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程美信艺术评论博客

当代艺术&理论批评

 
 
 

日志

 
 
关于我

我系皖南绩溪人,曾旅居欧洲,毕业于南开大学,独立批评家、自由撰稿人。

网易考拉推荐

市场何以成为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2011-07-11 11:46:4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市场何以成为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反对神化市场的强权话语

 

程美信

 

关键词:第四代批评家 新美术势力

 

嘉德在线总裁陆昂说“我一直都说市场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这显然是神化市场的强权话语。吊诡的是,她的话竟是对“第四代”中国批评家的集体训言,假如这些年轻批评家具有理论素养和思辩能力的话,应该义不容辞地站起来批评这种市场“神话”。在权力资本主义的当代中国,金钱万能已成为整个社会的集体迷信,彻底消灭了知识分子捍卫正义、真理、良知的使命信心。

 

正面地解读陆昂的话,大概是“好艺术就能卖出好价钱”的意思。然而,这必然涉及什么是“好艺术”的界定标准,其次是被市场接受的“好艺术”需要经过漫长时间的检验。从嘉德在线的“楼上的青年”项目来看,其基本思路是先找一批年轻批评家,他们必须有着艺术史论的学历文凭,并在近年画廊商业中发出过声音;接着再由这些批评“第四代”推出一批“美术新势力”,成为市场上的“天价”明星。从经济学立场看,其中不确定性因素实在太大,首先嘉德在线有没有学术把握能力便是个大问题,近年批评家的声音遍布了商业刊物、画册文字、网络传媒,传播力度与学术质量却极为有限,并直接败坏了批评家的职业操守。由于社会诚信与学术规范的严重缺失,恶性循环的社会生态,使得艺术、市场、批评都充满了太多潜规则“盲点”。

 

“楼上的青年”项目中是七十后、八十后的“第四代”批评家,基本是些一边写艺术个案而又一边做作业的商业批评实践者,不论他们所学专业跟艺术有没有关系,大量实事表明他们在从业批评之前,根本没有好好做学术功课,对理论与艺术既无先天兴趣而又无后天准备,假如文凭还有含金量,他们的批评个案不至于陷入套路化模式,拿个学说概念如获万能法宝,面对基本的立场便一塌糊涂。如把片山的“你选择强权,我选择吃屎”行为作品贬得一无是处便是最好的案例,尽管片山这个作品算不上“伟大”杰作,但也不是“第四代”批评家或“酸梅奖”评委们评价那么肤浅表面,仅仅是“吃屎”、“自贱”和“炒作”[1]。另外,“第四代”批评家对徐冰《凤凰》评价甚高,赤裸裸得连基本学术伦理都不要了[2]。这种反差说明了“第四代”们毫无学术主心骨。

 

相比前几代批评家,“第四代”们除了在文凭学历略高一点外,便再无优越之处,他们身上最缺少的是一种野生活力,这也反映了中国教育的彻底失败,使得年轻一代丧失了追求真理与正义的崇高气质,甚至不具有年轻生命应有的激情理想。如果“第四代”批评家不反思自身的局限,试图要冲破时代平庸的定势是非常困难的,而且他们都处于定型的年龄阶段,可塑性已越来越少。也许中国正处于黎明前的特殊状态,在平庸萎靡中酿造一个伟大时代的来临。“市场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的神话,只是驯化了一些乖顺而平庸的艺术,意味着伟大艺术的诞生如同暴风雨来临一样迅猛。没有偶然的变数,历史将在稳定常态中日益走向萎缩。

 

下面对嘉德在线总裁陆昂女士的大话言说,进行逐段逐句的评论。摘选于《嘉德在线总裁陆昂:探索艺术批评体系制度化》一文[3]。
  

陆昂接受采访说:“……,按照批评家在市场发出声音的时间划分,比按照出生年代划分更为科学,但就像定义当代艺术的标准不是时间坐标,而是是否具备真正批判的独立精神一样,第四代艺术家的定义,也绝不仅仅是一个僵硬的时间概念。”……“这一代批评家与前辈们相比,最大的特点是他们敢于表达自己的大胆构想。”

 

按:批评家可以作为艺术的诠释者和推广者,其主要职责不是为市场服务的,而是艺术与学术。不论收藏还是投资,市场必须尊重艺术以及批评的创造性和独立性,市场相对于艺术与学术是外部的要素。那些富有创造价值的优秀艺术,大众或市场在接受上还需要一定的时间过程。近年中国批评家的踊跃,充其量制造了过多的垃圾批评个案,以致名声狼藉。……,陆昂所说的“第四代”批评家,目前还不清楚他们的“大胆”与“构想”是什么?相比前三代的批评家,他们只是拥有可市场化的商业批评氛围而已,也决定了他们出手便过于功利;或者说,中国艺术批评的市场化试水,结果是集体堕落的,几乎到了“只评不批”、“无利不言”的滑稽地步。

 

陆昂说:“第四代批评家是在很好的环境里成长起来的。一方面他们的教育背景相对整齐,受过系统的专业训练;另一方面,他们具备了发出声音的条件,前辈批评家们并不是看不到问题,而是缺少渠道来发出自己真实的声音,这是时代缺失造成的,所以从这一点上说,第四代批评家是时代造就的,而我们所要做的,就是更好地为他们搭建发声的管道,弥补历史的缺憾。”

 

按:从学术的信息资源而言:当代肯定好过前后几代人,但从学术氛围、社会环境来看,70、80后是非常不幸的,急功近利的浮躁之风,不仅影响了当代青年学习兴趣,使整个学术环境普遍恶化。全民发财教运动,即便在物质条件有所改善的情况下,强大的物欲诱惑已变为一种社会性的生活压力,加之人文研究经费的相对稀薄,导致人文学者及批评家无心力从事学术研究,不得不向市场直接手伸;丐讨化的艺术批评导致学术含量的严重缩水,批评垃圾文章泛滥成灾是最好的例证。过度的商业化的艺术评论,导致中国缺乏严格意义的学术性艺术批评,剩下只有商业化、人情化的艺术批评。从学术氛围而言,今天人文精神生态远远不及“54”期间,也不及“85”前后阶段,关键当前社会精神与学术土壤很难胚造出严格意义的批评家。可以说,我们在没有批评家时代拥有活跃而尖锐的批评学术,但却在拥有众多职业批评家时代丧失了严格意义的学术批评。要试图改变“历史缺憾”,靠批评家踊跃市场上发出声音来是远远不够,需要物质保障与学术规范来支持艺术批评的独立性、公正性、持续性。

 

 

陆昂把批评家是“看路的人”。……能够为艺术家提供更为客观、理性的方向性指导;“研究者是把握方向的,能帮助创作者更好地打开视野”。

 

按:陆昂似乎忘记了批评家的学术独立性,批判一切必须批判的一切,不仅要对艺术个案展开批评,还要对批评内部展开学术批判,更要面对艺术生态的政治、经济、教育的外部环节进行建构性批评,尤其那些强加艺术与学术之上的极权政治以及霸道资本,必须打掉“市场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庸俗而霸道的权威话,否则不可提供更为客观、理性的指导方向。

 

陆昂表示:“成体系的艺术批评包括两方面,一是聚合性,二是传承性。聚合性不是观点上的垄断,而是有着共同目标的独立观点一起来建构体系,形成声音,影响社会。传承性也不是照搬,传承的是艺术批评的使命,而非观点本身,我们期待的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让艺术批评这件事后继有人,一代一代人的各种声音可以长期、持续地发扬光大。”

 

按:以上“聚合性”无非发出一个集体的强大声音,对社会造成决定性影响力――“人多声势大”。老实说,当下中国年轻学者的共同目标是天经地义的“发财”问题,否则谁能忍受“市场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大块话语?“传承性”――拿什么来传承?文化启蒙被损得一无是处;西方优秀文化也背着“后殖民”的不道德名声, “楼上的青年”中的几位年轻批评家,完全持有去启蒙化、去政治化的“当代道统”思想,全然是新左派后学门徒。希望陆昂多花点时间去了解一下“第四代批评家”的思想文本。

 

陆昂:“当代艺术的合理生态系统需要两个要素:一是链条里的各个要素都具备,二是这些要素都能各司其职,有效发挥作用。‘前者其实并不难’,实际上艺术家、策展人、批评家、画廊和拍卖行、艺术博览会、收藏家、美术馆等,中国都已经具备。我们如今所缺少的是评判标准,以及将链条各要素有机整合起来、使其有效发挥作用的合理制度。”

 

按: “前者其实并不难”显然是夸夸其谈。中国当前艺术评判标准不是有学术说了算,恰恰在“链条”里各种利益势力,从制度政策到资本市场,任何一方都可以强加学术批评之上,这也是新左派与自由派一致感到恼火而又无可奈何的问题。陆昂兴许知道国外学术经费来源的丰富多样,前提是不干涉学术的内部活动。中国官方机构与体制学术容许学者去独立研究吗?“马哲”不仅是最多的西哲博士点,在诸多人文项目中,不外是歌功颂德就是崇马尊孔尊,艺术史论也不例外,这是新一代批评家的学术传承。学者毕竟也要生存,没项目、没经费、没职位、没平台,用什么养家糊口?嘉德在线如果尊重学术独立的评判标准,不妨从赢利中拿出一部分经费,赞助一些青年学者从事学术研究,别让他们火夜打造什么“新美术势力”。中国艺术品市场出现了过亿上千万的“天价”,可支持艺术批评与理论研究的学术经费却寥寥无几,严格的非赢利基金几乎等于零,“公益”字眼也被一再滥用;拿官方的要歌功颂德,拿民间的要出台鼓掌。不然,批评家、理论家不至于被如此拂来撵去,为了三斗米不得不放弃尊严脸面和学术原则。试想,在“楼上的青年”项目的批评家,面对陆昂“市场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咄咄逼人的强势话语,竟然集体沉默了,希望陆昂总裁也反思一下自己的言行。

 

陆昂毫不谦虚地说(记者语):“事实上,嘉德在线对于这种制度化的探索不仅有责任,有义务,而且也有能力”。…… “我一直都说市场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这里发生的一切不是靠行政命令或长官意志,而是实打实的公众集体评价”。…… “艺术家和批评家也要经过市场检验”。……“由批评家的学术眼光来挑选出具备潜力的艺术家,这就像一个专业团队研制出‘菜谱’,推到大众面前,由大众来评判。一道菜是否可口,品菜的人比做菜的人更有发言权。我们如今是以我们自己的专业角度,选出了这样一批批评家,再由他们提名了这样一些艺术家,我们其实在共同接受大众的检验,他们的认可将决定这一项目未来的发展变化。”

 

按:陆昂确很不谦虚,这种不谦虚是市场神话带来的心理膨胀。具有中国特色的艺术真标准是:权力比资本大,市场比艺术大。近年的“天价艺术品”又代表了多少艺术价值?一幅连颜料都没干透的油画,送往拍卖场便买出上千万天价,所谓批评家、策展人不过充当了市场的掮客而已。作为真正独立的批评家,根本无须考虑权力、资本、大众的品味,因为市场与民众的艺术品位不会越出过去时的历史经典。陆昂明确地让批评家们“共同接受大众的检验”,象美味的研制者那样,推出大众喜闻乐见的艺术。这是典型的媚俗主义主张,只会造就赵本山式的愚乐艺术和洛可可味的甜美艺术。诚然,短期的艺术品投资行为,也只能什么最走销便做什么,这些都是富有创造力的艺术和批评所不可屈从的。请陆昂切记:优秀艺术从来就不接受大众或市场检验,相反,它们是推动社会解放和历史进步的创造力量。

 

陆昂认为:批评家为艺术家策展,本身就是接受检验的一种方式,批评家的评论可以大大丰富作品的艺术价值。而当这一切在网络上并且通过这样一种舆论监督与市场检验互补的机制呈现出来,其意义更进一步。


按:批评家的主职不是专为艺术家策展的,它的意义在于否定、质疑、批判,尤其不能容忍市场炮制的伪艺术和伪学术,捍卫艺术创造力和学术独立性是批评家的天职。艺术作品的市场价格不过是一种追悼性的甄表现象。

引文注明:

[1](1)2009中国当代艺术“金酸梅”获奖作品:《你选择强权,我选择吃屎!》
http://www.artnow.com.cn/Discuss/Special/SpecialArticle.aspx?c=744&ArticleID=23306
(2)程美信《何止片山在吃屎》

http://blog.artintern.net/blogs/articleinfo/chengmeixin/82343

 

[2](1)《本土资源的视觉再造--徐冰“凤凰”学术座谈会》
http://www.artnow.com.cn/ActionInfo/PublishP/ActionArticle.aspx?ChannelID=752&ArticleID=25023

  (2)评徐冰的《凤凰》及其他――理念与行为的冲突
http://blog.artintern.net/blogs/articleinfo/chengmeixin/101891

 

[3]嘉德在线《嘉德在线总裁陆昂:探索艺术批评体系制度化》

http://review.artintern.net/html.php?id=11452

  评论这张
 
阅读(17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