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程美信艺术评论博客

当代艺术&理论批评

 
 
 

日志

 
 
关于我

我系皖南绩溪人,曾旅居欧洲,毕业于南开大学,独立批评家、自由撰稿人。

网易考拉推荐

现代文明边缘的聚落  

2011-11-02 01:53:20|  分类: 艺术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现代文明边缘的聚落――田林镜头里的雅山人和他们的孩子

程美信

现代文明边缘的聚落 - 程美信 - 程美信艺术评论博客

 

位于乌鲁木齐西郊的雅山,这个地名本身就隐含着沧桑的历史痕迹。雅山原名“雅玛里克山”,在蒙古语中是“山羊之家”之意,随着汉人入驻新疆,雅玛里克山被简称成“雅山”,叠嶂中的山顶被命名为“青年峰”,抹不去历史的血火烙印。蒙古人到来之前的雅山故事已不为人知,只是活生生的雅山人,组成一个现代都市边缘的自然聚落。 

如今的雅山人多是信奉伊斯兰教的新疆各地游民,在农业兵团化、城镇现代化、外来移民大举扩张的情况下,新疆原居民的生活方式难以延续,一些人开始流入都市甚至散向全国各地。雅山人在不同时期从不同地方分别迁来,盘踞乌鲁木齐西郊一带的荒坡山坳。雅山人原本都从事自然经济,他们的谋生技能、价值观念、生活方式、教育程度均不适应现代社会,在迁入雅山后,他们完全陷入贫困落后的窘境。造成这种局面,除了雅山人自身的因素之外,城乡二元分化的户籍制度也让他们无法融入城市:在雅山生活了五十多年的一家几代人都是“黑户口”,他们丧失了原籍身份和栖居地,同时又不能成为乌鲁木齐的正式市民,在教育、就业、医疗、救济方面毫无保障,使得雅山成了一个自生自灭的贫民窟;由于没有供水系统和卫生设施,整个聚落显得脏乱不堪,肺病成为居民的常见病,雅山男子主要从事轧取建筑废料、搬运等苦力劳动,收入极为微薄,民族宗教习俗使雅山妇女无节制地生孩子,少有人出门打工挣钱,令原本贫穷的生活雪上加霜。

泥墙棚屋重叠的雅山上空,一群群飞鸽如同早出晚归的雅山人,不论这里有多么破烂贫困,始终是他们繁衍生命的栖居地。在一路之隔的山对面,高楼林立的繁华景象,使雅山显得格外脏乱丑陋,正如雅山人的孩子们,不论他们是哭笑还是呼吸,总伴随着纷飞的煤灰土尘。但是,雅山人的孩子,他们烂漫的眼神、可爱的形态、天真的笑声,使这片简陋得近乎荒凉、肮脏得近乎废墟的聚落充满了生命气息。田林从2005年开始闯进雅山人的世界,可他对雅山人而言,永远都是一名陌生的外来者,像飞进眼睛里的沙尘那般令人不舒服,只有那些未经世故的天真小孩、无言的荒山斜坡、从容的崎岖陡路,在包容着一位无意间的闯入者,如田林自己所说:“我像一团游魂,跟着沙尘一道掠过那些维吾尔人住的小巷、土屋、山坡和垃圾堆。”

田林用他那台从旧货摊子淘来的旧相机,在五年间记录下大量雅山人的生活镜头,它们不是什么创作,而是一个个血淋淋的生命,尤其那些孩子们,他们无疑是生命中最灿烂的图像。田林在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出生长大,旷野塑造了他的性格,并赋予他全部美好的童年记忆,或许他从来就没有学会融入都市生活,或许他始终没有被生活所改变,他不是社会学家、文化人类学家、摄影艺术家,只是雅山孩子的灰头土脸、幼稚笑容、无辜神伤、飞奔脚丫,使他感到旷野童年悠然存在。他原本只想用相机留住人间那天真而净洁的一面,可他发现了雅山人更多复杂的生活情景,镜头拍摄到少女忧伤的眼神、母亲无奈的惆怅、小伙冷峻的表情、老人肃穆的形态。在家徒四壁和遍地垃圾的凋落景象里,还有垂死挣扎的肺病男子、充满极端思想和民族仇恨的青年……这些深深触动田林的敏感神经,他手中的镜头开始伸向雅山的深处。

田林在日志里写道:“拍了半天灰头土脸的孩子,我看到贫穷,看到快乐,看到冷峻的脸,看到纯净的笑,看到有个巨大的幽魂在这里徘徊,还看到自己的忧郁。……我遇到很多‘值得记录’的人,然而我却无法把镜头对准他们。我常常觉得内心越来越沉重,以至于我承受不了。我只愿拍那些孩子,天使一样栖落于此的孩子。……路是长的,黑的。关于那些孩子,我曾拍过许多‘漂亮’的照片,当我渐渐把那些形式和表层的东西扔尽以后,我看到了一群赤脚的生命,真实而脆弱。没有什么能敌过那一双眼睛,从中可以看见我们离开泥土有多远。……台外库老人在山上住了五十年了,一家三代没有任何证件。有一天,他对我说:‘中国解放快六十年了,可是我还没有解放!’”

田林不是刻意用黑白照片这种艺术手段去拍摄,而是贫穷迫使他像淘宝一样收购过期发霉的旧胶卷,每张相片都有胶卷遗留下的瑕疵,不是过度曝光就是感光不足,不是伤痕累累便是布满霉菌斑点,好像执意在揭开人们不愿看到的伤疤。其实,正是这种废旧的黑白底片,模糊了雅山人染满血泪的真实生活。随着城市化发展和房地产扩张,雅山优越的地理地貌成了乌鲁木齐高档别墅区觊觎的对象,这再次制造了雅山人的流离失所,没有人能准确掌握他们将散落在何方又将生活得怎样?田林只是诚实地记录下现代文明边缘的雅山人和一个古老民族的历史悲剧。(2011年10月于津塘)
 

现代文明边缘的聚落 - 程美信 - 程美信艺术评论博客


现代文明边缘的聚落 - 程美信 - 程美信艺术评论博客


现代文明边缘的聚落 - 程美信 - 程美信艺术评论博客

现代文明边缘的聚落 - 程美信 - 程美信艺术评论博客

现代文明边缘的聚落 - 程美信 - 程美信艺术评论博客


现代文明边缘的聚落 - 程美信 - 程美信艺术评论博客


 


现代文明边缘的聚落 - 程美信 - 程美信艺术评论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4478)|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