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程美信艺术评论博客

当代艺术&理论批评

 
 
 

日志

 
 
关于我

我系皖南绩溪人,曾旅居欧洲,毕业于南开大学,独立批评家、自由撰稿人。

网易考拉推荐

艺术重要的到底是什么?  

2012-05-18 00:15:38|  分类: 艺术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艺术重要的到底是什么?
――回应夏可君(一)

中国现代派艺术一直以文化先锋姿态进行体制对抗和文化批判,与传统保守势力展开观念的较量,争取社会的思想解放。然而,近年来,出现了一种奇特的逆流现象:曾经反体制明星画家摇身走向招安红地毯,并掀起“回归传统”、 “再中国化”、“民族身份”的浪潮。为此,我曾轻率地把这种现象视为艺术家生理衰老的心理反应,问题是那些热衷后现代哲学术语的年轻批评家/理论家,他们扎在当代艺术堆里进行反当代艺术。或者说,由于他们深受文化民族主义影响,从骨子里敌视当代艺术和西方文明,人人都是王岳川先生,用尽后现代时髦术语进行反现代文明。

前些天,我用《艺术离不开表演和交易》一文批驳了崔灿灿《十年的表演:思想交易的中国当代艺术》文章,今天不得不质疑夏可君的《重要的是艺术?——中国当前艺术的形势及其可能的方向》。他们的观点和主张几乎响应了当前中国文化的保守氛围,对当代艺术发展将有害无益(假如形成实际作用的话),因为中国人文学术出现了恶性结构,保守思想和传统势力占据过于强大的主导地位。中国当代艺术原有使命是颠覆体制权力和传统文化,避免它们奴役整个社会的思想意识。可是,今天反当代的当代艺术成了一种艺术与理论的时髦。一些年轻的艺术家和理论家,不是以创造、突破的方式去超越“85”一代人的历史成就,而是以“传统艺术、民族身份、本土精神”等借尸还魂手段否定当代艺术,殊不知他们完全落入了保守主义的历史惰性,抹杀了历史进步的文化原动力。当年轻人满脑子复古念头和犬儒思想,整个时代将显得猥琐不堪。

下面针对夏可君先生的《重要的是艺术——中国当前艺术的形势及其可能的方向》进行批评,目的在于激发人们的思考,避免片面的保守观念主宰中国人文思想。“按”为本人的批驳文字。

夏可君:重要的是艺术?——中国当前艺术的形势及其可能的方向。

1、只有一重时间性的波普艺术或玩世化的艺术形态已经基本终结!所谓重要的不是艺术的态度已经不再有效!

按:不错,前当代艺术丧失了时间生效基础,但这不意味着“重要的不是艺术”的全面失效。恰恰相反,中国当代社会需要加强公共性、政治性、现实性、批评性的文化艺术。

1.1,按照现代艺术的逻辑,20年为一代,那么,从1985新潮开始,至1988年开始自觉创作的中国现代艺术,进入2008年,抵达了它的终结。即,以玩世现实主义,艳俗艺术,以及卡通图像为代表的中国当代艺术,其底色是政治波普的艺术形式,完成了其使命。从19881998年,走出学院的艺术家们在1989年大事件之后,把握了时代的精神气质,以青春的愤怒与激情进行了反抗,有着强烈的现实感,而且以真切的情感面对了艺术,所谓以非艺术的方式在做艺术!但进入1998年之后,艺术家基本上并没有根本创新,代表这三种艺术的政治波普已经失去了之前的活力,从2003年起,成为商业的附庸。能够幸存下来的所剩无几。在艺术的时间模态上:这三种艺术,只有现在时态,根本没有过去的历史时态,更没有面向未来的可能性。

按:从19852008年的中国当代艺术不构成20年为一代的现代艺术的逻辑。其次,玩世主义艳俗艺术卡通图像为代表的当代艺术的语境失效,不等于今后关注现实或致力政治的“重要的不是艺术”的完全终结。毫无疑问的是,中国当前社会需要有文化批判、历史反思、公共意识、政治责任的当代艺术。用“以非艺术的方式在做艺术”说法,显然把“艺术”限定在传统方式范围,也是一种不合时宜的艺术狭隘论。中国当代艺术进入近十年,在形式语言和思想观念没有太多新意,甚至出现“再中国化”、“回归传统”的倒退路数,不排除它是迎合商业的市场逻辑。这里必须弄清的是,前当代艺术相应其产生的历史语境是完全生效的,它今天的失效不代表“重要的不是艺术”的失效,只要中国当代艺术没有合法性,文化宰制的极权主义的存在,“重要的不是艺术”将永远不会失效。

1.2,中国当前的各种观念艺术,确实以非艺术的方式做过头了:要么过于观念化,成为点子艺术,尽管西方当代艺术已经越来越观念化,观念与制作过程已经分离,但中国当代并没有内在的思想深度,一个个作品就如同点子公司出来的推销产品而已,让懂哲学的人哑然失笑,也是因为观念的空洞化过于依赖技术的制作,与工艺制作也没有根本区别;或者观念的瞬时恰切性,并没有时间的含蕴,与自己个体生命没有根本关系。要么过于技术化,把艺术变成了技术发明与技术操作,尽管艺术与时代的技术密切相关,但艺术如果与个体的生命情感,与生命的有限性和瑕疵,与灵魂的颤栗没有关系,艺术就仅仅成为技术的派生品而已。要么过于社会化,让艺术承担了太多社会的责任,成为社会戏剧,问题打击,而又并没有戏剧的那种丰富意味,也并没有同时联系艺术本身的危机,并没有把社会的思考上升为对艺术本身的思考,同时包含二者但又表现出二者之间的张力!对社会问题的反思只有一时的展览效应,而全然忽视了艺术的审美性。要么过于行为化,这些行为艺术在反思当下政治意识形态上有着力量,但更多是在自残意义上生命政治,最后换取生命经济的利益,而中国文化从来不缺乏自残的艺术。

按:这里,必须适度解读“重要的不是艺术”,它必须相应中国社会的具体语境。首先,中国主流艺术是审美类型艺术,即夏可所指的“艺术”与其相斥的“非艺术”,正是基于中国传统艺术的泛滥,它不是“去现实化”的隐士艺术便是“歌功颂德”媚权艺术;这两种极端都意味着“重要的不是艺术”的语义逻辑,其思想主旨是强调独立自觉的政治立场,反对极权宰制的愚民政治和代表既得利益的传统文化势力。可以说,当代艺术的合法性建立在民主制度、思想自由、社会开放的现代性基础之上。否则,观念艺术、公共艺术、体验艺术毫无实际基础。中国前当代艺术的玩世艺术的傻头笑脸、艳俗主调的冷嘲热讽、果冻卡通的自恋自怜,它们均为表现出暧昧扭曲,原因是不敢公然正视现实、挑战权力。没有依据证明中国当代艺术“非艺术”做过了,人们批评中国当代艺术的点子化,根源在于它不够到位、不够真诚、不够政治、不够切实。不存在所谓的“过于社会化,承担了太多社会责任,成为社会戏剧”;要求当代艺术完全服从传统艺术的审美规范,显然对现代艺术的价值漠视。夏可君进一步说:“要么过于行为化,这些行为艺术在反思当下政治意识形态上有着力量,但更多是在自残意义上生命政治,最后换取生命经济的利益,而中国文化从来不缺乏自残的艺术。”如果这里指向中国的行为艺术,那说明夏可君对“行为化”充满偏见,甚至是“敌意”,迄今为止,那些自残的行为艺术,没人从中换取生命经济的利益,反而是肉体的伤痛、社会的耻笑、名声的狼藉。

1.3,在首先清理这些当前非艺术的状态之后,就开始简单地回到以艺术的方式做艺术的艺术?重要的就是艺术?!如果之前的20年基本上是在以非艺术的方式做艺术的时代,现在则是要回到以艺术的方式做艺术的时代了?这个颠倒有着艺术反叛的逻辑,但显然也还是不足够的。这也是为什么当前有着那么多简单回到传统的艺术模式了:比如以油画画国画,以国画的方式画油画,或者以简单地以西方概念制作传统图示,或者天真认为水墨的时代已经来临了。

按:夏可君的艺术观没有跳出传统美学的狭隘范围。参照传统艺术的标准范式,非审美类型的现代艺术、波谱艺术、试验艺术、行为艺术一概是“非艺术”。诚然,忽略中国的社会语境,孤立理解“重要的不是艺术”必定出现二元相斥的美学思想。首先,认定“美即艺术”和“艺术即美”,然后把非审美类型的艺术――“重要的不是艺术”排出在艺术之外。于是,强调回归历史传统,“以艺术的方式做艺术”。其实,不论是水墨风格的油画,还是油彩风格的国画,全然是材料转换与风格演变;正如国画的刘文西与油画的靳尚谊,他们的艺术在本质毫无内在区别,就此便不难理解“重要的不是艺术”的实际语义。

2当代中国艺术必须解决什么样的基本问题?历史进入2012年,未来的中国当代艺术要解决的如下三个问题,已经变得明确起来了:

按:不错,前当代艺术的已经失效,意味着中国当代艺术必须针对它的生活现场打开缺口,否则未来中国毫无出路,中国当代艺术也没有实际的当代性价值。艺术家历史过程中的文化僵尸。

2.1(1),中国当代艺术在学习西方现代性的艺术之后,到底可以给西方文化以及西方艺术,或者即是给世界,带来什么样的新的价值观?我们的艺术与文化到底可以给世界贡献什么?艺术的使命就是创造与创新,就是激发人类新的想象力。西方世界以及全球化处于危机之中,这是重新书写现代性的问题。这并非抛弃西方艺术,而是在充分学习消化后,有着创造性的回应。——这恰好是一个新的现在时态,即当下的中国艺术,在与西方当代艺术横向同步的同时,如何有着自己的新的创造性想象?而不仅仅是模仿与复制西方艺术,能够有着文化价值观念的贡献。

按:以现在中国的文化艺术、学术思想、社会制度、价值体系,不可能对西方和世界贡献什么?中国当前盛行的民族主义、国粹主义、国家主义,反对普世价值、民主制度、人权理念,不同程度的成为世界发展和全球化进程的麻烦阻力。换言之,中国本身陷入现代与传统的文化矛盾难以自拔,并转变为一种社会的冲突消耗,如中医与西医,好像疾病和药物都在照顾中国人的文化倾向和恋旧癖好。与此同时,中国人一方面追求工具现代化,另外在政治制度和价值体系方面固守习惯传统。因此,在没有跨越现代文明的门槛之前,要对现代世界有所贡献是不太可能的。

2.2(2),中国当代艺术与中国文化自身几千年的传统有何如何?与自身传统不相干的文化艺术如何可能具有精神的深度?又如何能够不同于西方?一个艺术家如何不回应自己与一千年的水墨传统,与两千年的书法传统,与三千年的文字传统,以及混沌转化与工艺制作多样性的传统的关系?如果不能激活某一种传统,以自己的艺术方式重写艺术史,如何是一个来自中国的艺术家?当然又不能仅仅回到传统就心安理得,那仅仅是博物馆的展示而已,而是要让传统在面对当代问题与意义的危机还能够施行创造性转化,才是具有当代性的中国艺术。——这是打开过去时态,是有着历史纵深感的艺术,是经过创造性转化的当代艺术。

按:当代艺术不是继承传统艺术的专门艺术,相反,它是要超越一切既定传统。 其次,任何创造性的前沿领域均无法抛弃内在的历史基础,但不等于现在是过去的历史副本,而是要突破历史、推动进步。可以说,当代世界还没有一种破天荒的文化和事物,它们全有不可能逆转的因袭基础。传统作为一种精神流动体是丰富复杂的,无所谓同与不同西方或东方。传统水墨和书法艺术不过是一种古典技艺,它们是过去或现在的即中国文化体系,不意味着它是今后中国的体系,因为已经完全不合时代的发展需要。今日中国处于现代化和全球化严重不适状态,表明传统文化无法承载现代文明,更不能解决当代复杂矛盾,试图借用当代艺术去激活几千年传统艺术,这是一种典型的历史倒错现象。其实,西方文明以及一切文化都面临“旧死新生”代谢规律。张艺谋和蔡国强便是借用现代科技的声光电雷,把中国传统文化表现得活灵活现,但必须认清它是一种没有产生而只要消耗得文化现象。也就是说,中国传统文化艺术和思想哲学已无法促进历史发展,仅仅满足中国的情感慰。毫无疑问的是,汉字将最终被后人摒弃,越来越多受过高等教育的人们无法写不出汉字,这意味着汉字将在日常中逐渐丧失,而它在科技工具中已完全不适,也遇见汉字的未来寿命。任何人试图通过现代科技和创造发明去盘活已僵死的传统文化,其结果必然成为一种社会消耗。

2.3(3),中国当代艺术可以给出什么样的明确的自身面貌?与西方已有艺术之根本不同何在?即可以贡献出什么样的图像观或者呈现模式?——这是未来时态,这个新的艺术样式,是有待于在未来不断延伸,甚至,就是不断从未来而来的艺术,就是贡献出新的生命形式,这是不断学习中国自身的活化的形式,与西方可塑性的形式一道,生成出新的生命形式,如同福西永在《形式的生命》一书中所言。

按:中国当代艺术之目的不光要模仿西方艺术,兴起于西方的现代文明对当代中国仅是知识启蒙。中国文化艺术需要的超越历史障碍的保守文化。因此,中国当代艺术的面貌、图像、模式都是非本质的,关键它对当代中国和人类世界具有实际的意义价值。“未来时态”绝不会顾及历史老人的情感思想,时间之箭是不可逆转的,全球化的现代步伐不会保守的中国人而回到王权道统和农耕时代,要带着传统假肢迈向未来,肯定是越来越艰难沉重的。

2.4,如何开始新的艺术想象?或者说一个清醒的艺术家与批评家,如何打开一些新的可能的方向?只有回应了上面三个问题的艺术家,才可能在未来的20年找到艺术基本的关键词与方向。

按:上面三个问题已不是问题的问题,试图盘活化石一般对待传统文化都是不切实际的历史错觉,它已是中国社会的现实文化矛盾。片面的工具现代化,在制度、审美、价值领域迷恋传统,已成为当代中国的分裂阵痛。物欲之腿失控一般向前冲,而情感之腿却眷恋昔日小脚。

(未完待续 共三篇)

  评论这张
 
阅读(3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