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程美信艺术评论博客

当代艺术&理论批评

 
 
 

日志

 
 
关于我

我系皖南绩溪人,曾旅居欧洲,毕业于南开大学,独立批评家、自由撰稿人。

网易考拉推荐

小婊子林卡  

2010-10-08 03:14:00|  分类: 忆事杂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婊子林卡

 

          (说明:由于移动硬盘几十G数据全部丢失,折腾了几天才恢复一半,在一边等候修复过程,一边读着失而复得的文章。在此,干脆上一篇短小说,跟朋友们一起消遣。)

 

   

 小婊子林卡

 

   (说明:由于移动硬盘几十G数据全部丢失,折腾了几天才恢复一半,在一边等候修复过程,一边读着失而复得的文章。在此,干脆上一篇短小说,跟朋友们一起消遣。)

 

 

  林卡向游人出售纪念品时,她还不时地从衣服里取出色情光盘来兜售。一对外国夫妇接过林卡递上的几张光盘,放在手里看了看。接着,女的用一口流利的标准普通话对林卡说:“孩子,我们可以买你的光盘,但你以后别再跟男人做那种交易了,你的年纪还太小了,……。”

  “你们要这盘吗?”林卡用一种蹩脚的普通话说,见外国女人还在说三道四,她便冲上去夺过光盘,显得很不耐烦地咕噜起来,说:“要就要,不要就别来烦老子!”

  “亲爱的林卡,你还是个小姑娘——是个女孩家,别用‘老子’这种难听的粗话。”

  “放你的狗屁!我就是老子!你怎么啦?——嗯?”说完便扭头走开了。其实,她压根儿不清楚‘老子’是男人的专有名称,只是习惯地模仿她哥哥的说话口吻而已。

  林卡已不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游人,她总觉得一切似乎莫名其妙。在小镇上出售纪念品和色情光盘的孩子很多,因为只有小孩子兜售色情光盘不会被工商所和派出所抓起来,就是逮到也顶多是没收光盘而已。但林卡一直不知为什么那么多陌生游客竟然知道她的名字,而且爱跟她扯那么多废话。有位外国记者曾经追踪报导过她的生活,她的照片上过几家国际刊物封面,而她却对这些一无所知。每逢游客多的日子,她家就被开客栈的临时租下,这样一来,她便跟一些客人有些不寻常的关系,他们要她帮他们敲敲背儿,捏捏身子什么的,只要客人肯花钱,在她看来是值得的交换,她总乐意为别人服务,那样至少使她挣到一些钱。其中不乏有男人要她摸摸那玩意儿,只要多给她一些钱,她是满不在乎为他服务的。因为他哥哥巴登也有那玩意儿,她经常在酒醉时玩弄他的那东西。她总觉得男人应该都有那该死的玩意儿,她似乎觉得一切好不奇怪。

 

  每当闲下来的日子里,她总坐自家的大门口,满脑子里是她的哥哥巴登。他常年进山打猎和采药,偶尔回家一趟便进山,全镇人都叫他“野人巴登”,他从小跟父亲过着野外的生活。在她三岁那年,父亲被一群狼夺走了,至于她的母亲,她从不知她长得什么样儿,几乎她刚出世的同时便离开了人世。她曾经试图努力想象母亲的样子,可结果发现她总是别人母亲的模样儿,于是便越来越不去想母亲了。她的心里念念不忘却是自己的哥哥,令她感到温暖的是他那热得发烫的毛胸,如果别人问她世界上最好的地方是什么地方的话,她会毫不犹豫地说是哥哥的胸膛,因为她打小就在他的怀里长大。总之,林卡眷恋过去与哥哥身影不离的日子,不论他进山打猎或采药,他总是带上她一起上路,并骑在他肩膀上,好象成了他身体的一部分。后来,她能够自食其力便在镇上卖些零碎,哥哥巴登也不再带她进山,嫌她碍手碍脚。她最爱做的事情就是赚下一笔钱,买上几桶劲头大的好酒放在家里,等哥哥下山便把他罐得酩酊烂醉,任她挑逗玩耍,她喜欢他酒醉糊涂和胡言乱言的样子,似乎只有这样才使哥哥在家里多待几天。

 

  “小婊子……”

  几个同龄孩子路过林卡家门口,见她发呆地坐在那里便骂道。林卡压根儿没理睬他们,仿佛他们不过几只讨厌的苍蝇而已。再说,她很习惯“小婊子”这个字眼,小镇上人们都这样称呼她,好象她不明白这个下流绰号的意思,包括她的哥哥巴登也这样叫她。直到一发唾沫贴在她脸上,她才有所反应地站起身来,那知道两个年纪比她稍大女孩将她按了在地上,并给了她几个巴掌,骂着“小婊子”便一哄而散。

  林卡没有那么生气,因为她想自己在前些日子抢过这几个女孩的生意。不过,遭人欺负使她突然特别想念哥哥巴登,只要他在家里,是没有人敢会欺负她,小孩一听见她哥哥“野人巴登”就害怕得直抖索。由于她有个野人般的哥哥,同龄人总不跟她玩,好在她也不那么在乎别人,何况她为自己拥有这么一个哥哥感到无比满足。除了他之外,她不再觉得这个世界上还有她所需要的东西。此外,不管巴登多久没有回来,她都不担心他会发生意外,甚至从没有那样想过,哪是因为她坚信他就是山野之王。

 

  一天中午,林卡听人说她的哥哥巴登被林场派出所抓了起来,说是他偷杀野山羊。她去了一趟派出所,那里的人不让她跟自己的哥哥见一面。她哭了,她一个劲儿地恳求派出所民警放掉她的哥哥,但没有人理睬她。于是,她回到家中,把父亲留下的那杆闲置多年的土枪取出来,修整了一番,并装上火药。这些她从小都学会的活儿,她甚至打了不少的野鸡山鸟,还是骑在哥哥肩上开枪。

  当她拿着装好火药的土枪来到派出所,人们还以为她前来交枪。那知她举枪就对准办公室里三个民警,毫不含糊地命令道:“放掉我的哥哥巴登!没有他,老子我就不活了!”

  “小女孩,别乱来!”

    人们见了她所持的枪上已拉起了掰机,火嘴上套有硫磺铜帽,何况她露出一幅十岁女孩所不可能有的凶相,使得在场的人们感到不寒而栗,担心她失手走火。因此,他们立即答应释放她的哥哥。当她见到自己哥哥时,让她吃惊的是发现他胸前受了伤,于是便大声的问道:“是谁伤了我哥哥?说,快给老子说呀!”

   几个民警吓得脸色发白,生怕她一冲动就扣动掰机。

  “林卡,不是他们干的,是一头发了疯的母黄羊把我撞伤了,老子我不得不向它脑袋开了一枪。唉,全怪这个该死的季节,母黄羊象是吃错了药一样,见人就是顶撞。这些朋友也是的,他们就不相信我的话,硬说我偷猎,只要瞧瞧那被火药炸碎的山羊脑袋就清楚的我们距离有多么近。”

  “他们不是猎人――他们什么屁也不懂――别跟他们说这些。”手仍旧握着猎枪的林卡说,接着她又骂了一句:“这个季节捕杀母山羊,那还算是个出色的猎人吗?――呃,那还算巴登家的人吗?老子我都要一枪干掉他。”

  “是呀,林卡,你这个小婊子说得太对了,要不我巴登还算个有种的猎人?”

  林卡凶狠狠地问民警:“你们信不信他说的话呀?”

  “信,信,我的姑奶奶,你最好别把枪口对准我们好不好?”

  事后,林卡家的两杆土枪被派出所没收了,她的哥哥从此被禁止进山作业,这正她求之不得的事情,那样她哥哥可以天天在家里陪伴她了。只要他安守本分地待在家里,她可以一边卖零碎一边伺候他,为他捶背和洗衣,在他酒醉时戏弄他那该死的玩意儿,这些都是她一直梦寐以求的快乐生活。

 

  这天,林卡撸着一大把衣服来到河边,接着小心翼翼地用一个石头将衣服压在河水里。不过,她还是将哥哥那件绣有辟邪符的祖传背心单独压在一处,因为它在她家里有着特殊的珍贵意味,据说它曾保护过她祖父一生的平安,而她父亲因为没穿上它进山打猎而丢了性命,可她哥哥巴登没有这件背心便险些被山羊撞死。当她洗好那把衣服后,发现单独压在河水的背心不见了,她立即顺着河水追去,在缓缓河流中却没有找到背心。于是,她跑上了岸,找到一根竹竿扛着肩上,显得蛮有把握地沿着河岸走去,穿过小镇,在河口的大桥上一眼就看见了那绣有蝙蝠图案的背心在水流中滚动,可她手里的竹竿却不够长,眼睁睁地望着背心滚滚远去。可她没有一丝放弃的念头,而是信心满满地继续沿着河岸追去。此后,人们再也没有在镇上见到“小婊子”林卡了。(程美信写于99年)

  评论这张
 
阅读(3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