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程美信艺术评论博客

当代艺术&理论批评

 
 
 

日志

 
 
关于我

我系皖南绩溪人,曾旅居欧洲,毕业于南开大学,独立批评家、自由撰稿人。

网易考拉推荐

想象力贫瘠的威尼斯双年展中国馆  

2013-06-19 19:04:02|  分类: 艺术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程美信

想象力贫瘠的威尼斯双年展中国馆 - 程美信 - 程美信艺术评论博客

 

威尼斯双年展历来以着重先锋艺术著称于世,它是代表当代艺术想象力和文化创造力的标杆。因此,各国高度重视其国家馆在威尼斯双年展上的表现,因为国家馆展现的不只是一个国家的艺术水平,同时也反映了一个社会在文化开放与艺术自由方面的文明程度,更是彰显各国艺术家的创新智慧、独立个性和自由灵魂的平台。那么,第55届威尼斯双年展中国馆的情况如何?我们看到的是,国内主流媒体充斥着诸如“中国元素亮相威尼斯双年展”之类铺天盖地的报道,正是这一片欢呼的掌声,暴露出中国社会朝野下上对威尼斯双年展仍缺乏正确认知,很明显,他们把一个展现先锋性当代艺术的双年展,误解成了展示民族风情和传统文化的博览会。

过去,中国曾将威尼斯双年展等视为西方腐朽的资产阶级文化活动而拒绝参加,现在国家积极鼓励艺术家参与威尼斯双年展,这无疑是巨大的历史进步。但是,中国特殊的政治体制和保守的文化态势,使得威尼斯双年展中国馆的表现往往显得张冠李戴和不伦不类,整体上对当代艺术的创新价值、艺术家的个性自由,对策展人的独立制度和双年展的学术规范缺乏应有尊重。譬如第54届威尼斯双年展中国馆展出了中央美术学院院长潘公凯的《融》,它只是用电子设备显现传统写意画而已,作品本身从语言形式到思想观念都毫无新意,完全是换汤不换药的老调重弹。本届双年展上,胡曜麟的《物自体》犯的错误与潘公凯的《融》如出一辙,他将这个徽派建筑装置放在威尼斯双年展中国馆展出,正如中国媒体报道的那样,这种方式展现了中国符号元素和中华传统文化,其目的是呼吁人们对古建筑加强保护。胡曜麟显然回避了这样一个问题:威尼斯双年展是当代前沿艺术的展览交流平台,不是卖弄历史风情的博物馆,一件作品放在威尼斯双年展的舞台上,其内在思想价值的多寡可以见仁见智,但它起码在语言层面应该具有一定的探索意义。不得不说的是,用拆除古建筑的方式进行弘扬传统观文化和保护古建筑的宣传,这种逻辑本身就如同“饮鸩止渴”一般荒谬不堪。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胡曜麟一再强调这座古建筑装置“体现了中国传统木结构建筑的文化传承”,倒是中国馆的策展人王春辰在使出浑身解数,把一幢外徽派、内佛堂的老屋架说得神乎其神,甚至搬出康德哲学中不可捉摸的“物自体”概念来为这座老屋架装置命名。不仅如此,他还将胡曜麟的老屋架与杜尚的《泉》相提并论,还结合中国馆的“变位”主题诠释并证明这件作品显现了中国近年来的发展变化。如此一来,作品的学术高度有了,弘扬中国传统文化的口号,又满足了官方主旋律的要求,似乎胡曜麟也成了像杜尚一样伟大的艺术家。严格地说,胡曜麟的装置作品一文不值,毫无艺术原创的价值意义,充其量是杜尚艺术的再现。此外,策展人王春辰完全误读了杜尚的艺术主张,杜尚的《泉》将一个小便器放在美术馆里展出,其指向的是美术馆本身,目的在于颠覆美术馆这一体制化的权威象征,而不是把美术馆当作艺术合法化的批发部。杜尚的小便器之所以具有划时代的意义,不在于它使一切垃圾现成物成为合法艺术品成为可能,而在于它的文化批判和思想创造价值。

舒勇的《谷歌砖》也是本届威尼斯双年展上一个肤浅的、带有机会主义色彩的作品,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得出来,那些中国汉字符号的确吻合王春辰给本届双年展划定的“变位启程、再度中国、相互交流、世界对话”16字方针,也完全达到了中国美术馆馆长范迪安强调的——“当下中央正大力提出中国文化走出去,我们应该充分利用经典的、国际公认的平台展出中国的当代艺术作品,并将关注重点由以前的‘走出国门’转为和西方展开对话,逐步提升中国的话语权。”其实,《谷歌砖》用了一些流行词汇,如“中国梦”、“给力”、“春运”、“吐槽”、“伤不起”,再用google翻译成一些外文字母,嵌入琉璃透明砖内,好使外国人明白那些汉字的意义。在今日的电子信息化时代,所有外国人都会google中文,仅靠一些汉字无法激起任何人的兴趣,只不过是为了让官方看到威尼斯双年展上出现了中国元素和中华文化。这种低级的艺术噱头,除了奴性想象力之外,剩下的就是在无形中鼓励艺术家们心术不正、投机取巧、左右逢源,以至于造成整个社会陷入“逆淘汰”的恶性深渊,扼杀了社会文化的健康创造力。

 

何云昌的《威尼斯海水》行为作品更是对西方文化充斥着义和团式的简单粗暴想象。因为今年是2013年,他就从中国运了2013个玻璃瓶到威尼斯,让人盛入当地海水,然后通过在瓶上编号签名便实现了他以为的中西方、人人平等的“置换”了。对于这种充斥着方术思想的行为作品,大概只有被“玄之又玄”洗脑的人们才会相信从中国生产的瓶子便代表中国,在欧洲装入的海水便代表西方。很显然,《威尼斯海水》这种故弄虚玄的行为艺术无非满足了中国人的义和团情结,否则实在看不出它有任何实际意义。

 

毫无疑问,大家都期待着每届威尼斯双年展能带来令人耳目一新的作品,但是中国馆的表现却让人不得不感慨“一届不如一届”,一次次让各路专业人士深感失望。中国馆的所谓“盛况”,不过是一向以报喜不报忧为能事的国内媒体在瞎起哄,对外国人而言,那些作品不过是一种缺乏先锋性艺术精神的“中国特色”。事实上,各国家馆在威尼斯双年展的表现,同时也是对一个国家社会制度和文明程度的检验。文化创造力来自自由宽松的创作环境,只有在这样的制度下,艺术家和策展人才不用去迎合体制权力。可以说,文化专制以及对自由的限制几乎葬送了中国人的创造智慧,一方面,有人想方设法规避政治或讨好权力,另一方面,有人千方百计对抗体制与表达权利诉求,这种社会内耗必然导致整个文化生态的枯萎凋零。就在中国媒体大肆报道“中国元素亮相2013威尼斯双年展”和“中国徽派建筑出现在威尼斯水城”时,威尼斯双年展的德国国家馆为一位中国艺术家做的带有强烈政治诉求的艺术作品提供了展示的场地。要让一个社会常葆丰富的创造力,首先必须防止权力对文化艺术的粗暴干预,因为当艺术需要为争取自由而发声时,艺术已沦为了苦难的代言。

  评论这张
 
阅读(50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