺术市场缺乏必要了解,处于一种人云亦云状态。没有任何迹象表明国际市场看好了中国当代艺术,最初对中国当代艺术的关注局限于学术方面(美术馆)和个人收藏行为,它们在量上非常有限,如早期“F4”等人的作品。当代艺术的天价炒作完全是中国制度缺陷、市场混乱、投资泛滥、学术失范的集合表现。如果不是东南亚华人近年艺术泡沫过程从中接盘,那些重复性的批量加工美术作品是不会卖出高价的;在国内没有实际的最终藏家,欧美资本根本就没有真正卷入这种天价风潮,完全中国人自己在兴风作浪。其次,像张晓刚早先大家庭作品,它们本身艺术价值都是不容低估,卖出高价本是极为正常的,相比西方当代艺术的价位并不算高,这些都充分西方艺术品市场的学术与商业结合操守。随着华人资本介入,他们把“F4”当作传统字画来炒作,其中不乏西方拍卖中介机构从中作用,但真正的庄家与下风还是中国人。因此,王岳川所说的国际拍卖行家在炒作中国当代艺术,它反映了中国的市场、学术、资本的制度性失控,仅金融机构、税务部门、文化监管都放纵艺术品市场设局作弊,甚至把监管不作为当作扶持民族拍卖行业。关于古典艺术的边缘化,它不仅历史发展的必然,也是一个社会创造力与审美活力的双向张显,表明西方人更注重那些富有创造性、开拓性的文化艺术,不像中国人的艺术审美始终陷入单一呆滞的保守状态。如果艺术发展永远停在古典主义美时代,那历史早已呆滞不前了。人们接受并能够消费新艺术,它是历史进步与思想解放的良性互动。之所以,像张晓刚等人早期作品,只能是西方伯乐来发现,当张晓刚面对国内市场胃口与投机习惯,就无用什么创造力,请人批量加工制作;因为中国人对艺术品的介入缺乏思想创见,只要有名了可以以尺论价

 

王:当代人存在一个文化误区:似乎大众化没有错而且不可置疑,似乎只要是大众狂欢就因其草根性而天然具有正确性,只要是民众的就是无可非议的。其实,艺术和文化除了要成为民众的(大众化、娱乐化)以外,最重要的功能是成为民族社会内在价值和精神超越性体现,是反抗生命异化和感觉沉沦的重要方式。因此,打着大众旗号使文化和艺术浅表化低能化,是对艺术精神和文化命脉的摧根。我们有必要通过美术话语的探究进而抵达文化神经,并对精神编码加以清理。

 

按:这是一种典型的中国伪精英话语。因为在西方批判大众文化霸权,成了一种知识分子新时期的文化使命;如果将它置于中国社会语境则是完全错位,因为中国老百姓在政治、经济、文化都不居主体地位。换言之,中国老百姓需要知识分子站在他们一边,共同应对来自集权主义的既得利益团体的文化压迫。中国当前的社会价值沉沦,不是资本市场与消费主义的内因,没有依据表明一个资本主义或商业发达社会就必然出现道德沦丧与价值混乱,诸如欧美国家的社会诚信、公共秩序、道德观念都不是中国社会可比的。很显然,中国的当代问题除了来自历史传统之外,主要还是专制政体的制度作孽与权力腐败,导致社会道德沦丧与价值信仰的全面崩溃,没有公正的司法制度、稳固的政府威信,开化的包容环境,人们依赖自觉道德是难以持之以恒的;出现了知识堕落、价值错位、道德沦丧也就必然不过了。中国的大众文化之所以出现愚乐化、恶俗化、妖魅化、八卦化的片面倾向,根源在于党八股之外没有更多的清新精神空间。用王岳川的话说,它们恰是代表民族文化身份

 

王:中国当代艺术被号称为后现代艺术,一些画家已进入后现代为荣,缺乏基本的文化反思能力陷入后现代泥潭之中。为艺术设限是人为自己设限的一部分,因而,艺术本性与哲学本性本质同一。人类世界大抵有两种艺术能撼人心魂,一是充满爱心的纯粹超越性艺术,一是被压抑扭曲的反抗性艺术。前者使人心灵净化,后者使人灵肉痛苦,丧失了这种哲学高度的艺术创作只是人文精神的名存实亡,不过是技术和市场操作的冠冕堂皇的浮躁而已。事实上,西方后现代主义既颠覆了前者又压抑了后者,使当代艺术成为颠覆之后废墟上的虚无主义精神的膨胀。

 

按:这就是王岳川信口开河的春秋笔法。号称后现代艺术本身不构成荣耀实质,关键在于艺术有没有前瞻性创造价值。此外,当代艺术这一概念表述是基于历史时间纬度与艺术形态特征,狭隘上也相对于既定传统艺术的边界。缺乏文化反思能力并不限于当代艺术或后现代艺术,传统派艺术与现代艺术正是缺乏反思内省力与创新突破力,才遭到新兴文化艺术的反叛颠覆,这不等于当代艺术或后现代是完美无缺的,文化矛盾因历史迈进而必然源源不断。因此,不能将艺术的形态特征归纳看作是一种人为自己设限的障碍,语言学上任何概念都有明确指向的设限边界,理论概念上的后现代主义美国中国画共产党一样具有明确指向。能够撼人类心魂的艺术只有充满爱心反抗压抑的两种艺术?这种散文式的评述,完全缺乏论证的逻辑依据。何况充满爱心心灵净化也难以形成绝对的统一关系;反抗压抑只是灵肉痛苦的表现之一;其次,基于这两点也无法代表一种具有哲学高度的艺术创作。正当的名利对于任何人都是天经地义的,艺术从来就是没有排斥过必要的技术与金钱。那种伪道德主义美学,从来都是一种无法验证的学。也就说,没有艺术家可以彻底摆脱对技术与金钱的基本依赖。说西方后现代艺术颠覆了爱的灵魂,压抑了痛苦的反抗是一种无稽之谈,表明王岳川对当代艺术的理论无知,甚至缺乏基本认识。

 

王:而吊诡的是,中国艺术家运用后现代反文化的形式,表达的却是自己的现代性经验。于是,观念错位使当代艺术在缺失文化的情况下反文化,在丧失价值底线中反价值,进而造成艺术的视觉暴力和精神盲目。当视觉暴力化和盲目化后,艺术感受成了问题,无目的无价值操守的艺术表达成为中国传统经验感受方式的报复行为。这直接导致了当代艺术精神的三大危机

 

按:后现代艺术本身就是文化之一,不存在反文化的形式,只能是后现代艺术对传统艺术、理性主义艺术存有反叛性,也可用突破超越作为中性描述。尽管中国艺术家缺乏现代性的生活体验,但在创作过程中,借鉴西方后现代艺术也不失为一种经验尝试,包括艺术语言模仿,正如西方印象派、野兽派艺术借鉴东方艺术与非洲艺术语言一样,至少艺术不排斥借鉴、实验的等过程手段。没有依据表明后现代艺术就是绝对的视觉暴力和精神盲目。如果王岳川只限于接受民族传统艺术或古典主义艺术,拒绝接受非审美类型艺术,便认为后现代是视觉暴力精神盲目,这只能当作不可强求的一己之见,它的狭隘性则是不言而喻。古典艺术之所以是古典艺术,那是它在形式与内容上难以历史前沿作用,成了博物馆的经典艺术,后现代不是对中国传统经验的报复方式,是把博物馆与创作室做一个明确的阴阳界,不然历史就丧失时间纬度,正如王岳川写几笔书法便成了永恒的终结艺术。

 

总结王岳川所说:中国当代艺术或后现代的视觉暴力化和盲目化后——无目的无价值操守的艺术表达,成为中国传统经验感受方式的报复行为。这里,使我们清楚了他的批评当代艺术的基本目的。那就是传统文人字画是中国传统经验感受方式,对它的不吻合就是一种报复方式的视觉暴力与精神满目。这里可以看到王岳川思想的保守与霸道,而且通过狭隘的民族传统经验作为一种理论合法性。因为艺术是人类需要不断开拓进取的精神探索,因为历史发展始终伴随矛盾,艺术在经验层面上提供这消解文化矛盾的可能性。而捍卫传统经验或传统艺术,不论在中国还是西方都存在,它们就是文化矛盾的存在实质,保守主义目的就是维护现状、阻止不确定的发展变化,显然还包括思想之外的既得利益。其实,民族传统与历史传统不过是一种思想的幌子,因为任何一个民族文化传统与精神经验都不是绝对稳定的,如果民族陷入一种既定文化传统模式中一成不变,那意味着文明的彻底死亡。

 

王岳川的三大危机说:精神之光的消散价值的颓败整体性的碎片化。从命题概念上便清楚了它们的没有任何新意,全然在重复上述的狭隘偏见。其次,试图对它们进行艺术内部的理论批评是极为困难的,只能将它当作散文作品的来读。如果将它们当作艺术外部的市场交易、文化思想、意识形态来解读,结果不外是“不知所云”。因此,只好搁置这些没有批评价值的部分内容。假如王岳川拿这种后殖民论照此著书立说,那不知要误导多少人。遗憾的是,由于王岳川的言说占据了民族爱国的伦理优势,要对它进行批评是相当危险的,弄不好要背负民族败落被殖民者的罪名。这也促成反殖民论在当前中国文化批评的时髦性与权威性。换言之,它是一些不学无术的学者们的学术投机,从而确立他们在学术界所向无敌的话语地位。

 

(退后将陆续发布批评王岳川《当代艺术炒作的后殖民话语》一文的另外三篇文章)

王岳川《当代艺术炒作的后殖民话语

1、中国当代艺术海外炒作的文化身份危机
  http://review.artintern.net/html.php?id=7449&page=0
2、现代性话语霸权中国际拍卖的炒作危机
  http://review.artintern.net/html.php?id=7449&page=1
3、人类价值“古今之争”与中国批评家立场
  http://review.artintern.net/html.php?id=7449&page=2
4、海外意识形态性与中国艺术的世界性拓展
  http://review.artintern.net/html.php?id=7449&page=3

  评论这张
 
阅读(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