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程美信艺术评论博客

当代艺术&理论批评

 
 
 

日志

 
 
关于我

我系皖南绩溪人,曾旅居欧洲,毕业于南开大学,独立批评家、自由撰稿人。

网易考拉推荐

岳路平也该OUT了  

2011-07-11 12:10:5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岳路平也该OUT了
     ――艺术务实就是讨好政府吗
程美信


  有关本届宋庄艺术节话题,本来就没有多大艺术或学术的争议价值。任何人出来策划类似活动也只能那个样,大环境要比胡捷报或栗宪庭、宋庄和岳路平更为强大。艺术家,尤其宋庄艺术家对本次艺术节活动颇有牢骚是合乎情理的,他们作为宋庄艺术主体成员,却无缘进入开幕式现场,还遭到保安强行驱逐。这虽不是策划人岳路平能够决定的事情,但身为活动策划人就难免受到非议和指责。可岳路平跳得更为厉害,不仅蛮横嘴臭,还扛起他承受不起的“粪筐”一路耍泼,竟然为一个不怎么磊落的专制政府辩白叫好,结果是越辨越脏。

  岳路平的种种表现,在中国艺术界已不是先例。如吕澎策划广州双年终展和朱其策划798艺术节,策展人竟为扛官方强权和不良奸商资背起了“粪筐”,不顾道义的成为艺术的对立面。事实上,作为艺术策展人在主观上肯定倾斜于艺术,在客观上,他们却没有有效手段制约官方与资本,一旦展览被封、作品被撤,或者举办投资方不守诚信,来自艺术家的闲言闲语自然不堪入耳,策展人的中间角色是极为尴尬,稍有差错便落得里外不是人的下场。吕澎在92年策划广州双年展时,对资方不守信却无能为力,可面对艺术家们的不满指责却显得不甘示弱,结果是越陷越深。在一系列指责与反指责的口水战中,吕彭最后用“这个时代其实是没有知识分子的[1]”进行自我辩护,不仅抹煞了整个时代的知识分子,同时释放非常不健康的错误信息。朱其在09年策划798艺术节时,组委会对行为艺术单元的限制引来一些艺术家的不满,可最终却变成了策展人与艺术家的矛盾纠葛,朱其便向本来就被动而弱势的艺术家泼脏水,说他们是弄“反叛名誉学经济学”,并以“以前在东村、圆明园艺术村就有这样热衷此道的艺术家”作为道德罪证。

  岳路平策划本届宋庄艺术节,其实不过是负责搭台的主事人,开幕式实在辱没了整个活动,人们的说三道四不是毫无道理的。面对艺术界的牢骚,岳路平显得非常不服恼,背起“粪筐”便一路泼来,将本来就没有多少艺术性、学术性的艺术节,上升到“批评危机”的高度。说真的,除了被排除在艺术节开幕仪式现场的宋庄艺术家颇有微辞,外人对这个艺术节本不抱任何期望,自然也不存在严肃批评,更谈不上不所谓的“批评危机”。不过,倒是岳路平背起“粪筐”耍泼惹人注目,胜过了艺术节展览作品本身。他说“大家肆无忌惮地批评栗宪庭,批评胡介报,批评宋庄,批评宋庄艺术节。这本身就证明:宋庄是一可供批评的对象。‘批评’者们,你们敢于批评你们自己的栗宪庭,胡介报,你们自己所在的网站,自己所在的画廊,自己所在的公司吗?如果你批别人很开心,却不敢批评自己,那么我认为你们就是虚伪的,你们进行的批评就是无效的,不诚心的。如果连诚心都做不到,那么我想咱们就不要展开了。[2]”

  真不愧是习惯阅读140字数微博的艺术策展人[3],在岳路平看来,大家批评栗宪庭、胡介报、宋庄之前,首先必须进行一番犯罪,然后又进行自我诚心忏悔,唯有如此才有道德资格批评栗宪庭、胡介报、宋庄,否则就是“不诚心的”,不配批评栗宪庭、胡介报、宋庄。这种荒谬的道德逻辑说明了岳路平根本不清楚批评的建设性意义。如果人人都有绝对的道德自律能力,成为完美之人,那就不需要批评了。批评的意义在相互监督,前提必须承认任何人都是不尽完美的,因此需要互相批评的公共机制。在现代社会学上说,人人都可能是潜在的犯错者,唯有相互监督、互相批评才可以防范错误的扩大化。也就是说,不论栗宪庭或胡介报,只有他们有不对的地方,人人都有权批评,反之,栗宪庭或胡介报也有权批评任何人,即便有人拿“贾宪庭”口误借题发挥,同样是可承受或包容的闲话范围。与此同时,人们有权批评“同一首歌”开幕式而无视“日烈西藏”,批评就是针对那些明显错误的事物现象。再说,艺术节策划人认为“日烈西藏”是艺术节的“制高点”,那就有必要隆重推出,把开幕式的财力精力投入到“日烈西藏”的推广上,人们关注目光自然不再是无聊的开幕式。批评者关注开幕式而无视展览作品,这本身说明了举办方的策划失败。

  吊诡的是,岳路平抨击吕澎[4],如吕澎回应王林是一个论调[5],只是多了些口味和情绪而已。他不仅让吕澎去读哈耶克《通向奴役之路》,还表示他的文章不是为吕澎专写的,“是写给下一代可造之材看的”。除了这种不惭大言,他还炫耀自己年轻以及成长于网络时代,意思他不像吕澎那样迂腐书呆,并宣布吕澎跟他的时代一起OUT了。读毕岳路平的几篇泼文,发现他只有嘴泼心横,年轻和成长于电脑时代却没有给他带来多少清新思想,反而是极为狭隘迂腐,蛮横起来更是了不得,如“跟政府合作怎么了?跟商业合作又怎么样?”

  岳路平长篇大论地说:“政府/民间的二元对立思维一直在控制着你的思维方式。你们这帮80年代成长起来的人,被89年吓坏了,89以后就躲在书房里面意淫,手淫。琢磨出来很多的纸上谈兵的东西出来,也顺便带坏了一波一波的学生。老栗在实践的第一线,知道什么是有效的行动,什么是无效的口号。简单说起来,老栗说可以跟政府,商业合作,也不过就是‘审慎改良’的方法而已。象吕澎这种书虫,整天呆在书房里,也不出来晒晒太阳,你知道田野是怎么耕种的吗?宋庄有这么大一个局面,是你到鸟巢旁边炒炒旧饭可以完成的吗?我就很喜欢知行合一,实干型的人,不喜欢吕澎这种书呆子。你知道世界上第一个民主政体是在英国‘审慎’地‘赎买’过来的吗?到今天,女王仍然‘活着’,影响了英国的自由和民主吗?政府和民间,商业和独立,哪有你在书上学来的那么简单,你真的以为有一条清晰的楚河汉界横在政府和民间之间吗?……,如果你真的的关心自由和规划之间的冲突,你直接去搞政治多好的,不要戴着艺术面具谈这种本科一年级的政治课的简答题。即没有把政治谈好,也没有把艺术说透。要政治问题掩盖艺术问题,用艺术问题意淫政治问题。……,最后,希望吕澎不要给我回应。这篇文章其实不是写给你看的,是写给下一代可造之材看的,我不想让我们艺术的未来受你这种已经OUT了的方法影响,所以才硬着头皮写了这么多废话[4]。”

  这里,岳路平的思维混乱得令人难以置信。首先,政府与民间的对立在当前中国几乎是常识问题,如河南一位地方官员对前往采访记者毫不掩饰地问道: “你打算为政府说话还是替老百姓说话”。一党专制必然最终走向与人民的对立面,也是它最终走向解体的根源。当然,被89年吓坏了不止80年代成长一代人,包括老栗和岳路平,几千年来中国人都被强权吓破了胆,不然专制在中国不至于如此长寿了。知识分子若能躲在书房里意淫或岳路平说的“手淫”,这已是道德高洁了,糟糕的是“跟政府合作怎么了?跟商业合作又怎么样?”公然卖身为荣。这是在强权统治下的中国人所不可回避的现实。无奈归无奈,但不能以耻为荣。本来搞艺术展览是越独立、越自由越为好。岳路平拿英国女王当作国家的政府,可见他不知君主立宪制为何物,无知得不值一驳。不论怎样,在一个独裁国家,政府与民间清晰得像一公一母那般分明,因为人民无权选择或淘汰一个政府。作为现代人,他应该都有权谈论政治或参与政治,它不光关系到每个社会成员的切身利益,同时也是艺术自由不可回避的根本议题,特别在一个专制国家,不追求艺术自由的策展人就不配从事艺术策展,也根本无法理喻艺术真谛。岳路平不单是无知,还是典型去政治化一代的脑残青年。亏他还打“栗老师”牌子,可连“重要的不是艺术”都没有深刻理解。他还说吕澎“戴着艺术面具谈这种本科一年级的政治课的简(解)答题”,可见岳路用无知在意淫艺术和政治,他还要写东西给“下一代可造之才”看,实在令人为中国未来感到忧心。

  岳路平再写《再论“一个时代OUT了”——再答克刚兄》,除了语气有所收敛之外,内容并无改观,他说“ 我们今天的展览自由不比80年代,90年代多吗?我们言论的空间不是比80年代,90年代宽吗?为什么我们不能成为一个实事求是的,审慎的乐观建设派?一定要执着于简化的政府/民间二元思维结构不放呢?这种思维方式没有帮助我们更好的解释现实,相反,他总是在扭曲现实。对宋庄艺术节的批评,无论是看起来很表面的“栗宪庭”和“贾宪庭”的借题发挥,还是吕澎温文尔雅,‘规范’的‘输理’,都存在一个思维地基老化OUT的问题。开幕式上的确有口误,就像吕澎说的关于宋庄的故事都没有错一样,问题在于:单词和句子没有错,但是组织单词和句子的原则和基础已经严重OUT了。……民间/政府二元划分是幻觉,在中国,你常常可以挑逗政府抓你,然后马上跑到西方去撒娇,哭闹,老这么干,也太不成熟了吧?……,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即使有二元对立,也不是什么民间/政府,那应该是西方/中国,就像在政治现实中的台湾/大陆对立的背后是美国的力量,南北韩的对立背后也是美国力量一样。……,我们能不能超越这种幻觉对抗?在政治现实中,台湾和大陆都已经开展了大量的务实的往来,台湾的民主也没有因为马英九没有“坚决抵抗”大陆政府而失败呀?民主的台湾可以跟许诺民主的大陆可以合作,可以签定ECFA,为什么栗宪庭承认跟政府合作的必要,就不可以呢?”

  从政治层面看社会的文化言论自由,今天的状况是不及上个世纪80年代,所有经历过80年代的人都能作证这一点。技术发展带来社会进步是历史必然的,但不能忽视专制与自由伴随技术进步而在共同提高,所谓“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今天的言论空间受到强权干预性是空前惊人的。政府与民间的对立化,随着中国权力资本化的不断扩大,以及贫富差距的急速拉大,对立矛盾也日趋突出,政府的权力实际上成了一种膨胀的既得利益。除了脑残青年不清楚这一点之外,稍有思维能力的人都是明白的,包括文盲农民,建议作为中国人的岳路平去读一遍《中国农村调查报告》。无知并不可怕,麻木不仁才可恶。如岳路平说“民间/政府二元划分是幻觉,在中国,你常常可以挑逗政府抓你,然后马上跑到西方去撒娇,哭闹,老这么干,也太不成熟了吧?……,”一位21世纪的中国青年,竟然说出这种混帐话语,别说可以挑逗政府了,批评政府、监督权力本是公民合法权利,同时也是社会公民的应尽义务。在中国挑逗政府要被抓,连跑到西方去伸冤诉苦竟被说成是不成熟的“撒娇、哭闹”。这样的国家、这样的青年是毫无人性道义可言。殊不知,一个当代国家,如果还有政治流亡者,它已是全体国人的巨大耻辱,表明这个国家没有理性智慧和政治能力解决内部矛盾。最荒谬的是,岳路平把这种国家内部的对立矛盾,说成是一种中国与西方的。他的这种狭隘思想足见愚民教育的伟大成功。不论海峡两岸还是南北朝鲜,其主要矛盾不是美国,而是在于国家内部缺乏自好凝聚力。如果没有外部势力的干预作用,大不了强势一方可以武力征服弱势一方,不可能是理性和平统一。从岳路平对艺术界“常常可以挑逗政府而被抓”持有不屑的挖苦态度,他显然是位徒有虚名70后和艺术策展人,其思想观念基本停留在冷兵器时代。

  岳路平为了强调他与吕澎的不同立场,说“在我看来,我们之间的分歧,不是什么艺术节作品好不好的问题,而是两种路线之争:第一条路线是——在不放弃原则的基础下,用开放的心态来跟政府合作,第二条路线是——固执地认为一跟政府合作就是投降,就是招安,就是放弃独立的操守,知识分子的原则。很明确地,我认为第一条路线更为务实,更有建设性。[6]”可见岳路平真的只习惯读140字之内的微博短文,竟然不知他的这些说法,正是吕澎近年来反复在强调的,所谓要“争取中国当代艺术的彻底合法化”。非要说差异,一个是主张跟政府合作,一个是强调跟资本合作,可不论是资本还是政府,它们在权力资本化的当代中国是一个铜版两个面。很显然,跟政府和跟资本合作都不是全错误的,前提不能牺牲艺术的独立价值,否则的务实是在践踏艺术。从岳路平的惊人无知与泼辣蛮横,他的务实都是不会有多少建设性,充其量是自己老捞点实惠而已,艺术和艺术家必定遭殃。

  一个习惯只读140字数微博短文的人,肯定策划不出有学术水准的艺术展览。否则,猴子都能成艺术策展人。

―――――――――――――――――――――――――――――――――

有关引文:

[1]吕澎谈访《总有一个“人类信仰”》
http://www.artnow.com.cn/Discuss/DiscussDetail_571_25679

[2]岳路平】《批评的危机和宋庄的真相》

   http://blog.artintern.net/blogs/articleinfo/yueluping/138820
[3]《吕澎,连同一个时代OUT了!——顺便回答梁克刚》

     http://blog.artintern.net/blogs/articleinfo/yueluping/138937

[4]同上

[5]见王林《除了既得利益,当代艺术还剩下什么》

   http://blog.artintern.net/blogs/articleinfo/wanglin/42712

   吕澎《除了既得利益,当代艺术需要争取彻底的合法性》

   http://review.artintern.net/html.php?id=5915

   王林《“历史”不是私有财产》发表于《库艺术》2010年7月刊号   

    http://blog.artintern.net/blogs/articleinfo/wanglin/116688

   吕澎《对王林“等待回答”的通知

   http://blog.artintern.net/blogs/articleinfo/lvpeng/116943

[6]再论“一个时代OUT了”——再答克刚兄

   http://blog.artintern.net/blogs/articleinfo/yueluping/139029

  评论这张
 
阅读(12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