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程美信艺术评论博客

当代艺术&理论批评

 
 
 

日志

 
 
关于我

我系皖南绩溪人,曾旅居欧洲,毕业于南开大学,独立批评家、自由撰稿人。

网易考拉推荐

关于杨卫的《论有些学者不懂当代艺术及其他》  

2011-07-11 13:40:5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关于杨卫的《论有些学者不懂当代艺术及其他》

 

程美信

关于杨卫的《论有些学者不懂当代艺术及其他》 - 程美信 - 程美信艺术评论博客

 

前些日子,《画刊》主编靳卫红来信约稿,说要用我的《何云昌〈一米民主〉是在滥用民主》(1),事后才得知《画刊》已打算用杨卫《论有些学者不懂当代艺术及其他》(2)文章,所以才约我的这篇“上文”。不过,为公平起见,杂志编辑还是让我看了杨卫的文章,由于他没有指名道姓,我便不想对号入座。今日再见杨卫将这篇文章发在自己博客,让我有些不吐不快的表达欲望。诚然,对何云昌《一米民主》行为作品,任何人都有权评议,不论观点如何,起码可以开门见山和据理力争。在此必须指出的是:杨卫在文章里提到那个“不懂当代艺术”北大学者,此人不代表其他任何学者。

 

杨卫承认当代艺术金棕榈奖与金酸梅奖是“带有点娱乐精神”评选活动,可我对《一米民主》及其获奖理由的看法,完全是严肃的批评态度,特别不认可《一米民主》滥用民主程序和假设根本不成立的“民主”伪命题,更不同意杨卫现在又把何云昌实施《一米民主》的行为过程,说成是类似孙膑被削膝盖、司马迁惨遭宫刑,于是 “留下了反戈一击的机会”和“留下了‘活着为著书’的身体”。可以说,何云昌的行为作品不是什么“韬光养晦的策略”;《一米民主》也不是伟大不朽的《史记》。同样东拉西扯而自相矛盾的是,杨卫一边说何云昌实施行为作品“整个过程有着严格的逻辑,且每一步都被行为者何云昌所掌握,简直就像一个小说结构,前因后果均在何云昌手里攥着。”一边又说“艺术家不见得一定都是面面俱到的知道分子,感觉好还是首要的前提,如果加上有语言的表达与控制能力,那么也一样能够抬高时代的围墙。”可见杨卫喜欢举例类推,但却严重逻辑严密性。

 

《一米民主》其实不是何云昌自己说“我的身体我做主”的自残行为,更不是杨卫说的被人削膝阉割的伤害,恰是何云昌本人雇用医生的授权手术,包括那些投票赞成手术的“民主演员”都是雇用性质。要说这个作品关系到社会“民主缺失”和“同情心退化”,那些“民主演员”是真正民主缺失的人,那个做手术医生和现场围观者是同情心退化的人。此外,我在评论文章很清楚的指出:用一米切口的血腥视觉面效果,强加于“民主”头上,不免有张冠李戴和栽赃“民主”,特别对民主缺失的中国社会,势必留下“民主即暴力”的错误信号。

 

杨卫说:“何云昌的《一米民主》摘得“金棕榈奖”的桂冠之后,网上出现了不少质疑。有人认为何云昌的‘民主牌’是滥用了民主,因为民主公投是基于公民实际利益、价值诉求的基本条件,没有这一权益前提的民主根本不能成立。这简直是风马牛不相及,要知道何云昌的《一米民主》只是假借‘民主’概念完成的一件艺术作品而已,并不是在实际推广民主活动。艺术作品只是演绎,用过去的话说是来源于生活(艺术)高于生活,它可以表现民主,也可以反映集权。怎么可以说表现民主就一定要按照民主的约法三章行事呢?难道反映集权也要自己先成为集权者不成?这可真是龟婆龟婆信口开河。艺术不是政治,尽管它可以表达政治诉求,但毕竟没有政治的现实利益。何云昌的《一米民主》作为一个艺术事件之所以有价值,恰恰在于他遵循了“我的行为我做主”的艺术原则,而没有倾向于任何一方政治势力,被他人所用。”

 

毫无疑问,《一米民主》是不是杨卫说的在借用“民主”概念,而是在滥用“民主”和妖魔化“民主”。在作品的实施过程中,那些投票赞成何云昌做无端手术的人,不仅跟自身利益痛痒没有关系,即便出于善意帮何云昌完成作品也是不道德的冷漠行为。在杨卫看来,“生活高于生活”便可以滥用本来就不成立的“民主”概念,假当如此,何云昌又必动真格,在自己身体上切开一米长的血腥刀口,用点红颜料和月经血什么的涂在身上,不就达到“艺术高于生活”吗?

接着,杨卫开始更不着调的说:“批评者首先站在一个普法者的立场上,对何云昌上了一堂法制课,继而又转向道德制裁,对那些参与实施《一米民主》的投票者进行道德控诉,但就是闭口不谈何云昌的艺术。殊不知投票过程也好,民主概念也罢,都只是何云昌《一米民主》的艺术材料,是他突显自我主体需要借助的中介。绕开艺术家的主体性和艺术作品的内在张力不谈,扯出一大堆什么是民主的问题,并以某种道德优势凌驾于作品之上来进行评判,只能显示批评者的道德热情和民主意识,与艺术精神相距甚远。可以说,这样的高调文章与过去空洞的说教文章并无二异,均显示出了作者的表达欲望,而对艺术内部实际上无法深入。我由此联想到某些人文领域的学者,他们在介入当代艺术的时候,也同样容易犯这样一种隔靴挠痒的毛病。”

  

艺术批评要根据具体作品进行论证,涉及道德说道德、涉及法律说法律、涉及政治说政治、涉及龟婆说龟婆。艺术与批评本来是一个开放体系。《一米民主》既然涉及民主就说民主,那些同情心退化的“民主演员”涉及道德便说说道德,没有什么不可以的,更不是什么“道德制裁”。我对《一米民主》的批评,完全基于作品内部的语言材料、手段方式,以及艺术外部的社会意义进行了分析论证。再说,一个人有道德热情和民主意识,未必与艺术精神相距甚远。至于杨卫说的“某些人文领域学者的隔靴挠痒”,这跟我批评《一米民主》毫无关系。把涉及道德问题评论说成是“道德制裁”;论及法律问题说成是“上法律课”,这才是名副其实的道德揣测。

 

注释:

(1)该文易名为《滥用民主的艺术暴力----一起不意外的评奖事故》发表于《画刊》2011.5

          http://blog.artron.net/space.php?uid=60943&do=blog&id=767380
   http://blog.artron.net/space.php?uid=60943&do=blog&id=707321

(2)杨卫《论有些学者不懂当代艺术及其他》发表于《画刊》2011.5

http://blog.artron.net/space.php?uid=76173&do=blog&id=765571

  评论这张
 
阅读(4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