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程美信艺术评论博客

当代艺术&理论批评

 
 
 

日志

 
 
关于我

我系皖南绩溪人,曾旅居欧洲,毕业于南开大学,独立批评家、自由撰稿人。

网易考拉推荐

2010年最后一泼口水  

2010-12-21 01:38:00|  分类: 忆事杂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0年最后一泼口水

     ——献给袁霆轩先生的新年礼物

 

  其实,两天前就在微博上收到袁霆轩的转来博文,不料今天再次收到,看来他是有意挑战“主要战线在网络口水的批评家”的我,古人云:来而不往非礼也。再说,2010年即将结束,我的口水所剩无几,但不吐仍有不快,干脆将它献给袁先生当作新年礼物,祝他开年水涨船高!财源滚滚!!

 

袁霆轩的文字:“曾经美信被认为是主要战线在网络口水的批评家,但2010年他的主要任务似乎是要著书了。不拘于批评的形式,占据着道德制高点对当代艺术进行正义讨伐,在这个虚空时代,秉持某种不可证的信念以前行,也很是值得击掌。”

 

我回敬的口水礼物如下:

 

一、我热衷网络发论是不争的事实,但不存在所谓的“网络批评”,它完全是势利眼的门户之见。我想,你用“网络口水”来形容我的批评,显然长期被误导的结果,或者是你根本就没读过几篇我的文章,仅限于那些飞来飞去的口水而已。尽管网络文字有良莠不齐的缺陷,但当前中国艺术批评却限于网络。正规的艺术类刊物,除了满足老人们的阅读习惯之外,它已是中国学术堕落的可耻证书,不外是学霸稿、人情稿、马屁稿,剩下是赤裸裸卖版面的学位稿、职称稿、软广告。滑稽的是,还有人迷恋这些所谓的正规刊物,无视它在侮辱文人、亵渎学术的可耻事实。《批评家》和《画刊》曾向我各约了一稿,后来连一分钱稿费都没给我,恐怕就是给也少得可怜。因此,我发誓不再主动向刊物投稿,约稿必须满足我提出的基本稿酬,否则我宁可在网络大泼口水。

 

二、不知你从哪里得知年我2010年主要任务似乎是要著书,尽管最近有人为我印了一本文集,可它仍是你说的“网络口水”。再说,我还不至于去担心“主要战线在网络口水的批评家”,而专门去著书改变身份。写作对于我来说,是一份过去、现在和未来的终生工作,以目前中国的出版系统和正规刊物,在网络大发口水未必是坏事,我决不因为“网络口水批评家”身份,死乞呗咧地要跻身于非网络批评家行列。

 

三、按照你的高见,我还是一位玩弄“道德制高点”网络口水批评家。但是,我要告诉你,“道德”、“正义”、“理想”并不是什么“不可证”的东西,恰恰是人类必须坚持的,也是文明人最基本的价值信念,否则我们连猪狗不如,更无所谓什么艺术了。不客气地说,你不愧是位当代中国青年,完全被急速膨胀的消费主义所打败,眼中只有兑现的可证之物,此外一切都一钱不值。

 

四、我不指望任何人给我击掌,每个人只要诚实地待人对事,扪心无愧就足已。除此之外,我也不指望一些势利眼的好眼色,即便他们对我表现出极端的不屑,我不觉得是什么坏事,相反,我会很庆幸自己是让他们讨厌的家伙。换言之,你说的“值得击掌”在我看来并非什么诚心的善意,只我的“网络口水”泼进你的眼里,使你不能无睹其存在而已。

 

袁霆轩《2010当代艺术究竟发生了什么:最传播9强文》
http://critical.99ys.com/20101218/article--101218--51878_1.shtml


  评论这张
 
阅读(5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