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程美信艺术评论博客

当代艺术&理论批评

 
 
 

日志

 
 
关于我

我系皖南绩溪人,曾旅居欧洲,毕业于南开大学,独立批评家、自由撰稿人。

网易考拉推荐

我的道歉与不道歉:关于四川人“好逸恶劳”之说  

2012-11-22 09:33:32|  分类: 社会杂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道歉与不道歉――关于四川人“好逸恶劳”之说

 

程美信

 

首先,我向那些温良恭俭的四川人表示诚心的歉意。在四川,不论走到哪里都见到人们扎堆打麻将,甚至走路时都听见人们在谈论打牌的事情,于是我发了一条“四川这个人口众多而地理偏僻的省份,人们好逸恶劳的习性堪称世界之最,故而落后与贫困就不足为奇”的感慨微博,没想到被人转发以后,各大网站跟进互动,造成了极为不好的影响,从情感上伤害了那些勤劳而善良的四川人,并临近“地域歧视”的言论危险。为此,我深感后悔并接受网友批评,应该用“有些人们”便妥当得多。我相信,温良恭俭的人们像所有真正有钱人一样,不会那么在意别人说他是“穷鬼”。因此,希望四川朋友接受我的道歉之外,还能包容我的批评言论。当然,即便不接受也不妨碍我批评麻将之风。

 

这里有些事实必须面对:四川麻将之风的确泛滥,其盛行风靡之场面是我在其他地方所未曾见过的,因此得出“人们好逸恶劳的习性堪称世界之最”的率性之言。虽是即兴之言,但却道出四川“麻将成风”的不争事实。记得有一次,我在四川某大学外找饭馆就餐,走错了门,结果误入了一间棋牌室,里面坐满了大学生模样的男女青年,他们不是打麻将就是打扑克,面前还摆着钱票,这种大学生别说我在欧美日国家没见过,即便在中国也是少见,可见成长环境对人的普遍作用。其实,四川的大城小镇到处是棋牌室、茶馆、坝坝茶,冠冕一点说是“安逸”,难听的说是“恶劳”。在麻将成瘾的人群中,绝不仅是劳不劳作的问题,“麻君子”少有不赌钱的,而赌博带来的社会危害和家庭悲剧,所有理智之人都一清二楚,只有麻木者才把麻将当作中华“国粹”或四川文化。

 

关于“地域歧视”:四川人口众多和地理偏僻是个不争的事实,它意味着人们更需要勤勉努力,否则将陷入巨大的生活危机。“天府之国”在现代文明中黯然失色,原因是优越的自然农耕环境造就的“盆地意识”,断送了大部分人的创新精神和反思能力。四川像所有落后省份一样,根本无法利用本省的富裕劳力,同时既不能培养出优越人才资源又留不住优秀人才,只能眼睁睁看到人力和人才的大量流外,为外省创造GDP。在四川,无论是就业还是谈生意,上学还是就医,依靠裙带关系和贿赂送礼之风更甚,滋养了四川贪官污吏和有闲阶层,这些人透过权力垄断了当地所有资源,他们整天不是吃吃喝喝就是玩玩耍耍,犹如昔日游手好闲和拉帮结伙的黑社会袍哥,催生了一种崇尚好逸恶劳的社会风气,腐蚀了人们的价值观和社会的发展基础,形成了“安逸死”和“劳累死”的两极现象。如果在一个富裕地区,官员贪一点无关痛痒,可在一个欠发达地区则是杀鸡取卵,意味着教育落后、人才匮乏和基础薄弱。在外打工的四川人虽然给人一种吃苦耐劳的良好印象,可这并没有给他们提高收入,累得要死也只能勉强养家糊口,因为他们多数没有掌握技术技能和文化知识,折射出四川教育和文化相对的落后。林立的棋牌室与盛行的麻将风,是过去袍哥码头文化的新变种,绝不是什么值得发扬光大的优秀传统文化。

 

令我此前没想到的是,“地域歧视”有着相应的“地域认同”,如外人说四川或四川的张三李四,这种狭隘的地域偏见则又吻合四川人自我认同的地域文化。如我所说的“麻辣与麻将可谓是四川两大泛滥文化,毒害着四川人的身心健康”,四川人则把麻将和麻辣视为四川的文化特色和历史传统,所谓“一方水土养一方人”。麻将成风的社会危害性是毋庸置疑的,而辣椒成瘾是值得医学界警觉的,因为离开了辣椒就“百食无味”,可“唯辣是味”是辣椒中毒引发味觉病变现象,甚至会导致丧失享受丰富的世界美食的乐趣。潮湿地方很多,不见得都要吃辣祛湿,问题是四川人在不潮湿的地方生活或在不是潮湿季节里也离不开辣椒。过去,上海人不论做什么菜都爱加白糖,如今不再沿袭这种食品匮乏年代的烹饪习惯,人们认识到饮食偏单、味道偏重均不益于健康。四川人认为麻辣和麻将是四川自古以来的传统文化是毫无事实根据的。辣椒传到中国的历史并不很长,于明代才传入中国,最初吃辣椒的中国人都在长江下游,即所谓“下江人”。下江人尝试辣椒之时,四川人尚不知辣椒为何物。此外,不少中国人都会打麻将,只是没到四川人一拍脑袋就是开棋牌室、打麻将的严重程度。麻将在中国的风靡代表了中国人喜欢投机取巧的好赌习性,四川人则是其中最执迷不悟的一个地域人群。难怪当年胡适认为鸦片、八股、小脚、麻将是中国的“四害”,他还说“但凡勤劳奋斗的民族是绝不会被‘麻将军’征服的,麻将只能是爱闲爱荡、不珍惜光阴的民族的‘专利品’”。

 

最后,我要表明的是:本人决不会向任何“麻将迷”和“麻将鬼”道歉,尽管意味着要得罪很多四川人,因为在四川打麻将有瘾之人可能像吃辣椒上瘾的人一样可观。即便如此,我仍旧坚持个人的批判立场。至于这两天面临成千上万的“川骂”口水,它使我明白了“地域歧视”的不光彩只是一个面,而另一面是“地域认同”的顽固麻木。

  评论这张
 
阅读(45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