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程美信艺术评论博客

当代艺术&理论批评

 
 
 

日志

 
 
关于我

我系皖南绩溪人,曾旅居欧洲,毕业于南开大学,独立批评家、自由撰稿人。

网易考拉推荐

艺术批评的哲学主体  

2012-08-24 15:38:36|  分类: 艺术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艺术批评的哲学主体(发言稿)

 

程美信

 

批评不过是某种意义上的哲学看守。因为日常生活就是一种选择过程,人们所面对的不都是需要的东西,更多的是不需要的东西。狭隘思想和错误观点,通常随着惯性思维进入我们的精神机体,并成为人生与世界不通畅的根源。批评是一种促成通畅、健全生活的方式,也是一种激发思考、排除困惑、纠正错误的思想创造力。

 

一、艺术批评的体系边界

艺术批评是现代学术的专门领域,它完全有别于传统的鉴赏性艺术评论。也就是说,艺术批评是历史运动的新生产物:一是现代艺术从古典主义审美体系中破茧而出,引发艺术从外延到内涵的整体蜕变,成为一种直观有形的意识实体,承载复杂的精神现象传达;二是传统艺术评论和美学理论被动于艺术内部体系,无法满足艺术日趋多向化转向需要,特别是审美异化造成传统艺术的内在危机,从而需要艺术评论更具有一种批判力,不能再限于品评诠释和肯定称赞的片面功能。

中国艺术家普遍持有一种固执成见,他们认为“先有动物才有动物学,先有艺术才有艺术批评”,言外之意是艺术家优越于批评家。这种排斥情绪反映了一种理论无知,表明不少艺术家是普通工匠,他们没有受过思想哲学的恩惠,认为理论是不务实的东西,并表现出不屑一顾的态度。可以说,在中国出现的现代艺术是不具有现代精神的艺术,譬如当代中国的意象绘画在视觉语言上接近于西方现代派抽象绘画,可本质却因袭一种阴阳哲学的蒙昧思想,即未曾脱魅的抽象艺术。另外,在中国同样有人搞摇滚乐和波谱艺术,至少在艺术表现形态跟西方的摇滚乐和波谱艺术没有区别,不同的是前者不过是后者的一种巧妙的抄袭,从艺术家到社会生活都不具备现代性的内在精神。在一个现代性贫瘠的国度,艺术批评不过是溜须拍马而已,没有人在意它的独立价值。

批评(critic)完全不同于诠释性评论(comment),尽管两者共享基础的知识系统。艺术批评倾向发现艺术问题,除了对艺术内部进行研究之外,更着重对作品和阐释的批判性考察。此外,艺术批评致力艺术外部关系的研究,那便是艺术赋予社会的文化意义,以及生活现实因素对文化艺术的影响作用。艺术外部批评主要针对艺术面对的政治制度、文化教育、经济行为、话语工具等因素。这意味着艺术批评不再是美学上的研判,而是一种思想哲学的文化批判,成为文明社会的一股看守力量。或者说,批评又是一种整合性的文化创见力。

 

二、艺术批评的伦理精神

批评的主体倾向是质疑、否定、批判,从否定中确立它的创造价值,它不仅有赖于实事求是的逻辑根据和知识能力,更需要独立坚定的批判精神。技艺与知识的工具化,一个重要前提是排斥它们的道德价值,使得知识变成无所不为的工具手段.

艺术批评作为一种哲学看守的创造力,充分体现知识的道德伦理。因此,批评家除了具有知识素养之外,重要的是有批判精神的正义人格。正如苏格拉底的哲学精神秉承了助产师的精神使命,通过质问不断催人思考。那么,作为艺术批评,不仅就艺术本身提出问题,还要对批评本身以及艺术外部进行批判。当前中国的主流艺术批评,它回避了文化生态和社会制度等外部问题,使批评陷入一种单向的阐释性与肯定性的内循环模式,致使形式主义批评严重泛滥,狭隘成为了一种既定权威,在一定程度上抹杀了多样化的社会文化土壤。现代文明源起于怀疑主义哲学的兴起,也是哲学批判力创造的伟大时代。一个缺乏批评力量的社会,必定是个精神萎缩国度。

批判不仅要遵循客观逻辑的知识本体,更是一种道德的良知本体。艺术批评不再是审美辩证,而是思想角力与观念争斗。艺术的原始审美活动伴随文明历史的演变而完全面目前非,甚至出现本末倒置的滥用。尽管现在无法微观统计艺术的反动作用,但它的确是权力谎言和文化暴力中最重要的工具,成为人类利益博弈的政治技艺,而不再是纯粹的审美活动。现代消费主义就是一种体验经济,商品演变为类似快感兴奋剂一样的精神产品,工艺体验主导了商品的核心价值,原因在于大量的艺术活动成为了一种权力仪式和因袭文化。一个成功的独裁者,绝对不是只会杀人的暴君,相反是一个情感艺术家。因此,艺术批评不再是片面技艺的审美研判,而是致力于艺术效用的生活目的,是促进人生与世界更加通畅的看守力量。

 

三、艺术批评的主体价值

艺术作为生活现象是反映,同时又是生活启事的精神力量。意识观念几乎主导了文明世界,甚至颠覆了物质秩序和生理规律。人是唯一能够为信仰而战争、为理想而奉献、为尊严而决斗、为耻辱而自杀的独特生命。因此,艺术作为审美活动的观念材料,必然成为权力博弈的文化工具。舆论操控、文化宰制、价值洗脑是实现社会权力的技艺途径。或者说,意识形态和价值观念控制效率等于控制社会权力的实质。与此同时,观念控制与反控制不仅社会博弈的角力表现,也是大历史不至于萎缩的自由力量,艺术批评同样折射出这一文化角力作用。

需要特地指出的是,中国古文明走向萎缩,其中一个主要原因是缺乏文化批判的纠错能力。大一统的帝国权力,皇权意志成了“奉天承运”的绝对真理,天子是“金口玉言”,任何批评都是犯上作乱的“欺君之罪”。因此,强调道德自足变为中国文化的核心价值,透过圣人崇拜实行道德教化,“独尊儒术”成为一种社会的文化教条,从程朱宋儒到清季朴学,无不证明中国文化批判力的枯竭,学术思想和文化艺术毫无哲学看守,取而代之的是“我注六经,六经注我”的内卷化的循环学问。

艺术批评的哲学主体,旨在捍卫人类文明的康健活力,促进世界的普遍通畅。在文明异化的权力过程中,破坏他人的通畅,甚至是大部分的通畅来实现自身利益和权力的最大化。如各国首脑出行采用特权方式便是采取军控警戒,给他人设置障碍,为自己实现最大化通畅。审美文化不仅是纯粹孤立审美活动,它甚至一种权力仪式、意识控制的社会行为。因此,不论是艺术创作还是艺术批评,始终是观念战场,强调独立自觉几乎没有一种艺术精神伦理。传统美学强调“美的无害性”不过是一种理想节操,审美意识或艺术活动在它诞生的哪一刻便携带文明性矛盾,并赋予某种被操纵、被干扰的可能性,从而彰现出艺术批评的文化功能作用。

无论何时,艺术批评作为一种哲学看守的文化批判力量,在整个文明历史疆域中是不可缺失的角力,也是防范人类走向历史歧途的思想力量。一个失败的时代,首先是批判力的缺席,如同生命机体丧失免疫力一般弱不禁风。因此,哲学本质是一种批判力的思想创造,也是历史源源不绝的内在活力。

 

(注:本文为“当代艺术思想论坛”发言稿)

  评论这张
 
阅读(34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